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求同存异,倾全民之力力围剿PAP霸道政权

我们以斗志昂扬地送走了狗年!我们展开结实的臂膀迎接猪年的到来!

今年是2019年。

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年!

60年前,月就是1959年5月30日,新加坡人民在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前辈领导下,在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林德宪制》下,通过西方议会选举的动摇了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殖民统治,取得了新加坡自治邦的成立!

这是新加坡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取得初步阶段的胜利!

这个初步胜利为后来的新加坡左翼力量的发展壮大奠定了扎实的群众基础!

这个初步胜利并不是靠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施舍而取的!

这个胜利并不是左翼在妥协出卖人民应有的权利的原则下而取得的!

这个胜利是林清祥前辈为首的左翼力量灵活机动地应用了求大同、存小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基础上而取得的!

这个胜利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血泪史!

这个胜利是我们的前辈们以生命鲜血、无数次出入英国殖民主义者的监狱、面对着生命危险(包括威胁和死亡)以及家离子散、逃亡、流亡等颠簸生涯换来的!

让我们回忆过去70年前先辈们的艰险历程!

1941年,面对着日本侵略者来势汹汹的侵略,英国殖民主义者在不抵抗的情况下,向日本军国主义者举起白旗投降、脚底抹油开溜到澳大利亚去!

1945年,马来亚共产党领导各族人民组成了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在新加坡和马来亚半岛城乡与残暴嗜血的日本侵略者进行了三年八个月顽强抗日战争!为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马来亚共产党人和各族人民一道,迎来战后胜利的大喜日子!

1946年,英国殖民主义者和国民党蒋介石一样,在人民赶走了日本侵略者之后,恬不知耻地掠夺了人们的胜利果实!它们重新占领了马来亚(包括新加坡的各个主要城镇),并正式把新加坡从马来亚半岛分割出去!

1947年,英国殖民主义者颁布了《马来亚和新加坡——关于未来宪制的声明》!马来亚各族人民组成了《全马人民行动委员会》开始推动争取实现一个包括新加坡在内,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实现国家独立的默迪卡(MERDEKA)运动!

1948年,抗英民族解放战争爆发!英国人为了消灭战后合法组织的马来亚共产党以及爱国民主人组成的政党的民间组织,对马来亚共产党以及民间合法组织展开了血腥的镇压。为了反击英国殖民主义者,马来亚共产党及民间爱国组织被迫拿起武器,走进森林进行抗英民族解放战争!

1949年,英国殖民主义者在马来亚半岛颁布了《紧急法令》,实施了设立《新村计划》。这部法令和新村计划主要是针对马来亚半岛的华人。英国殖民主义者主要的目的是要隔绝马来亚共产党与马来亚各族人民的接触。在新加坡实施了《公安法令》(后来李光耀将它改名为《内部安全法令》)。主要是针对在新加坡的爱国民间组织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争取独立的斗争!

1950年,英国殖民主义者派遣了200名武装军警窜进了华侨中学与南洋女中,逮捕和开除了维护华文教育的学生与教师!

1951年,英国殖民主义者动用大批军警逮捕了受英文教育高等学府的爱国民主人士。

1952年,英国殖民主义者面对着新加坡各族人民为争取独立而进行坚持不懈、不怕牺牲的斗争形势下,不得不以民事统治的方式统治新加坡,大批的爱国民主人士成立了合法政党组织!

1953年,新加坡人民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争取自身权利与权益的斗争运动开始蓬勃发展起来!当时最大的工会组织《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把12万产业工人中的8万人组织到自己的工会!以陈六使为首的华社领导人创办了东南亚的唯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正式动土!

1954年,英国殖民主义者为缓和新加坡人民争取国家独立的运动,派了英国人林德前来新加坡进行调查人民参政议政的意向,并发表了一份《林德宪制报告书》!同时颁布了《国民服役法令》,此法令主要是要征召华校中学生入伍,被派遣到马来亚半岛参与英国殖民主义者消灭马来亚共产党进行的抗英民族解放战争!这就是新加坡华校学生运动史上著名的‘513华校中学生反对国民服役’的事件的开始!受英文教育的马来亚大学的学生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投身到这场运动中!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机关报《花惹》发表了一篇题为《在亚洲的侵略》(AGRESSION IN ASIA)的文章,导致8名马来亚大学学生被英国殖民主义者起诉提控!人民行动党正式注册成立。

1955年,英国人在《林德宪制》下进行了第一次的选举。人民行动党第一次参与了选举。选举结果,人民行动党派出的4名候选人获选,新加坡组织了第一个民选市议会政府,马绍尔担任首席部长。在马来亚半岛,英国人无法短期内消灭马来亚共产党抗英民族解放战争,摆出了“和平”的姿态,通过东姑提出来要与马来西亚共产党通过进行和平谈判,早日结束马来亚共产党进行的武装斗争。这就是马来亚以及国际历史上著名的《华玲会谈》。

新加坡的各个政党组成了代表团前往伦敦与英国殖民主义者进行谈判新加坡的独立。这也就是新加坡争取国家独立斗争的‘默迪卡’(MERDEKA)时代的开始!

1956,与英国殖民主义者进行的独立谈判失败。马绍尔辞去了首席部长,由林有福接任。之后,为了消灭新加坡争取独立斗争的力量,林有福秉承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意旨,开始镇压人民争取独立斗争的组织和领导人。大批的政党和工会组织被查封、领导人及其成员被捕入狱和驱逐出境。大批的华校中学生为维护华文教育而抗议英国殖民主义者的镇压而展开都斗争,结果大批华校中学生被捕和开除学籍。马来人社群为抗议法院判处一名皈依的马来人女孩归属权给荷兰人导致了发生马来人社群暴动事件——《玛丽亚事件》!

1957年,马来亚半岛的人民在争取国家独立的斗争中,终于获得了有限度的独立——马来亚联合邦诞生!马来亚联合邦的诞生鼓舞着新加坡人民的摆脱英国殖民主义统治的斗争!当年,英国殖民主义者为此开始寻找在新加坡 做了组织的代理人!它们在人民行动党内部发生左右派的党争中,协助李光耀逮捕了当时属于左翼的中央委员,李光耀顺利、全面的控制了人民行动党!

1958年,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华人社群创办的南洋大学正式落成了!

1959年5月30日,新加坡在《林德宪制》下举行了第一次的选举,人民行动党在工会和左翼力量的支持下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在林有福时期被捕左翼工会领导人,包括林清祥、方水双、无哈尔等人同时获得释放!在6月1日,新加坡自治邦政府正式成立!

1960年,李光耀秉承英国殖民主义者的依旨,开始有计划和有步骤的对付以林清祥为首的党内左翼力量。

1961年,以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左翼力量正式脱离人民行动党,成立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

1962年,在社阵的领导下,新加坡左翼政党、工会、大专高等学府、校友会和文化艺术团体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李光耀按照自己制定的全民投票选项举行了‘全民投票’。

1963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在英国人和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支持下,缓引《公安法令》进行了名为《冷藏行动》的大逮捕行动中,这场逮捕行动实现了李光耀干净彻底地消灭了新加坡左翼力量阴谋!

马来西亚的成立是英国殖民主义者为了继续控制它在远东地区的的军事与经济利益,通过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提出了包括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和北婆罗州三邦(即沙巴、沙捞越和汶莱)共同组成的。新加坡正式加入马来西亚,意味着英国殖民主义者变相地继续拥有和控制着新加坡殖民地的经济军事利益。李光耀在当年8月31日公开宣称,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是,新加坡已经摆脱了英国殖民地统治,走向真正的独立了!

1964年,马来西亚成立后举行的第一次国会与州议会全国大选。新加坡左翼力量尽管面对和经历了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大逮捕的残酷镇压动,白色恐怖仍然笼罩在新加坡的的上空。但是以社阵为首的左翼政党、工会、大专高等学府和文化艺术团的左翼力量,派出25名候选人参加了这次经历了浩劫后的大选。社阵选举结果,社阵的25名候选人中的13名获选。其中卢妙萍和李思东两位获选国会议员还没来得及进行宣誓法定程序,在获选后,在《公安法令》下立即被捕入狱。

1965年,也就是8月9日,在经过全民投票后加入马来西亚后22个月的新加坡,由于以马来西亚巫统为首的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中的种族极端主义者无法容忍李光耀的政治野心,在1965年8月8日,马来西亚国会通过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新加坡在8月9日宣布成立新加坡共和国。

以上20年的历史时期的简述目的在于向大家说明了以下的四点:

  1. 面对着强大、凶残与狡猾的英国殖民主义者,新加坡人民从来就没有妥协过!尽管他们一而再、再而三面对英国殖民主义者的血腥与残酷镇压,但是,他们毅然决然地与英国殖民者进行不懈、不怕流血牺牲的长期斗争,迫使与英国殖民主义者不得不做出表面的妥协——允许新加坡取得内部有条件的自治!

  2. 尽管面对着英国殖民主义者通过了军事武力镇压与民事欺骗的统治伎俩,以及采取了‘分而治之’和‘合而直之’的政治手腕!但是,只要人民坚持在求同存异的大原则下组成一个能够容纳各个不同的政治理念,人民的争取独立与反殖的斗争运动就不会停止下来!因为人民坚信:团结起来就一定能够打败穷凶极恶、武装到牙齿的敌人的!

  3. 历史告诫我们,我们的敌人绝对不可以看到和允许新加坡受华文教育和受英文教育这两股力量结合在一起。一旦它们意识到这两股力量将实现‘拧成一条绳’时,它们必然也必须要使用各种伎俩瓦解、斩断和剥离这条绳子!

  4. 历史也提醒了我们,在于我们的斗争进入高潮、或者决战阶段,我们的敌人必然要派出他们长期安插与隐藏在人民内部鼹鼠和代理人,通过制造人民在对敌斗争过程中可能产生的某些意见分歧,在人民当中制造不同的意见和挑拨离间的活动,进而达到分化和瓦解已经形成的力量!

这是新加坡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斗争的过程中得到的血历史教训!

2019年已经到来。行动党已经在为全国大选进行敲边鼓了!

现在的人民行动党面对的形势,就是60年前英国殖民主义者扶植的傀儡林有福时代的政治形势!但是,人民行动党已经别无选择!它们无法逆转这个大势!

因为,

  1. 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年5月9日把统治马来西亚61年的国阵拉下台,已经间接和直接地唤醒了新加坡人民(特别是新加坡的马来民族。):

  2. 长期以来行动党制造和宣传它们其不可以被推翻的谎言、以及一旦行动党被推翻国家将陷入动乱等谎言!

尽管人民行动党表现的似乎是“坐怀不乱”!它们企图使用老祖宗所说的,“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来瓦解目前自己所处的不利于自己的政治局面!当然,它们绝对知道由此产生的后果和处境!因为马来西亚的纳吉政府的倒台就是一面镜子!

行动党目前面对的形势是:

动党的独霸独行已经为自己累积了不可消除的民怨民恨!

2015年大选过后,它们不断地修改以及制作了各种法律法规、以各种法律为幌子不断对爱国民主人士和社运分子进行迫害(包括了自李显龙的至亲),已经唤醒了那些中立、或持有观望态度的中间选民!

它们在过去半个世纪所编织的各种谎言已经在过去两年一一被揭穿了!这包括了李光耀引以为荣的“居者有其屋”计划、“公积金是人民养老财库”、“引进外来移民是为了促进新加坡的经济转型”…… 等。他们目前已经不在掩饰这些谎言了!他们直截了当地老百姓事实就是这样!

它们为了进一步巩固超过半个世纪统治的垄断政权,不断地为一手创建的新型官僚买办集团——淡马锡控股集团和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搜刮民资民财累计财富!

在国外,由于国际形势的发展以及行动党本身一手扶持的所谓“第四代领导人”的缺乏远见,已经在无法登上国际政治舞台,继承李光耀时代的“国际老鸨子”的角色了!

新加坡已经在它们面对马来西亚的政治突变,无法以过去那种“富家子弟”、或者“官二代”的不可一世的态势与马来西亚政府进行打交道看得一清二楚了!

老百姓也从它们与美国及中国交往的过程中(他们一直吹捧并渴望美国参与领导的《泛太平洋协议》‘TPP’最终变成只有自己和日本牵头;它们在处理南中国海主权纠纷以及9家从台湾云帆新加坡的武装装甲车被中国香港特区政府海关扣押的事件),已经看到了李显龙领导下的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的幼稚、无能和无所作为了!

李显龙非常清楚及清醒地知道,

自己已经不再是李光耀留给行动党的价值不菲的无形资产了!李显龙已经成为行动党肩膀上的负资产包袱!李显龙必须,也只有把手中的权利移交给所谓“第四代领导人”!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也嘴不说、心里明白,继续打着李显龙的字号是无法赢得的民心的!但是,它们同时的是,蜀中无大将、病夫傀儡为先的现实!

换句话说,行动党,或者直截了当地说,就是李显龙已经别无选择了!

问题是,

行动党或者是李显龙至今仍然无法找出一个能够“服众”的‘第四代领导人’!

但是,甭管行动党或者李显龙看不看到这一点,形势逼人强!客观的形势已经迫使行动党或者李显龙必须进行交棒议程!

行动党或者李显龙意识到这一点!全国的老百姓也看到这一点!

全国的爱国民主人士也看到这一点!一个由各个反对行动党形成的联合阵线雏形(请大家注意,这不是统一战线)已经形成了!

当然,就像马来西亚的希盟政府在2018年“509”大选前组成的情况一样。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目前有能力和资格参与谈商、或者协商组成联合阵线的反对党都有各自的政治议程!但是,在结束行动党的霸道独裁统治、为新加坡早日实现宪法约定下的真正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大前提下,彼此间求同存异的必然的!

政治形势的发展将会也必然要迫使所有真正的反对党人放下身段,寻找与关于阵线成员的共同点,实现全国人民的愿望!

面对著客观与主观因素有利于人民结束行动党超过半个世纪独霸统治的条件下,我们一定要牢记以生命鲜血换取来的历史教训!就是:

要防止那些由行动党长期扶持、暗藏在人民队伍里的鼹鼠!这些鼹鼠的代表人物如吴XX、林XX。他们长期以来都打着“反对党”旗帜,但是,在骨子里就是行动党的别动队——假反对党外!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群众基础(2015年的选举提名日他们都得花钱找候选人的附议人、或者到处拉人凑合足够法定提名人数,在进行竞选活动时,得以雇佣方式雇佣“闲人”帮忙进行“选举工作”——派发选举传单等活动等)!

我们相信,目前具有群众基础的反对党(如民主党和工人党,包括最近陈青木医生即将成立的政党)的领导人是明察这一切的!他们是不会浪费时间与这些鼹鼠们进行所谓的“谈商”、或者是“协商”组成“联合阵线”的!

我们相信,只要所有具有真正群众基础的反对党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共同努力围剿行动党,要推翻行动党的霸道统治和早日实现一个真正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新加坡和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判处范国瀚“组织非法集会”罪名成立 Singapore: Jolovan Wham convicted for “organising an illegal assembly”

日期:10/01/2019

《人权捍卫者组织》:紧急呼吁书(见网址 Human Rights Defenders

转载自:https://www.fidh.org/en/issues/human-rights-defenders/singapore-jolovan-wham-convicted-for-organising-an-illegal-assembly?fbclid=IwAR1rFs1HAWg9bXY_hTPW3P2Tq9BJpC8gsD_lFoxbarL52FY-5c8tQMKhg-U

信息编号事项:SGP 001 / 1217 / OBS 117.1

判决/司法骚扰

新加坡 201919

《保护与人权捍卫观察者组织》(简称:观察者”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he Observatory),是属于国际刑警组织与世界刑讯组织(FIDH and the World Organisation Against Torture (OMCT))的成员。我们获悉有关以下的来自新加坡的信息,并要求我们采取紧急行动干预在新加坡目前的情况。

最新信息:

《保护与人权捍卫观察者组织》(简称:观察者”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he Observatory))根据可靠的消息获悉,社会工作者、鼓吹人权活跃分子、前非政府组织《移民经济(家庭)》人道主义组织董事(Humanitarian Organisation for Migration Economics (HOME)范国瀚先生已经被新加坡法院判处出罪名成立。(见附件1

根据我们收集的信息,于201913日,新加坡国家法院缓引201611月实施的《公共秩序法令》第16条(1)(a)项下条款,判处范国瀚先生“在没有获得许可证下组织非法集会的罪名成立。范国瀚被判处罪名成立的案件来源于,涉及一起于20161126日在新加坡组织一场室内的公共集会讨论。在集会进行中出现了香港人权捍卫者黄芝锋通过视频语音软件SKYPE参与了谈论。他通过视频发表了公民不合作与社会运动的看法。法院同时也判处范国瀚先生拒绝签署一份警方提供的口供书。法院已经定于2019123日裁决实施的刑法。

在《公共秩序法令》第16条(1)(a)项下,在没有获得许可证下组织公共集会的涉嫌触犯有关条例的。经法院判决罪名成立将被判处罚款最高罚款额是新币5000元(相等于3140欧元)。重犯者将处于罚款高达1万新币(相等于6280欧元),或者被判坐牢6个月、或者两者兼施。范国瀚先生面对的另一起案件时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在有关法令下,罪名成立将被判处坐牢最长为3个月、罚款2500元(相等于1570欧元)、或者两者兼施。

范国瀚先生面对的两项附加指控:(1)在未获得许可证下组织各公共集会;(2)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详见附加 2

《观察者组织》谴责新加坡政府对范国瀚先生的判决们以及继续骚扰范国瀚先生。新加坡政府针对范国瀚先生所做的骚扰,目的在于惩罚他长期以来在推动进行合法的人权活动,以及行使自身发表意见和表达观点的自由权利。《观察者组织》呼吁新加坡当局必须立即停止结束对范国瀚先生的骚扰。

《观察者组织》认为,新加坡政府对范国瀚先生的司法骚扰已经不是第一次。在2018109日,法院援引2016年实施的《司法行政法(保护)令》项下《藐视法院法令》第3章(1)(a)条款,判处范国瀚先生在脸书网页上发表帖文造成了“诽谤法院的罪名成立。范国瀚先生在自己的脸书网页发表的帖文的内容,是在评述有关马来西亚法官在审理涉及政治性案件时,比新加坡的法院更具有独立性而被指控涉嫌诽谤法院。《见附件 2

事件背景

20161126日,新加坡警方已经开始对范国瀚先生进行组织一个名为:《购买不合作与社会运动》的室内讨论会的调查工作。

20161220日,范国瀚先生被传讯到警方录取有关事件的口供。在录取完口后,范国瀚先生被告知,他将不会获得一份同样内容的口供书。为此,范国瀚先生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

20171128日,范国瀚先生因为涉嫌被指控涉及20161126日的集会事件而被拘留在中央警署。在办理具保候审手续后在当天被释放。

20171129日。国家法院控告范国瀚的罪状如下:

  1. 在未获得许可证下组织公共集会,触犯了《公共秩序法令》约定下三项罪状;
  2. 破坏公物,触犯了《破坏公物法令》约定下的一项罪状;
  3. 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触犯了刑事法典第180章约定下的三项罪状。

上述三项罪状合计为9条控状。这些控状都是与三场由不同的活跃分子,包括了范国瀚在内所组织的和平集会。这三场和平集会都是在未获得警方的许可证下,于201611月份到20177月份期间举行的。其中的一场集会就是在20161126日。

请予以具体的行动响应我们的号召:

请直接写信的新加坡政府当局质问他们:

  1. 不论在任何的情况下,必须确保范国瀚先生以及其他捍卫人权人权活跃分子在肉体上和心理上不受任何的侵害;

  2. 停止对任何范国瀚先生和其他捍卫人权活跃分子形式的骚扰,包括司法诉讼;

  3. 遵守联合国199812129日全体会员国通过接受的《联合国人权宪章》关于捍卫人权者,特别是宪章的第一部分16(c)2条款

  4. 确保在任何情况下遵守国际人权宣言有关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

您的信件可以寄到下述收信人的地址: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

传真: +65 6332 8983/6835 6621

电子邮箱地址:pmo_hq@pmo.gov.sg; Twitter: @leehsienloong;

新加坡内政与律政部长善木根先生:

传真: +65 62546250/ 633 28842

电子邮箱地址: mha_feedback@mha.gov.sg;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先生

传真: +65 64747885

电子邮箱地址: mfa@mfa.sg;

新加坡总检察长 黄鲁胜先生

传真: +65 6538 9000;

新加坡驻瑞士日内瓦常驻代表团大使H.E. Mr. Foo Kok Jwee

传真: +41-22-796 8078,

电子邮箱地址: mfa_geneva@mfa.gov.sg;

新加坡驻比利时卢森堡大使H.E. Mr. Jaya Ratnam

传真: +32 2 660 8685

电子邮箱地址: singemb_bru@mfa.sg

同时,请您写新到驻新加坡的外国使节团。 

***


巴黎——日内瓦,201919

请您有意就上述事件的紧急呼吁书进行任何的反应行动,请附上文件编号我们联系

《保护与人权捍卫者观察组织》(简称:观察者”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he Observatory)),于1997年由国际刑警组织与世界刑讯组织(FIDH and the World Organisation Against Torture (OMCT).)共同创立的。组织创立的宗旨是 。共同创立都是属于欧盟人权捍卫机制(ProtectDefenders.eu, the European Union Human Rights Defenders Mechanism)的成员。这个组织是由国际公民社会负责推动的。

如欲联系《观察者》组织,可以通过以下渠道:

电子邮箱地址:E-mail: Appeals@fidh-omct.org

紧急电话与传真:FIDH + 33 1 43 55 25 18 / +33 1 43 55 18 80

邮电与传真: OMCT + 41 22 809 49 39 / + 41 22 809 49 29

附注:

  1. ( the Humanitarian Organisation for Migration Economics)创立于2014年,是一个慈善组织。其宗旨是协助新加坡工作的外国劳工福利、权利和咨询;

  2. 请参阅《观察者》的紧急呼吁书,编号:SGP 002 / 1018 / OBS 127, published on October 19, 2018.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新加坡政府 必须停止对范国瀚的骚扰,及尊重自由表达的权利 Singapore: End Judicial Harassment of Jolovan Wham, Respect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2019年1月7日

转载自:https://www.forum-asia.org/?p=27968&fbclid=IwAR2EL-WS9-QBMvo9uhj_F44sCznhoJOour-S7EAqnwZi7EDcusJqhLhT3Lo

201917日,曼谷讯)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The 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谴责新加坡政府判处人权捍卫者范国瀚在2009年《公共秩序法令》项下《破坏公物》罪名成立。

范国瀚被判处罪名成立的案件明显地突出了新加坡政府进一步缩紧了公民社会运动。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The 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呼吁新加坡政府停止对范国瀚进行司法骚扰,同时,采取行动朝向一个更加允许基本自由权利的环境。范国瀚的判刑以于2019123日宣布。

范国瀚是在201913日被国家法院判处罪名成立。控状指控他:1.在未事先未获得准证的情况下,组织了一个‘公民不合作与社会运动的集会;2. 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这个集会上指在20161126日召集了新加坡社会运动活跃分子克莉丝玎.韩、西莱巴兰,以及香港亲民主活跃分子黄芝锋参与。黄芝锋在集会中通过网络视频语音连线参与了集会的交流。在这个国家的《公共秩序法令》,任何的集会上邀请一名外国人参与,都必须事先申请准证。(见附件1

范国瀚组织的这个集会并没有造成对公众的骚乱。他在这部法令下被判处罪名成立是令人他感到惊讶的。范国瀚拒绝签署一份口供书,是基于录取口供的警方人员告诉他,警方不会同时让他拥有一份他签署的同样内容口供书。范国瀚认为,这是一个在程序上是不正义的,正如‘……尽管有关的机构一再保证警方人员将不会滥用权力(见附件 2

尽管黄芝锋本人当时并没有出现的集会现场,但是,当局仍然坚持有关的网络视频连线必须实现获得准证。在这起案件里,《公共秩序法令》已经被利用来报复人权捍卫者。咋整不法令下,即便是集会不会带来困难的潜在安全危险,要求事先申请准证,就是要避免人权捍卫者行使现有宪法赋予的结社自由与和平集会。

犹有甚者,新加坡政府进一步使用压制性的法律法规骚扰社运活跃分子,在201810月份,范国瀚被判处诽谤法院罪名成立。这项罪名是指范国瀚在脸书个人网页上评论了没在审理涉及政治性案件时,马来西亚的法官比起新加坡的法官来得更具有独立性。(见附件 3 )。在201812月份,社交时事《公民网络》主编许振渊被控触犯形式诽谤案件。他被控上载了一个映射政府涉嫌贪污的帖文。

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The 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在此提醒新加坡政府,

保护和推动宪法约定下的公民基本言论、结社自由及和平集会,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理解终止对范国瀚的折磨。废除专门来对付人权捍卫分子 的镇压性法律法规。同时,撤销所有在审理针对其他社运活跃分子的案件。这些被控的社运活跃分子仍然继续面对自己的合法人权工作。全世界都在关注着新加坡政府的行为。新加坡政府必须向全世界证明,有能力保护其公民拥有的基本权利。

***

如有意索取本声明书PDF版本请点击以下网址here.

如欲知进一步的详情,请联系以下的邮箱地址:East Asia and ASEAN Programme, FORUM-ASIA, easia@forum-asia.org

×××××××××××

附件:

  1. 《公共秩序法令》:https://sso.agc.gov.sg/Act/POA2009?ValidDate=20180516&ProvIds=P1II-.

  2. 范国瀚个人网页网址:https://twitter.com/jolovanwham

  3. 新加坡:放弃对符范国瀚和陈两裕的全部指控网址:Joohttps://www.forum-asia.org/?p=26865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为新加坡未来的政治组织起来 ORGANISING FOR FUTURE POLITICS IN SINGAPORE

Tan Wan Piow on December 31, 2018

https://forsea.co/organising-for-future-politics-in-singapore/

这告诉了我们世界局势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就意味着在数码时代,像新加坡的独裁者再也无能垄断资讯传播工具,他们也无能依靠对媒体的控制来影响人们的想法。因此,疯狂地将异议新闻标榜为伪造,并颁布法令将发表在社交媒体的自由言论定为犯罪。

这是新的战斗前线。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虽以自己处于尖端科技的前头而自豪,但它仍然深陷在类比时代设计的社会控制的政治泥沼之中。

因此,2019年城市新加坡最大的一场博弈将是李显龙总理对多产的社会评论家和博客梁实轩的诽谤案件。长期观察新加坡政治的人士都知道,审理诽谤案件的法庭已经成为这个岛国的政治处决场所。对于一名政客而言,在诽谤诉讼之后破产就等于一个人的头被斩了!

和以往不一样,过去民众只能无可奈何叹叹息罢了,恐怕批评言论会以藐视法庭这一古董法令被刑事起诉。现在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情况。

据社交媒体报道,总理的弟弟李显扬,不仅捐款给梁实轩的战斗基金,他也是第一个捐款者。原本是新加坡第一家庭中的兄弟姐妹之间的家庭纠纷已经变成了公开的政治问题。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哈佛大学的一名研究员,因藐视法庭的指控而流亡国外,这一案件还未审理。

将李显扬的干预视为新加坡新政治的先兆可能还是为时过早,但这种敢于公开挑衅既定秩序的行动只会让那些胆怯而且不敢动摇上下有序的人得到鼓励去仿效。那些曾坐在墙头上随风动摇的新加坡人已开始对过去12个月里许多社会活动家无端端被迫害感到不安。

当考虑到大选必须最迟在2020年举行,李显扬的行动可说是发生在李显龙最糟糕的时刻。在政治上更为世故的选民会期待一个在数码化时代能够管好政治的政府,而现在的当权精英们却无法办得到。

数码科技是把双刃的利剑。毫无疑问,人民行动党将利用所有一切的资源,更进一步遏制异议者的成长。为了反抗它们,我们必须超越电脑键盘,反对派势力也需要逾越传统的山头界线,带来适合数码时代的变革。

我们的人数,至少在数目上,从来没有变的更多,但我们的权利却萎缩了。如果我们不能在下一回会得胜,随着人工智能以指数式的增长下,国家对我们的控制将超乎我们的想象。

让我们开始组织起来吧。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资媒局对《网络公民》抛重弹 要求众筹捐款者需实名 IMDA throws “bombshell” at TOC’s fundraising efforts by seeking NRIC number for all its donors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2/21/imda-throws-bombshell-at-tocs-fundraising-efforts-by-seeking-nric-number-for-all-its-donors/?fbclid=IwAR1RYog0DVFmHzfdLuMp4A-B7ORSI6lH6YwFwm0szIgi8mTvDOxWomYsvqw

作者:许渊臣             2018年12月21日

早前,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向警方投报本社英语版涉嫌刊载了含诽谤内容文章。不过,资媒局今早再对本社投下重磅弹,指出本社只能接受来自本地、且经验证的捐献来源,以维持运营。

这意味着,任何未附带个人信息的任何捐款,将被资媒局视为“未经认证的本地资源”,收到的捐款必须退回。

在资媒局所指的第2(d)条款中,如有理由相信捐款来自国外,《网络公民》需呈报有关捐款来源。但是有关条文并未指明,资媒局必须取得捐献者的全名和公民身份,即便所谓的“经验证本地资源”这一词,也未出现在捐献申请表格中。似乎资媒局随意订立条件

设下比政党募捐还苛刻的条

资媒局对本社设下的条件限制,甚至比政党还苛刻。如果大家可以参考以下政治捐献表格,大家会发现,有关人士只有捐款超过一万新元,才需要核实身份。

本社在之前曾被列为政治组织,我们其实只需要确保所接受的捐献,并非来自国外,只要捐款在五千以下,就无需申报。

但是在资媒局设定的要求下,似乎所有本社所接收到的民众捐献,捐献者都要提供身份证号,来证实这是本地资源。

在2015年的大选之前进行的两次募捐,我们成功募捐得六万新元,但当时资媒局也不曾立下所谓捐献者需实名的条件。

事实上,根据资媒局的消息,本地众多社会经济网站,只有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Middle Ground(已停业)和《网络公民》,受资媒局在广播(许可证类)通知下管制。

另一种阻挠方

坦率地说,《网络公民》肯定不是受政府欢迎的机构,支持者不会愿意他们的名字呈报给政府。即便资媒局声称此举是为了避免外国势力干预,但照我说,就是对媒体的恐吓和骚扰。

2017年10月,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中曾说过:

在2008年,“记者无疆界”的新闻自由指数,在173国中我国仅排名144,还在几内亚、苏丹、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的后面。

所以我在2009年提到,有报导称在几内亚有人被“野蛮军政府”枪杀;妇女在街上被强奸,但对于“记者无疆界”组织来说,他们的新闻自由排名仍高于我国。

但“记者无疆界”对我国的新闻自由评比仍然不佳。2017年,我国在180国中仅排名151位,再次低于几内亚;但排名在我国之前的国家:在甘比亚,记者遭拘留、关闭互联网、关掉媒体甚至在去年禁止国际通话服务;在南苏丹,出现世上最严重的避难所危机之一,人民受内战所苦;就连阿富汗、巴基斯坦都排在我国之前。我很想请“记者无疆界”到那里看看。

所以,我们必须对这些所谓国际排名保持警惕,也要清楚他们背后的政治动机。有时,如果他们显然是虚假的,就忽略他们,别把他们的评价常挂在嘴边。

不过,就近期发生的事来看,显然部长对新加坡新闻自由排名的看法是谬误的。即便没有发生暴力行为,但正是对媒体的种种掣肘,才拉低了我国的新闻自由排名。在新加坡,即使记者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报导,但可以用法规来掣肘,使得媒体单位无法正常运作,可见部长的言论毫无意义。

针对资媒局的行动,本社已致函并静候该局的回覆。

对于在过去数周已转账捐献给本社的善心人士,如果您未表明身份,您可发邮件到theonlinecitizen@gmail.com来核实身份,对造成的这些不便,本社深表歉意。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行动党的硬道理HARD TRUTHS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videos/2229573737290881/?__xts__[0]=68.ARAHoyqyjHyasxvWo7cZEv-JANe7frSXFzgtJY497O1u2b0xrxLDKtcnHtH7qEJt7pxVqKi-frHrg3A_fyHJi1_LgZR6IC9lOIaPRyHrSimIhyTcgxdB6bNehQr50JrzasncK0BR78HtjTx07jHoOwed1RDWM79BnP5r7LnED3lRrv1GtzkIVwJgFAwD85360GF-0H88RyO2IwYAlKoUcp588G6gzI4dONeIRDp1at0QCFYPri3kHC0SARKn_COIO-XNJ6E4WsDkjPXmY6_lNkuzv5U4WaSzx2UnB-oCRvlY1zcPUhhskNL-JgyLyxmjySRXozRP697TM8s8LSn8luqhepeD16EmUzk&__tn__=-R

注:本文章英文原题目为《硬道理》(HARD TRUTHS)。

在过去几个星期,我们从资讯媒体发展局(简称“IMDA”)、警署传召问讯和被传召者到警署接受问讯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前金融服务专业协会主席及非政府组织MURA(The Society of Financial Service Professionals and MARUAH)梁实轩、哈佛大学校友,博客Daniel Augustine De Costa以及《公民网络网站》编辑许渊臣,认识到了一个硬道理:

  1. 之前(警方发出的)严厉警告信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 资讯媒体发展局(简称“IMDA”)实施的要求删除社交媒体网站发表的帖子的措施,已经无法满足于居高权威者、或者是高级公务员、或者是总理。请做好被起诉和个人的电子设备被充公的思想准备。

  3. 当您被要求到警署报到接受问讯时,一旦警方约定的时间已经确定了,甭管您是要求展延传讯日期与时间是否已经择日安排、或者是警方没有反对、或者是警方没有受到警方的确认信函情况下,您要准备面对被逮捕。(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a.35045408513…/1112073895636250/…

  4. 到哦警署报到时,没有携带个人的旅行证件不是一项指示,报到者将不会受到起诉。

  5. 警方提出为涉嫌者提供保外候审在这世界上已经不复存在了。您的家人或者亲友们无法及时为您提供担保,请您做好思想准备在警署的拘留所里度过一夜。

  6. 当在进入法院起诉法律程序前48小时,担保范围可以扩大,就如De Costa案件一样,警方提出了具保金额为1万元,包括了一项可以涉嫌触犯足于构成逮捕的案件以及另一项也涉嫌触犯足于构成被逮捕的案件。

  7. 法院有权拒绝担保人的提供的担保行为,甭管证明担保人是否存着在明确的合法性。(见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112933922216914?__xts__%5B0%5D=68.ARBvdDIMVPHlJd3XlJ-eLmVCRJGtGJkWGGjpJLKXQbg4K5a1iO_047PdczvCmsYRRf6q3DEJGfEov-aAy9Pnd3cKMsYbmOjCb53A4NLGv5LEyoA5-_jV1uAjEY7SEHs1TdOQ3uMm9QD7b6FZXc5V69sxJ77y0qODHkEJQWJSzwjcS7k4vpJC068kTlNKJY_pmUuqIGpmWILj4sgBGPhbb7dQjgXt1XlhRehEqEgAlHzpeNQ-Zye_s0Lehx-nZ6dZk7bkR34Tc8PRcN3223b2U7ckIsfElsmmqtjig7RMzZ2XipLDoVcYfuqTdsuiPAmipaiLVkwQigCU4eX-zBFFAKvZug&__tn__=-R

  8. 充公个人的电子设备,包括手机似乎已经成了警方规范的法律行为了,您不要期盼这些被充公的电子设备在归还时的完整无损的。

请聆听许渊臣在谈及他于20181212日被传召到广东民路警署大厦接受问讯前的录像视频。

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videos/2229573737290881/

我给予所有的社运活动者的温馨提醒说:

当您被传召到警署问讯时,就像如我当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时,在接到内部安全局高级官员的传召一样所作的思想准备——“做最坏的打算、期盼良好的结局

黑暗的日子已经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