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引进菲律宾建筑工人绝对摆脱不了新加坡工人要求加薪的压力——行动党继续为李光耀引进外来廉价客工的政策做垂死博弈!!

引进菲律宾建筑工人

2014年2月2日《早报》第六版刊登了一则新闻,题目:《我国首次引进菲律宾工人》!在这之前,2014年2月1日的第八频道十点新闻也播报了这则新闻。

第八频道十点新闻在播报这则新闻时说,估计被聘用的菲律宾建筑工人的薪金是每个月约800元(没提起是否包括超时工作、住宿和其他的福利),只提到聘用菲律宾建筑工人的最大好处是:有学历和懂得英语;《早报》同样一则新闻却只字不提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
‘引进菲律宾工人’的决定是不是最近才出现的?

不是。

这是在2012年SMRT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提出了不准中国工人在海外被聘用从事同工不同酬的劳动合约时,林瑞生这条工贼提出来的!

我在2012年12月就SMRT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时发表在网上的一篇文章:《工贼,林瑞生!听着:狗再聪明也比不上人类的智慧!》(全文可到wangruirong@worppress.com《SMRT中国司机罢工事件》栏阅读)已经暴露了林瑞生的这个提议。

我在这篇文章里是这么写的:

“对于这次事件,这位负责人说:“希望新方妥善处理此案,维护被捕司机的合法权益。据了解,此次事件的起因是新方雇主对中国司机和马来西亚籍司机实行不同的薪资待遇造成的,商务部已要求驻新加坡使馆加紧与新方协商,解决中国司机的合理诉求,避免歧视性待遇,维护中国司机的合法权益。”

看完这篇文告,大家就明白为什么工贼林瑞生这条狗会提出:菲律宾工人比起其他国家的外来劳工在新加坡受‘雇主欢迎’以及‘享有比其他国家外来劳工更高的薪金’的原因!

事实是:

行动党已经预感到:新加坡政府与中国政府之间的两国关系已经因为smrt中国籍司机争取同工同酬、加薪和改善生活住宿环境条件的出现微妙关系!行动党知道今后再与中国政府大谈‘相互合作、优势互补’已经是餐桌上的‘闲聊’话题。

这就是行动党要让林瑞生这条狗出来先开始制造舆论的真正原因。”

(注:这里的‘负责人’是指中国商务部发言人。他们就SMRT中国籍司机被控告事件发表了12份声明!在2012年12月8日中国商务部就新加坡政府控告SMRT中国籍司机事件发出了这是国家的法律规定:– ‘中国下令所有输出外劳须在当地与其他外劳“同工同酬”)

我在这篇文章也明确的指出:

“SMRT中国籍司机为争取自身权益和权利的抗争 ——要求同工同酬、加薪和改善住宿生活环境条件不是中国籍工人面对的问题!这是新加坡工人和在新加坡工作的外来劳工共同面对的问题!行动党政府是不可能回避或无法改变的必然现实!”

SMRT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已经过去2年了!行动党为什么又要引进菲律宾建筑工人说明了什么?
在过去一年,行动党在咱们要求提高熟食中心和负责环境卫生的工人的基本薪金强大压力下,被迫提高了薪金!咱们现在已经看到全国的熟食中心出现了许多土生土长的年长新加坡同胞上岗了!这是解决目前全国劳工市场紧缩和短缺的唯一途径!行动党没有其他路可走!

听与不听?这是当官自个儿的事!行动党自个儿看着办!咱们就是在这方面继续施加压力!
行动党坚持要以引进廉价外来客工的决定说明了什么?

1. 说明了——行动党在2013年的所谓‘收紧外来客工’政策以及‘提高雇佣准证申请门槛’的所谓‘调整政策’是骗人的鬼话!——就是为了来届全国大选骗取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选票!
说明了————行动党目前面对提高低薪工人工资和改善外来客工生活条件和福利的压力下,引进廉价外来客工来替代本地工人和其他已经在本地工作的外来客工是既定的政策!

说明了——在10年前中国工人比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马来西亚工人及泰国工人薪金底、工作福利条件少,他们就大量从中国引进客工!——在SMRT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要求所有劳务输出公司必须现在合同里签订‘同工同酬’条款后,他们就在2年前开始将中国籍工人逐渐送回去!——已经没有可以可以榨取廉价劳工力的利用价值!

说明了——在2013年底发生了小印度南亚客工骚乱事件后,他们就宣布未来6个月将冻结从南亚次大陆引进外来客工!——已经让行动党在管控新加坡的治安政策出现了无法预见的潜在危机!
所以,行动党在小印度发生的骚乱事件,让他们在面对整个劳工市场紧缩的压力下,雪上加霜!——为了满足基础建设、公共建设(特别是国家发展部希望通过加速建造年轻夫妇和单身家庭急切要求的三房型和2房型政府组屋)以及私人建筑业的活动日益严重的需求压力,行动党不得不要提早启动他们从菲律宾引进建筑工人!

2.行动党将会继续默许以外来低廉工资的客工来压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的薪金的政策不变!
——第八频道毫不掩饰的说,菲律宾建筑工人的薪金 每月约800元左右,以及建筑承包商承认即将引进的菲律宾建筑工人的薪金将比目前外来的客工,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客工薪金底。其他的什么:‘菲律宾建筑工人受过教育、懂得英语,容易沟通’等都是胡扯的鬼话!

我在网上的同一篇文章:《工贼,林瑞生!听着:狗再聪明也比不上人类的智慧!》理已经把目前在新加坡工作的外来客工使用的语言罗列了一张说明表。(见本文附上的扫描图片。)

可以预见:随着引进菲律宾建筑工人,过去10多年在所有的劳工领域将出现的充斥着的就是菲律宾来的建筑技术人员!(这个情况在中东地区早在20多年前已经非常普遍!)——在新加坡建造领域工作的土生土长新加坡技术人员将会面对另一论的职场激烈竞争和淘汰!

现在,咱们已经可以看到了王瑞杰提交给李显龙的所谓‘全国对话会汇总报告’最终解决了什么问题!——行动党还是不得不回到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和外来劳工的政策路线上!

现在咱们也可以看到李显龙在2013年8月18日在‘庆祝国庆群众大会’上的所谓‘调整政策’——美其名:‘收紧外来客工’政策以及‘提高雇佣准证申请门槛’的是骗人的鬼话!

我也已经说过,只要行动党不放弃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和外来客工的政策,谁当行动党第一把手都没有用!

与此同时,行动党已经知道,他们在政治上的‘新陈代谢’的来源在受英文教育领域必须依靠来自菲律宾!

工贼林瑞生的引进菲律宾建筑建造工人的策略是不是行动党在解决和缓解新加坡工人(不论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或是在本地工作的外来客工)要求加薪、改善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压力的救命稻草?

我在同一篇文章:《工贼,林瑞生!听着:狗再聪明也比不上人类的智慧!》的结尾已经说了:
‘林瑞生梦想只要中国工人撤走,在新加坡工作的外来劳工要求同工同酬、加薪和改善住宿生活环境条件问题就解决。它就是一只狗,没有人类的智慧,它最终只能给行动党添乱!’

让咱们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作黑手和罪魁祸首!

1495502_10203088480116050_120875113_n

一、开场白:哭父哭母——‘白事’冲煞了行动党的‘喜事’!

2013年1月9日的《联合早报》第一版刊登了一则新闻,标题是:“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在指责新闻的下端刊登了一张大照片,照片的附加说明:“伍星旅游突停业”。

我不懂得紫微斗数、更不会占星卜卦。但照我说,行动党的时运确实不济。或者用老祖宗的话说,霉气冲走上门的喜事!——倒他八辈子霉!这不是头一遭!

为什么?

您们还记得吗?

在2013年12月8日,行动党召开了特别代表大会,要为行动党未来斗争方向确定新的旅程碑!全党上下都沉浸在李显龙的‘哭父哭母’的喜悦气氛中。他们控制的主流媒体也在绞尽脑汁为隔天在舆论领域如何为‘行动党的未来斗争方确定新的旅程碑’大肆敲锣打鼓、大造声势进行部署工作!偏偏老天爷就跟行动党开朗一个弥天的大玩笑:当天晚上在小印度发生了南亚次大陆客工的骚乱事件。——这是行动党自80年代以来前所未有的事!

结果呢?

从2013年12月9日开始,一直到2013年12月中旬,行动党的爷们上上下下为小印度的南亚次大陆客工的骚乱事件进行‘深入民间’和‘对外接受媒体的访问’!而他们所控制的所有主流媒体也难得有机会提高报章的的销售量!

至于行动党在2013年12月8日召开的党特别代表大会通过的特别决议的‘喜事’,行动党人自己也没有什么心思去落实、鼓吹和贯彻了!行动党的事咱们老百姓本来就不感兴趣,何况小印度骚乱事件的发生,不论是在网络或是老百姓之间,谈论和关心的都是这件事。

同样的,在今天的《联合早报》刊登这样一则:“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的标题,目的就在于要向老百姓‘邀功请赏’!——行动党已经为低薪工人的薪金做出‘贡献’!结果偏偏冒出了“伍星旅游突停业”!

“伍星旅游突停业”事件涉及的面不会比小印度骚乱事件的涉及面和影响来得小!——年关将届,公司的工人失业、客户付给旅行社付了旅游机票/宾馆定金、返乡游子购买的车票、以及国外同行的债务全都一股脑儿冒了出来!

您们说,现在老百姓感兴趣的是什么?

所理所当然就是:“伍星旅游突停业”。

您们说,行动党的时运是不是不济!

套用中国大文豪鲁迅先生的话说:行动党就是交上了‘华盖运’!

什么叫:‘华盖运’?

华盖,是干支的一种特殊组合方式,在八字中,若日支为寅、午或戍,则在八字中再见地支戍(日支本身的戍字除外),则此字就称为华盖。

华盖,主不顺利,命运不通,有磨难。

交上了华盖运,则往往不顺利。

如鲁迅先生自嘲诗中所说“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这就是‘华盖运’。

算了。

行动党交上‘华盖运’或是‘鸿运当头’咱们也不管了。

行动党交上‘华盖运’,倒霉的是行动党。咱们没事,或者说:‘幸灾乐祸’、或者说‘唱衰’吧!

行动党‘鸿运当头’,那肯定行动党不会给咱们分享‘喜气’。咱们也不会扭曲事实!咱们也只有站一边看着!或者说:做一个有建设性的反对者吧!

二、P行动党 =比人民的行动慢的党

李显龙早2013年12月8日当的特别代表大会上说,‘PAP是人民行动的党,不是人民说话的党!’
确实,行动党是会行动的党。问题是:行动党的行动是走在人民的诉求提出的前面?还是走在人民提出诉求的后面!?

我看啊,行动党是走在人民提出诉求的后面的党!而且走得很勉强!近乎于要人民用八匹骏马死劲拉才会动的党!

不信!

那就看看行动党的“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

行动党以为这个政策宣布是比反对党在国会先正式提出或清洁工人采取罢工、怠工或辞职或走上街头等行动前了!

行动党的爷们是在自我陶醉!

以下有关清洁工人的薪金是我在网上下载了网友李亚水先生的帖子。(附上图片)

“小型中餐馆招聘厨房助理(30位)

工作地点:全岛有18个地点选择

工作时间:上午10点至晚上10点(中间二个小时休息)每星期工作六天,休息日在星期六或者星期日

薪金:(薪金+固定超时+花红)每月1800

福利:公积金,年假,勤工奖。。。。其他福利

工作性质:处理一切清洁工作及清洗碗碟(及其洗碗机)

只限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

不须经验,无年龄限制(20岁到75岁都可以!)

这是小型企业的聘用广告。条件非常的清楚。

看看行动党的财爷如何诠释他的‘立法’!

他说,“清洁业和保安业有两个特点,其一是承包商普遍以低价竞标服务合约,压低了工资,也导致工人离职率高并且难以掌握相关技能;其二是两个行业雇佣了不少教育程度较低的年长工人,他们在劳动市场的工作选择相对少。…..

本地清洁工人的月入中位数是850元,在渐进式薪金模式下建议的清洁工人起薪高两成,达到1000元。

这不仅是低薪的问题而已,在过去五年里,其他低薪国人都享有实际工资增长,而多数清洁工人却没有。”

财爷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现在,在全国所有的熟食中心还可以用每月850元的中位数请清洁工人吗!?

现在清洁工人要提高薪金的条件是要他们提高技能!?

看看上面的小企业的招聘广告条件可没有这么苛刻和复杂!

所以说,李显龙说:PAP不是纯粹‘人民说话的党’,是‘人民行动的党’!

我说:
1.PAP的爷们都是在醉生梦死中说话!他们自己说自己爽!目前全国承包清洁业的承包商付给清洁工人每月的薪金低过1000到1200元都已经请不到工人了!——所以,行动党说的尽是废话和谎话!——那是行动党在为自己过去5年失去了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的支持下不得不说出违背了他们自己内心的话!(不是良心的话!!实际上,在过去20多年来在李光耀的引进外来客工的政策下,那些依靠行动党政策而取得收拾这些清洁承包和的承包商就是以聘请外来客工的低廉薪金作为他们承包合同的成本计算!行动党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个中的原因!——行动党圈养的那群领着工人的血汗钱,处处为行动党以及资方利益着想的工贼们是压制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底层工人要求加薪的诉求的罪魁祸首!!)

2.PAP的行动是跟在全国聘用清洁工人的大形势的后面!行动党已经远离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提出的诉求了!——今天行动党是迫于无奈!他们知道再继续同林瑞生那条工贼的话,压制工人提出加薪的诉求的结果是:全国的熟食中心、食阁、大餐馆、酒店餐馆等等的清洁工人和保安工人只剩越来越少的外来客工!——因为行动党为了安抚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已经宣布收紧聘用外来客工的工作准证政策了!

所以,我说;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的行动就是比人民的行动来的慢的党!

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的行动就是比人民的行动来的慢的党!不管李显龙愿意不愿意接受,这已经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了!

现在的问题是:

为什么行动党的财爷最近突然要提出为清洁工人加薪!?这绝对不是偶然的问题!也不是行动党的爷们突然‘良心’发现‘在过去五年里,其他低薪国人都享有实际工资增长,而多数清洁工人却没有。’

行动党不是无缘无故的给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施舍‘大恩大惠’!

咱们可以在回顾过去3年行动党的爷们说了啥、干了啥!别让行动党把咱们哄去‘荷兰’!
去年丹容巴葛的小贩中心发生摊贩拒付清理的事件,主流媒体的报章还图文并茂的刊登!请看附上的图片吧!

三、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作黑手和罪魁祸首!

熟食中心请不到清洁工人、保安公司请不到保安人员,真正的原因在哪儿?

1.工人薪金低;

2.工人工作时间长;

3.工人享受不到基本的福利条件;

新加坡是属于第一世界的生活水平的国家,但是,行动党到今天根本就没有严格按照国际劳工组织有关工人每周工作的约定。

国际劳工组织关于工人每周工作是如何约定的?

“国际劳工组织《工业工作中每周休息一日》 全文如下:

发文单位:国际劳工大会 发布日期:1921-10-25 《公约》

国际劳工组织全体大会,经国际劳工局理事会的召集于1921年10月25日在日内瓦举行第三届会议,经议决采纳关于本届会议议程第七项所列“工业工作中每周休息一日”的若干提议,并经决定这些提议应采取国际公约的方式,通过下列公约,供国际劳工组织各会员国依据国际劳工组织章程的规定加以批准,此公约得称为1921年每周休息(工业)公约。

第一条

(一)本公约所称的“工业”包括:

(1)矿场、采石场及其他土中矿物开采业。

(2)从事各种物件的制造、更改、刷新、修理、装饰、完成、整理待售、分散或拆毁,或从事各种原料的变换的工业,船舶制造及电力或他种动力的产出、变换与传送亦包括在内。

(3)房屋、铁路、电车路、海港、船坞、码头、运河、内河、公路、隧道、桥梁、栈道、暗渠、明沟、水井、电报或电话装置、电器设备和企业、煤气企业、自来水企业或其他建筑的建筑、改建、维护、修理、更改或拆毁,以及此类企业或建筑物的准备与奠基。

(4)公路、铁路或内河的客货运输,包括船坞、码头、埠头或货栈的货物搬运,但用手运输者除外。

(二)在限制工业工作时间每日为8小时,每周为48小时的华盛顿公约内原有的特殊国家例外规定,如其能适用于本公约者,应适用于前款所述的定义。

(三)除以上的列举外,各会员国的必要时,得将工业有别于商业与农业的界限予以划明。

第二条

(一)凡公营或私营的工业企业或其任何分部所使用的全体职工除以下各条所规定者外,均应于每7日的期间内享有连续至少24小时的休息时间。

(二)此项休息时间,如可能时,应同时给与每一企业的全体职工。

(三)休息时间的规定,如可能时,应与本国或当地的风俗或习惯相符合。

第三条 各会员国对于仅使用同一家庭成员的工业企业所使用的人得以除外,不适用第二条的规定。

第四条

(一)各会员国特别基于所有人道方面与经济方面的正当理由,并如有雇主与工人的负责组织存在时,在征询这些组织的意见后,对于第二条的规定得准许全部或局部的例外(包括暂停或缩短休息时间)。

(二)如现行法律已规定有例外时,即无须征询雇主与工人组织的意见。

第五条 各会员国对于依第四条而暂停或缩短的休息时间,应在可能范围内规定补偿休息时间,但如协议或习惯已订有补偿休息时间者,不在此限。

第六条

(一)各会员国将依本公约第三条与第四条所规定的例外,列成一表,提送国际劳工局,此后每隔1年,将该表已有的修改通知该局。

(二)国际劳工局就此事项向国际劳工组织的大会提出报告。

第七条 为便利本公约各项规定的实施起见,各雇主、董事或经理,应依照下列规定办理:

(1)如每周的休息,系同时给与全体职工者,应在工作场所中或其他任何适当地点张贴明显的通告,或采用政府所许可的其他方法,以公布全体同时休息的日期与时间。

(2)如休息时间非同时给与全体职工者,应依照本国法律或主管机关规定所许可的方法,拟订名册,以公布适用特别休息办法的工人或雇员,并应揭示该项办法。

第八条 本公约的正式批准书应送请国际劳工局局长登记。

第九条

(一)本公约应自国际劳工组织两会员国的批准书已经局长登记之日起生效。

(二)本公约应仅对批准书已经国际劳工局登记的会员国有约束力。

(三)此后对于任何会员国,本公约应自其批准书已经国际劳工局登记之日起生效。

第十条 国际劳工局局长于国际劳工组织两会员国的批准书已经国际劳工局登记时,应即以之通知国际劳工组织的全体会员国,此后续有其他会员国的批准书登记时,该局长亦应予以通知。

第十一条 凡会员国已批准本公约者,承允实行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与第七各条的规定,不迟于1924年1月1日,并采取必要的措施,使之切实有效。

第十二条 凡国际劳工组织会员国已批准本公约者,承允依照国际劳工组织章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将本公约实施于其殖民地、属地及被保护国。

第十三条 凡批准本公约的会员国,自本公约初次生效之日起满10年后,得向国际劳工局局长通知解约,并请其登记。此项解约通知书,自经国际劳工局登记之日起满1年后,始得生效。

第十四条 国际劳工局理事会在必要时应将本公约的实施情况向大会提出报告,并审查应否将本公约的全部或局部修正问题列入大会议程。

第十五条 本公约的法文本与英文本同等为准。”

《国际劳工组织关于40小时工作周公约》最重要的是:

“《公约》的第二条(一)凡公营或私营的工业企业或其任何分部所使用的全体职工除以下各条所规定者外,均应于每7日的期间内享有连续至少24小时的休息时间。”

行动党,这个自称是‘照顾劳动人民的政府’是否切实按照这个《公约》的规定执行?!

没有!

行动党的爷们至今不提工人每天工作10小时;

行动党的爷们至今不提工人的休假日是以扣除工人当天的薪金替代休息;

行动党的爷们的所谓“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是设置了预先的条件:工人必须提高技能!——不必行动党的党棍、狗腿子打报告,财爷自己已经知道,目前在熟食中心工作的清洁工人平均年龄是多少?他们的教育程度是多高?

我在2012年就SMRT中国工人罢工事件后发表了一篇文章,《PAP处理外来劳工的手段,就是:魔术师变戏法——没创意、狗熊玩扁担一样 ——翻来覆去、蠢驴绕石磨盘子 ——瞎转》。(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0/pap%e5%a4%84%e7%90%86%e5%a4%96%e6%9d%a5%e5%8a%b3%e5%b7%a5%e7%9a%84%e6%89%8b%e6%ae%b5%ef%bc%8c%e5%b0%b1%e6%98%af%ef%bc%9a-%e9%ad%94%e6%9c%af%e5%b8%88%e5%8f%98%e6%88%8f%e6%b3%95-%e6%b2%a1%e5%88%9b/)我的文章是这么写的:

“我在昨天说过: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已经为PAP的‘引进外来劳工和外来人才’的政策敲响了丧钟!

PAP已经走到十字路口,要往哪儿去,那是PAP自个儿的事,与咱们无关,咱们也不会为他们操那份心!”

“以李显龙为团队的PAP政府正在为背负李光耀的‘引进外劳工和外来人才’是‘协助降低商家的营业成本和提高新加坡在国际的竞争力’的鬼话 — 实际上是为与PAP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政联企业赚取高利润 、低工资政策 — 付出越来越深重的代价!”

“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抗争行动并不是他们单独面对的不合理待遇,而是新加坡100多万外来劳工共同面对的真实情况!

以李显龙为首的PAP团队从李光耀哪儿学到的招数是:

1.PAP为了照顾政联企业的高利润和低工资的贪婪欲望,不惜利用外来劳工来压制新加坡工人的薪金!

2.PAP为了照顾政联企业的高利润和低工资的贪婪欲望,不惜利用马来西亚籍的劳工来阻止外来劳工要求同工同酬的要求!”

“李显龙必须在现实的面前低头!

1.PAP要平息smrt中国籍司机的不满,就必须调高中国籍司机的薪金和改善生活住宿环境!

2.PAP要承诺接纳smrt中国籍司机的要求,就必须改善马来西亚的司机的要求!

3.PAP要承诺接纳smrt马来西亚籍司机的要求,就必须改善新加坡公民的司机的要求!”

我也在2011年在《行动党政府就是新加坡的人间强盗头、吸血鬼!》一文指出:

“卢德耀说:‘必须给smrt的工友加薪!问题是钱从哪儿来’?”

“在李光耀威权统治下的政府在无法说服人民的不满时,就借交通业和其他与民生息息相关的行业的价格上调的机会,也给自己和有关行业的公司管理执行人员加薪、给股东(实际上就是行动党自己)提高投资回报率!”

“所以,卢德耀提出的:‘必须给SMRT的工友加薪!问题是钱从哪儿来?’只是在装疯卖傻!他秉承了李光耀的衣钵 — 把新加坡政府在公共交通业和其他与民生息息相关的行业,如水电、住房、医药福利、教育与工作等应承担的责任全部推给社会和人民去承担!

行动党就是新加坡物价和屋价飞涨的始作俑者!

行动党就是新加坡的人间强盗头、吸血鬼!”

咱们可以回头再看一看从2011年5月大选过后有目共睹的历史事实!

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以来到现在,行动党的爷们,特别是林瑞生那条工贼在对待新加坡工人的加薪和工作待遇方面都说了什么?他都干了什么?我说的新加坡工人是包括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和在新加坡工作的外来劳工。

在2011年5月全国大选揭晓前,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告诉行动党,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已经造成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失去了在职场上就业的优势、孩子在教育方面的竞争力、老年人负担不起日益昂贵的医药与医疗费用、即将退休的人对自己的退休后的生活感到茫然和无助、年轻人买不起政府组屋、日益高涨的拥车证造成需要依靠小轿车作为谋生工具的受薪阶层无法付得起拥车证的投标价格、在引进大量的廉价工资外来客工的冲击下,所有低、中级工作岗位的薪金都已成为企业和工厂聘用工人和文员的工资‘准则’!

他们在2011年5月底全国大选的得票率近61%的同时又失去了一个集选区;接踵而来的总统选举,行动党推荐的陈庆元只取得33%的支持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政治现实,行动党被迫采取了‘退一步进两步’的策略来安抚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但是,他们还坚持咱们反对李光耀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反对党支持者是‘排外主义者’、是‘心胸狭窄者’、是‘没有为新加坡的未来可持续发展着想’!

行动党啥时候才开始认真的看待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的诉求?

他们是在2个单选区的补选失利,特别是2013年1月失去了榜鹅东区的议席!当时流失的支持票是约13%!这是迫使行动党不得不要重视咱们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特别是低收入的工人和夹心层发出的心声!——他们已经处于濒临饥饿和破产边缘!

从这个时候起,咱们再也听不到行动党说,新加坡必须依靠外来移民,特别是外来客工才可以生存、聘用外来客工是为提高和加强新加坡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的必须条件等等废话!(实际上,这些废话就是李光耀在推行他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时挂在口头上的口头禅!)

在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的压力下,行动党干了啥?

1.公开市场的政府组屋的价格应声下跌!

2.汽车的拥车证向过山车一样‘起跌’回旋!

3.收紧工作准证政策,熟食中心的清洁工人也出现了大量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特别是年纪已经超过60岁以上的老年人!

4.规定所有的企业在聘请工人时,必须首先‘聘请’新加坡公民!

5.外国人在租赁政府组屋的方面受到限制、永久居民不得随意买卖政府组屋!

6.向银行购买汽车的贷款和购物者购屋贷款额顶限也受到限制!

这些说明了什么?

工资、物价、无价、生活费、拥车证等等的起落完全是在行动党的掌控中!——一句话: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盘黑手和罪魁祸首!

就行动党而言,他们已经退无可退了!他们以为这些措施是可以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但是,政治现实的情况告诉了行动党,这一切已经 来的太迟了!

实际上,行动党的这一切措施并没缓和老百姓对他们的不满!反过来,老百姓已经看清楚了:
过去几十年来物价、屋价和生活费的腾飞是完全可控的!而不是行动党的那些爷们挂在嘴上常说:造成了市场价格的浮动和不断攀升是因为‘杠杆原理’造成的——市场的供应与需求造成的!

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

是的!

过去3年行动党不断的‘调整’政策不正是说明了不是‘杠杆原理’造成了新加坡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的飞腾!

行动党一直在吹嘘说,与邻国相比,新加坡人的生活比起建国初期好的无法描述!新加坡人的收入已经增加了!就是新加坡人本身不知足!行动党政府不可能无休止的一味去满足新加坡人没完没了的要求!

咱们新加坡人真的不知足吗?

咱们新加坡人真的没完没了的要求政府给予基本生活以外的政策吗?

咱们新加坡人真的生在福中不知福吗?

明确的说:不是!

为什么?

咱们想一想以下这两个问题:

1.如果以收入的数字与过去3年、5年、10年甚至李光耀统治的那个时代同比,肯定是高了,但是,为什么大家还是觉得自己所挣的钱还是不够用!!!??

2.如果以屋价的售价数字与过去3年、5年、10年甚至李光耀统治的那个时代同比,肯定是高了,但是,为什么咱们对自己未来的退休生活没有信心!!??

这是因为:

咱们现在挣的钱不是在物价腾飞前挣得的啊!是在物价腾飞后才挣得啊!!普通的工薪阶层,特别是处于劣势的低薪工人,不管他们夫妇俩如何辛勤工作(即所谓‘双收入家庭’!),他们所挣的钱绝对无法赶上沸腾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即使想要与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并驾齐驱’也办不到!——正如我所说的,行动党的所谓:‘人民负担得起’就是一句不受时间和空间约束的规划!!!!

行动党已经知道这一点!他们如果还想保住自己在来届全国大选的绝对优势,他们就必须进一步向新加坡公民,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做出进一步的妥协!他们别无选择!

这就是今天行动党提出:“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的真正原因!

咱们的老祖宗常说:

只要敌人的政策是违背了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的,他们只有彻底抛弃旧政策,才有可能重新赢得老百姓的信任!

如果他们存有侥幸的心态。他们采取换汤不换药、或者只换半瓶药,他们最终还是会被老百姓识穿!最终结果是:他们亲手把社会上各个不同经济利益集团的各种矛盾复杂化和尖锐化!

这是历史发展使然!

当前行动党已经走上必须还政于民不可逆转的道路!

咱们必须团结底层的工人以及夹心层的受薪阶层,迫使行动党进一步改善他们的待遇和工作福利!

咱们必须唤醒老百姓,行动党目前所做的各种‘利好措施’目的是:

1.在为即将到来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的飞腾创造条件!

2.在为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骗取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