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特金峰会”后……和平曙光真的会在亚洲出现吗?

一、序幕…

我在6月12日早上说了,

“今天是一个各取所需的有人当傻逼的聚会!美国人=朝鲜什么时候同意放弃核武器?朝鲜人=鱼与熊掌间要!李显龙=老鸨撒钱让嫖客尽情欢!美国人=该劝的都劝了=军火时候;朝鲜人=无所谓啦……本来就是准备面对;李显龙=嫖客离去,打扫房间买单在捷克……next please……”“特金峰会”就是一个各取所需的会谈。

下午1.47分确实是各取所需了!

请大家看看上方发表的《联合公报》全文:

联合声明全文如下:

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就建立新型美朝关系,以及在朝鲜半岛建立长久、稳固的和平机制,开展了全面、深入、坦诚的意见交换。特朗普总统承诺为朝鲜提供安全保证,而金正恩也重申了他对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坚定不移的承诺。特朗普与金正恩坚信,美朝新型关系将为朝鲜半岛和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也意识到,相互信任是推广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关键。

特朗普和金正恩指出:

一、美国和朝鲜承诺,依照两国人民对和平及繁荣的愿望,建立新型美朝关系;

二、美国和朝鲜将合作在朝鲜半岛建立长久稳定的和平机制;

三、朝鲜重申了2018年4月27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承诺努力实现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板门店宣言》见网址: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24250.html)

四、美国和朝鲜承诺,找回战俘和失踪人员遗体,包括立即遣返已确认身份的人员。

二、“特金峰会”的实质成果

双方在肯定以上几点后,也肯定这场历史上首场美朝领导人峰会是一场划时代会谈,在克服两国之间几十年来的紧张与敌对状态,以及开创新未来方面,具有重大意义。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承诺,全面、迅速地实施联合声明的内容,并承诺在最早的时间内,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一名相关朝鲜高官领导,举行进一步谈判,实行美朝峰会的成果。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承诺,一起合作发展美朝新型关系,为朝鲜半岛和世界带来和平、繁荣与安全。

好了!官腔说了——《联合声明》各方到底从中获得了什么实质性的利益?

一、特朗普得到什么?

他无法从金正恩那里得到实实在在的东西!——金正恩给他的要有一段时间实现半岛无核化。——美国人无法一拳打死一只蚂蚁了!——他接受了这个事实了!

同时,他同意弃核的前提条件是:

需要所有希望朝鲜半岛早日实现无核化的“有钱邻居们”(包括美国、中国、日本和南韩等国)都得慷慨解囊……言外之意,俺确实是心有余力不足啊……没钱,啥都办不成会后阁下自己看着办吧……

当然,特朗普也不是一无所获!

他与金正恩签署的《联合声明》就是达到此行的目的!

他回去可以向全体美国人(包括共和党及民主党)高调地说,

杜鲁门的飞机大炮加上美军士兵的生命无法征服朝鲜人民!——就得到一个长达70年的《板门店停火协议》!

布什和克林顿政府在任一直高喊制裁!——结果朝鲜从一个无核国家变成了洲际弹道导弹可以发射到美国本土!……

特朗普是疯,但是,一点也不颠!……

他不费一枪一炮,让小胖子在全世界面前签下了承诺书!……(何况本次峰会费用不是美国人掏钱……是李显龙包场

这是实实在在的!他没有进行任何暗箱操作……

至于什么时候实现《联合声明》的承诺?美国人民还要担心会到亚洲当炮灰吗?……那就让伟大的美利坚共和国人民继续投票表决通过他的续任……言外之意,只要他能够继续担任美国总统的话……

二、金正恩得到什么?

呵呵?

首先,请大家今后不要再喊他“金胖子!中国人爱说的十肥九呆,不呆就是状元才……我就是那个第十的……这不是吹出来的!

他爷爷,金日成,在抗日战争时期需要苏联红军和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在抗美战争时期需要中国共产党人的支持!(当时的苏联人只提供军火给中国共产党,不派兵参战!)

他的老爸,金正日,在和平时期仍然需要中国人的各种援助!

他,尽管老爸早死,也未能手把手教他如何对付美国佬!

中国人也洁身自爱、“软硬兼施”、“连哄带吓”与美国人一起要让他放弃拥有核武器!

他嘛,置之死地而后生,研制成功核武器……中国人没辙……美国人无计、日本人无奈……

今天,就在今天下午,不是今夜……他办了他爷爷和老爸根本没有想过,也没办法办到的事!——美国人承认了朝鲜是一个主权独立自主和爱好和平的国家!

他,金胖子今天与特朗普签署了协议,就是确定了:

美国人确认了这个国家的合法领导人就是金正恩!——哪些党内前朝的老头子们必须折服并接受这个事实!……

朝鲜人民将会见到他更加感激爱戴!——因为他们不必再担心半夜三更美国人和日本人会偷袭朝鲜了

他答应美国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但是,他也告诉美国人,没钱!没钱无法使鬼推磨……所以,请美国人和中国人,日本人、南韩人一道帮忙销毁核武器

三、李显龙得到什么?

王瑞杰三月份国会开会时还在哭穷!……现在花两千万新币全民骂娘……

前不久,他从马来西亚吉隆坡回来时,还叮嘱所有内阁部长们,特别是第四代领导人,一定要说服人民,为什么必须调高各种税种税率(特别是消费税)、制定新的税种?为什么要开源节流(包括在校上课期间向学校老师鸠收停车费)?

李显龙说,

三天峰会,新加坡花费两千万元,赢得全世界赞美!物有所值!

为什么?

首先,他已经成功转移了人民对马来西亚509大选带来的不满和震荡?……

其次,他开始泡制了一个模仿李光耀时代开办的“中国地级市长培训班”。——李光耀为此捞了30多年人民币、哄了不少中国傻逼到新加坡扔银子的机会!……

第四代领导人可以学李光耀一样,如法炮制开办一个“朝鲜地级市长培训班”……再让朝鲜送一些,准确地说,应该大量进口朝鲜工人来替代中国人,真正的共产党人又可以走在新加坡的大街小巷了……再加上不久前与印度签署的双边协议,新加坡又可以成为“廉价劳工”的世界工厂了!

至于是否能够实现李光耀那样的美好愿望?……那就看第四代领导人自己的运气……造化……祖上积德了……

所以,李显龙告诉人们,……花两千万元……湿湿睡啦……

这就是我今早说的是“一个各取所需的会谈”!不会太武断吧!?

简单地说,

特朗普根本无法从“特金峰会”的《联合声明》里得到任何比“特文峰会”的《板门店宣言》里得到更多实质性的东西!这是整个“特金峰会”的“取得的实质性成果”!

因为:

  1. 韩朝双方的《板门店宣言》已经为朝鲜半岛的永久和平确定了指导原则和具体工作了!(见《板门店宣言》第2条:“朝韩将共同努力,缓和半岛军事紧张,消除战争风险。:朝韩决定,在地面、海上、空中等一切空间,全面停止引发军事紧张和冲突的一切敌对行为。自5月1日起,在军事分界线一带停止包括扩音喊话、散布传单在内的一切敌对行为,撤走其工具,并将非军事区打造成和平地带。”——也就是说:《板门店宣言》已经覆盖了“特金峰会”的联合声明的第1、2和3点了。美国人已经失去了在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对付朝鲜的问题上失去了任何的参与权和主动权了!

  2. 剩下的一个问题就是找回韩战美军俘虏的问题。对于朝鲜来说,这是一个让它要进入国际社会,展现自己是遵守有关:《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见网址: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5%B3%E4%BA%8E%E6%88%98%E4%BF%98%E5%BE%85%E9%81%87%E4%B9%8B%E6%97%A5%E5%86%85%E7%93%A6%E5%85%AC%E7%BA%A6/98245?fr=aladdin)的绝好机会!

同时,这也是敲诈美国人出钱的契机!——别忘了在过去几十年里,全世界(特别是美国、西方国家和日本,当然也包括新加坡等……)都一直在说朝鲜经济一团糟啊!——美国人要找回他们的公民,那得花钱!理所当然,总是有人掏钱!所以,特朗普为了美利坚共和国子民会向美国政府要钱!对金正恩来说,他是绝对看得到这一点的!何况,朝鲜和南韩都一直在寻找中国人民抗美援朝志愿军的遗骸骨灰!顺路找找美国大兵的遗骸骨灰,就是举手之劳吧了!

  1. “特金峰会”的《联合声明》并没有为朝鲜销毁核武器提出具体的时间表!大家可以看看朝韩的《板门店宣言》第3.3:“朝韩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也就是10月份)宣布结束战争状态”

  2. 更重要的一点:美国人从朝鲜战争停战协议后的过去68年,就一直坚持:包括中国人和南韩人在内的所有相关国家,必须随着美国人的指挥棒转!——也就是说,在解决朝鲜问题的主导权和话语权是在美国人手里!

“特金峰会”的《联合声明》第3点,已经造成了一个即成、不可从推翻的事实:

明确地重申和确定了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朝鲜半岛和平统一的问题是属于朝鲜半岛人民的内部事务!只能依照《板门店宣言》第3.3条原则解决!——包括美国人、中国人等世界各国在内的任何外国人不得插手干预!

“特金峰会”真的给李显龙个人和行动党带来事实在在的好处吗?

我在6月11日已经说了:

青楼冷落车马稀、老鸨撒金为冲喜;

龙撒金尿洗大道、老鸭嫩鸡乐开怀;

银子两千誉寰宇,百姓洒泪问上帝。

美国与朝鲜在讨论选择峰会地点时,朝鲜曾提出了加拿大或者瑞士。美国人提出在新加坡。他们最终是选定了新加坡。

为什么?内在原因我们绝对无法说准!也不必浪费时间去拽测!重要的是:

1.朝鲜半岛的无核化问题是属于亚洲明确最为尖锐的问题。中国在解决朝鲜问题上一直摆出了“劝说者”的身份,不是“和事佬”、或者“调解人”的身份!

因为,在70年前,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已经明确了派往朝鲜战场的  军队是:“中国人民抗美援朝志愿军”!就是中国人民支援朝鲜人民进行抗美救国战争!即便是在68年前,在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一方与朝鲜进行签署《板门店停战协议》时,中国仍然是以“中国人民抗美援朝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的名誉在《板门店停战协议》书上签字!

2. 目前在亚洲能够适合朝鲜及美国双方任何一方的开会期间不会遇上所在国人民的抗议游行示威的国家、而且有多余的银子可以撒就剩下新加坡了。(新加坡在今国会通过 了《公共秩序修订法令》。任何人要举行游行是极为、或者集会,不论的一群人、或者单独一个人,都必须在14天前向警方提出申请!申请批准与否。取决于警方认定是否会造成危害公共安全、或者造成对公共财产的损失!)

请大家看看“特金峰会”举行前后,特朗普在耍赖,宣布暂缓到新加坡与金正恩会面、朝鲜“耐着性子”说可以随时等待与他会面、以及确定了“特金峰会”如期举行后,行动党人开动了所有国家主流媒体的机器,行动党头头脑脑,特别是善摹根都跳出来大肆吹嘘“为什么“特金峰会”会选择在新加坡召开的“理由”!

善摹根在峰会前夕说了啥?

“我国提供场地,让美朝两国领袖进行会晤,为朝鲜半岛的和平进程作出贡献,符合新加坡的利益。……新加坡获选成为美朝峰会的东道国,显示美朝两国对我国深具信心,不仅能提供安全的会晤场地,也能同时保持中立。这也是对新加坡国际地位的认可。”

善摹根在说这些话时,完全不提起(不是忘记!)从2015年大选过后。行动党为了压制人民的不满,制定了许多剥夺人民基本权利的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出版自由……等专制法律法规!他在国会里为制定和修正这些法律法规时,每一次都是以“新加坡的国家安全很脆弱”、“新加坡时刻面对恐怖袭击的危险”、“为了保护人民的财产和安定的环境不受恐怖分子的威胁”……堂而皇之的理由!事实上,不是善摹根吧了!就是从965年新加坡独立开始的那一天,李光耀就是这么干的、这么说的!

现在,为了花两千万元的“金特峰会”辩护时,他们就完全不提这些长期以来的所谓“新加坡面对的高度危险的恐怖袭击的威胁”!

这就是说,会议地点并不是促成“特金峰会”成功与否的关键!重要的是:

  1. “特金峰会”的各方(包括行动党在内)都是急于看到峰会的如期举行是关键!

  2. 各方(包括行动党在内)都希望通过峰会的成功召开,为各自在面对的国内外压力下寻找缓解的契机!

三、为什么“特金峰会”能够取得“圆满”

和“令人感到意外的成绩”

行动党的主流媒体和它们请来的专家们在分析“特金峰会”的成果时,都煞有其事地说:“关键在双方是否在某些问题上寻找可以妥协”!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请看与会双方以及行动党在“特金峰会”前所面对的国际国内形势的事实:

1.特朗普:

特朗普上台后实施单边主义的经济政策,已经破坏了与西方国家(包括了欧盟、加拿大)之间的盟友关系了!他们目前正在进行的就是一场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特朗普已经破坏战后建立的反华反共的紧密关系!

中东形势的最新发展,是美国与俄罗斯进行一场长期争霸的角力斗争,扩大从欧洲扩大到中东的结果!美国正在被排除出中东传统势力范围!

朝鲜与南韩之间在今年427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已经决定了美国无法继续利用朝鲜拥有核武器作为挑起朝鲜半岛的军事冲突导火线!

在世界各地制造紧张局势、挑起小规模的区域战争本来就是美国在战后采取的战略目标!

面对这新的国际形势发展的结果就是:美国的军火工业将会面对萎缩的局面。

2015 年,美国原本希望利用菲律宾挑起南海主权的争端,引发区域性军事紧张。可以促成亚细安国家竞相购买美国军火!但是,随着菲律宾新政府的上台,这个阴谋也胎死腹中!(新加坡和日本当时美国在南海争端事件中的马前卒、急先锋!率先购买添置美国军火!)

军火工业是美国的经济命脉!现在唯一可以继续推销他们的军火工业的地区仍然是在亚洲!所以最近美国人一直热衷于在亚洲炒作三个课题:

  • 与中国打经济贸易战问题;与中国打贸易战的问题是美国与中国进行肉搏战。美国是不会长期与中国这样直接的角力战!他们很快就主动“找到解决方案”!

  • 台湾海峡两岸的问题;在台湾海峡问题上,美国人是不会与中国直接进行肉搏战!从1949年国民党蒋介石“战略性撤退到台湾”的那一天开始,美国已经看透了台湾人的“能耐”了!这一点是绝对肯定的!——因此,让台湾民进党人拿点小钱让美国人解解馋吧了!

  • 南海主权航行自由权的问题;在南海航行自由权问题,美国就可以继续进行。尽管美国在这个课题上无法得到绝大多数的亚洲国家,特别是亚细安国家的支持与配合,美国在亚洲还是有其追随者——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

因此,对特朗普来说,

继续在朝鲜半岛挑起紧张的军事对峙已经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买卖(他是一个典型的“商人政治家”——不做赔本生意!生意不成友情在!),那么,就来个顺水推舟与金正恩来个“大和解”!同时,也可以满足亚洲各国人民(特别是东北亚国家)渴望和平、反对战争的愿望!

这就是,特朗普可以和金正恩达致超出全世界“想象”的“和解”前提与背景!

2. 金正恩:

朝鲜核试炸和发射洲际弹弹道的成功,已经让金正恩看到了美国人的“纸老虎”本质了!——美国人想利用中国和南韩对朝鲜进行勒索的策略已经从“利诱——威胁策略”,改为“利诱为主——威胁为辅的策略”!

金正恩因势利导,主动与南韩进行和解,从根本上瓦解了美国人的“利诱——威胁策略”和“利诱为主——威胁为辅的策略”!他通过美国人的口向全世界提出了“放弃核武器,进行经济建设”的主张!——所有酷爱和平、反对战争的国家都必须支持与援助朝鲜的经济建设,以保证朝鲜半岛永久和平!——美国在联合国一直坚持的“国际经济制裁朝鲜”的议决案也就从此自动废功了!

今后朝鲜的经济发展也就不会仅仅依靠中国和俄罗斯了!是否会想越南一样,失去了对朝鲜过去70年来的影响力!——中国的东北大门会不会出现另一个“越南”?这是一个值得中国人自己去思考的问题!

这就是,金正恩可以和特朗普达致超出全世界“想象”的“和解”前提与背景!

3. 李显龙:

对于他而言,就是“天赐良机”的问题!

马来西亚“509”大选结果对已经执政党了50年的行动党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件“是不关己”的事!

他已经顾不上5月19日在吉隆坡会见了马哈蒂尔后,回到机场告诉记者们,新加坡要调高消费税是实在必行了。同时,他叮嘱部长们,自己必须要考虑说服人们!(《8新闻时事》:《总理:我国调高消费税前 须清楚向国人解释》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519-sg-pm-on-gst/4031834.html):

“马来西亚政府下个月1日正式取消6%的消费税(注:马来西亚并没有取消消费税!而是把消费税减低到“0%”)。被问及对此事的看法时,总理表示,各国国情不同,但征税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也不能草率行事。因此向选民解释和交代征税的原因很重要。政府必须告诉民众征税的用途,以及如何实行,这样才能公平对待所有人,尤其是低收入家庭。”

三木根也不再提起“新加坡一直面对严重的恐怖威胁了”!他说,

“新加坡获选成为美朝峰会的东道国,显示美朝两国对我国深具信心,不仅能提供安全的会晤场地,也能同时保持中立。这也是对新加坡国际地位的认可。”(《8新闻时事》:《尚穆根:我国为美朝峰会提供场地 符合新加坡的利益》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609-sg-shan/4048296.html)

善摹根说的“符合新加坡的利益”?!是什么“利益”?谁的“利益”?

这就是说明了:

善摹根说的“利益”就是行动党的“利益”!行动党抓住了这个机遇,利用这个机遇。

那就是:

他们暂时缓解了和转移了人民对马来西亚“509”大选结果带来的政治冲击——马来西亚人民可以推翻马来西亚果真的长期统治,那么,无法推翻长期执政的行动党的神话不但已经不存在、而且是可能性是存在的!

尽管社交媒体网站上此起彼伏、延绵不断的骂娘声!但是,李显龙却对“特金峰会”予以高度赞扬的原因!

老百姓此起彼伏的骂娘声是由于维文透露了“特金峰会”行动党负责朝鲜的一切费!(不包括往返飞机有中国负责加送。)而引起了老百姓的极端不满!

维文的讲话已经对李显龙和善摹根的高度肯定与赞扬“特金峰会”带来的“利益”完全抵消了!行动党在“欢庆”“特金峰会”后,必须也必然要面对老百姓质问:

既然政府可以为朝鲜及峰会支付高达2千万元的费用,证明王瑞杰所说的财政收入紧张就是一派胡言!政府调高包括消费税在内的各种税种的理由也就不充足了!

结束语

“特金峰会”后,亚洲的会出现和平吗!亚洲形势会得到缓解吗?

我说,不会!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今后亚洲仍然是一个充满炸药的火药桶!只是火药桶已经从东北亚移到了南中国海!——就在中国人的家门口!

特朗普与金正恩的《联合声明》并没有提到或者明确:驻韩美军必须撤走!也没有为驻韩美军提出撤走的时间表!特朗普在“特金峰会”后宣布,停止在南韩进行军事演习!(《观察者》:《特朗普欲停止军演 国会和盟友有点懵》见网址:http://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18_06_13_459941.shtml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美国人仍然要在亚洲驻军!

如果大家认为和平曙光已经找在亚洲大陆,那么,美国继续在亚洲驻军是为了什么?

说明了:

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日本为首仍然要组成矛头指向中国的新的反华包围圈!

这个反华包围圈将不同50/60/70 年代的军事包围圈!——这是一个掐死中国海上出口咽喉的反华包围圈!

这是针对着破解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的战略部署的包围圈!——美国人在使用“斩支断根”的策略,以各种是手段和方式把中国周边的国家逐个争取过来、或者让他们疏远中国!!

如果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至今仍然沉迷于“奔小康”,不!准确地说,他们已经是在“奔大康”了!以为,美朝《联合声明》是他们在中国东北,以及在朝鲜边境“奔大康”的良机,继续沉迷于到处炒房(从国内炒到国外)!仍然把自己在国内的那一套“奔大康”腐蚀收买贪官污吏的“宝贵实践经验”输出到世界各地!对世界形势的瞬息变化、特别是亚洲政治局势的瞬间变化采取事不关己、只望早日达到“大康”,那么,对中国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您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EVER WONDER WHY?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65431740300467

张素兰

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政府一直在警告我们:

新加坡是处于危险区域!我们国家周围都被恐怖分子所包围着!只要我们放松警惕性,他们就会干掉我们!

您是否想过,从1965年独立以来,为什么政府一直不断地重覆这样的警告!

我们国家之所以面对不安全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政府耗费了大笔的资金在国防上。(国防上的开支比起投入在教育、健康和福利方面还要来得高。)我们的归国会制定了极其严格和苛刻的法律法规。我们赋予警方人员无限的权利 可以进入人们的住宅进行搜索和逮捕任何人的同时,还可以充公他们的个人财产。就如苛刻的《内部安全法令》仍然继续在实施,就如我们的国家还一直处于紧急状态中。

新加坡人民面对着许多的法律法规。我们无法与第一世界国家的人民一样,理所当然地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对目前拥有的“自由”我们不得不开玩笑地说,当我们和这些国家的访问者交谈时,我们不会感到沮丧。

当我们孩童时期,我们的父母不断地告诉我们,不要太迟归家。当我们长大成人时,我们的父母就不再理会我们的晚归。

但是,我们的政府却不同啊!问题到底发生在哪儿?这是不可救药的唠叨吗?或者说,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问题?

新加坡的历史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行动党政府在新加坡之中也已经超过了60年了。为什么他们还一直在警告我们面对着危险呢?假设我们的国家是如此的不安全,为什么他们不可以默默地进行工作,而不必一直不断地我们发出这样的警告,造成我们的产生恐惧心理?

特朗普与金正恩将在来临的星期二,也就是2018612日在新加坡的圣淘沙、或者香格里拉酒店举行峰会。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针对行动党政府来说,是不是已经证明了新加坡就是一个安全的国家?行动党政府必须停止继续不断向人民发出危险的警告,同时,放松一些限制性的法律法规,让新加坡人民可以享受到一点自由?

我想,对于新加坡人民来说,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为什么这两位领导人及其随从要冒着生命危险在新加坡开会呢?假设新加坡不是一个安全的国家的话!这两个国家的负责安保的的官员如果没有对新加坡的安全进行评估和确认新加坡是一个安全的国家,新加坡人你是守法和爱好和平的,他们怎能决定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呢?

新加坡人民长期以来已经承受太多的压制。我们现在是属于第一世界的国家,但是,我们无法享有属于第一世界国家人民所享有的自由权利。我们在面对着要(发生政治和社会)主要问题时,不准自由地进行集会和表达抗议。我们只能利用一个实施了许多条例的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公共秩序法令》是那么的荒谬!所有的社会运动活跃分子都知道的,他们要进行任何形式的集会,即便单独一个人的集会,或者表达抗议的活动,都必须在14天前向警方提出申请准证。但是,这样的申请从来就不会获得警方的批准的。新加坡也有极其滑稽的法律,警方经常宣称,为了保护司法制度免受骚扰这是必须的。

我可以不断地继续谈论有关许多强加在公民头上的不合理法律法规,我们都一直反对着。只有一个虐待狂的政府才会乐于看到自己的人民一直承受着这样的痛苦。可能是,反抗新性格属于新加坡人民的第二天然本性。可能新加坡人民乐于生活在一个充满恐惧和唠唠叨叨的社会。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人权组织《社区行动网络》: 警方拒绝签发抗议“特朗普—金正恩峰会”单独集会准证 Denied Permit to Protest During Trump-Kim Summit

Posted on June 9, 2018 by workfairsg

转载自:https://singaporecan.wordpress.com/2018/06/09/denied-permit-to-protest-trump-kim-summit/

警方已经拒绝签发了人权组织《社区行动网络》申请个人单独在公众场所集会的准证。

方拒绝签发准证的理由是:

有关申请准证没有在14个工作日前提出申请。

在《公共秩序法令》下,任何属于与政治有关的集会,即便是集会人数只有一个人,只要是在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以外的地方都必须事先获得批准。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是国家划定的公共集会场所。任何人触犯了有关《公共秩序法令》的有关条例将面对罚款或者是判处坐牢。

(特朗普与金正恩的)的历史性和平峰会将在圣淘沙岛上举行。我们要提醒的是:

圣淘沙岛前政治拘留者谢太宝博士遭受软禁的地方。谢太宝博士是在经历了长达32年不经审讯情况下的获得“释放”的。

《公共秩序法令》所实施的如此严厉的条款,与全世界普遍接受的国际法与准则背道而驰。《公共秩序法令》的目的是为了严格限制我们行使和平言论自由与集会自由的基本权利,而不是要促进我们在这方面的基本权利。

警方提出需要14个工作日的事先申请的目的是要防止公民对及时发生的社会与政治事件及时表达意见。

目前的《公共秩序法令》必须替代事先申请的规定,以促进纯粹以和平为唯一目的集会。有关的准证或者通知书不应该预设集会只允许少数人参与和不期望给公众带来重大不便的条件。

监禁谢太宝博士的《内部安全法令》至今仍然还在实施中。

这是一部压制性的法令。它是执政党用来对付政治异己分子和镇压反对党的工具。人权组织《社区行动网络》坚信,在文明社会里《内部安全法令》是不应该存在的。

假设新加坡政府继续使用《内部安全法令》镇压本国人民的情况下,它是不可以自称的“和平的推动者”。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马来西亚星报》访问社会主义斗士元老 赛.胡申.阿里提醒:不要一个只是迎合大企业的政府 Veteran socialist Dr Syed Husin Ali warns new govt not to just pander to big business

作者:Martin Vengadesan sunday@thestar.com.my

转载自: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8/06/03/a-lifes-work-after-more-than-six-decades-of-political-struggle-dr-syed-husin-ali-is-elated-at-the-wi/#zCD18q6EIQ3olr3o.01

image: https://content.thestar.com.my/smg/settag/name=lotame/tags=all,Demo_Gender_Male_enr

在“509”大选取得历史性胜利后,赛.胡申.阿里博士已经确定了,我们承认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了,但是,不要假定我们已经赢得了这场战斗!

他在八打灵再也的“文运书坊”Gerakbudaya bookstore(见网址:Gerakbudaya bookstore)接受《马来西亚星报》采访时说:

“我为能够实现改朝换代而感到高兴。我未曾想过能够取得这么大的胜利成果。我希望接下来能够带来真正的改革和改变”。

他一生中经历了学生运动领袖、政党活跃分子、学者、作家、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6年的牢狱生活以及马来西亚上议院成员。

69日晚上,他坐在公正党总部竞选活动指挥中心。

长期以来,他一直呼吁政府制定一项不分种族的扶贫的经济计划。

“新闻政府将会采取亲人民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特别是弱势群体和那些处于低层社会的所有种族。”

“也可能存在着回到过去的日子。在政府内部有人还是拿着包袱。暗示他们已经表现出改变了。”

“危险的问题是,他们取得了政权、又腐蚀了政权。我们不要再回到一个贪腐、压制以及一个迎合大企业的政府,”

无名英雄:赛.胡申博士于1990年与马来亚人民社会主义阵线前辈领导人合影照片。(左起)赛.胡申博士、拉惹古玛医生、伊沙.阿兹.默罕默德(又称SAKO)伯伯的太太、SAKO、陈凯希。他们不仅仅是进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斗争,同时也为争取改善人民的社会经济情况而斗争。(本照片为赛.胡申博士所提供的。)

 .查哈利博士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巴都巴辖。他今年82岁。对他来说,这场压倒性的胜利已经把自由之风吹遍整个国家了,但是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期盼着我们的国家有一个真正的民主与自由。它不仅仅是只有人权和政治上的自由,而是人民在经济领域上拥有平等的地位。”

“假设国家实施(人民在经济领域上的平等),有一些人会感到恐惧。因为他们担心马来人将失去竞争力。

我的看法是:马来人不会失去竞争力。

举个例子说吧,以每个家庭收入低于3千元马币的情况来说,超过2/3是属于马来人。您将会让马来人感到高兴的同时,不会因为种族歧视政策、或者以种族为基础的政策而激怒其他种族。”

他很敏锐地指出,在扮演分化马来西亚人这方面,政治化教育机构扮演着积极的角色。

“我们必须看到,要付出真正的努力去建设一个全民团结和宗族融洽的国家。已经在本届大选落败的过去政府,为了赢得马来人的支持,一直在操纵种族和宗教的课题。”

“我们必须通过教育、社会运动活跃分子和政党去建立一个全民团结和宗族融洽的国家。大家都必须为达到这个目标而努力。绝对不允许通过操纵种族和宗教课题来源的政治上的支持。”

黑暗的日子:赛.胡申博士暂不安全法令下被监禁了六年。

但是,他的经历并没有摧毁他的斗志。

在大选过后,已经开始调查一些前政府领袖的奢侈的生活方式了。即便是一个生活简单、甚至简朴的生活方式的人,他们腐败的情况也会令人吃惊吗?

“我对它的数额感到非常震惊的。而更加令人惊讶的是,他们是如此屈服于它。同时,那些支持前政府的人到目前为止仍然一直保持缄默。那些在国外的人对此发出的呼吁声音,比在国内的人还要来得多。”

作为一名前学生运动活跃分子,赛.胡申博士相信,改变(一切制度)经常是可以从课室开始的。

“我想,能够给予学生更多的自由,而不仅仅是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吧了。应该鼓励他们发展创造性和批判性的思维。”

“限制性的法律法令,如《大专学府1971年法令》(the Universities and University Colleges Act 1971)简称‘UUCA’)以及那位名叫 Aku Janji 的讲师必须开除。即便是在小学和中学里面也应该鼓励学生们接受创新的思维。”

“目前的大学就像中学的教育水平。并没有向学生们灌输政治意识和足够的知识累计。”

.胡申博士说,

“目前是在十字路口上:我们不能假定认为已经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了,而忽视政府在历史性的改变。”

 对于赛胡申博士来说,这次的大选是真正的转折点。回想起他在1950年代,作为一名马来亚大学在新加坡唯一的校园的学生。

 “当我还是一名学生时,那时候的活跃环境是不同的。我们是把争取独立和发展社会正义的斗争视为最重要的。”

“大约是1959年,当我在完成我的荣誉系毕业学位时,我已经成为马来亚人民党党员(Parti Rakyat Malaysia (PRM).)。

我被鼓励参加马来亚人民党是因为有机会遇见了三名为争取(马来亚)独立的坚定战士。他们是:阿末.波士达曼(Ahmad Boestaman,)、巴哈奴丁. 阿尔贺尔米医生(Dr Burhanuddin al-Helmy)和伊沙.阿兹.默罕默德(Ishak Haji Mohd 又称SAKO)”

当时他们是领导马来亚人民党、马来亚回教党(现改称“伊斯兰党”)和马来亚劳工党。我是与他们在马来亚人民党秘书长甘榜巴鲁的家与他们见面的。“

“我们见面的时间大约是一小时左右。在见面期间,我只是聆听他们的讲话。他们对我说,我们必须关心(争取马来亚的)真正的独立,而不是(让马来西亚)处于(与英国)非殖民地的关系。我们必须关心穷人的困境”

尽管自己是一名学者,赛.胡申博士经常觉得自己被卷入激烈的政治环境中。在1974年,他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的监禁了。

“我一开始时是与一千多名学生一起被捕。一些学生如学生领袖安华.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马来西亚公正党实权领袖)和讲师Gurdial Singh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法学教)。

我们的被捕的主要原因是参与和支持学生和讲师们的声援1974年的华玲农民抗议事件(Baling incident)。

这次事件发生时,在甘榜里聚集了三万名愤怒的村民。当时这些村民面对着经济条件极为困难的环境。面对着橡胶价格下跌时,国会议员们却增加了自己的津贴。在吉打的华玲(Baling)和锡( Sik)大批的村民聚集在一起。”(见网址:《马大新青年 (UMANY):华玲事件发生在19741119https://www.facebook.com/umany2001/photos/a.191780494185851.45430.190453184318582/1055887934441765/?type=3&hc_ref=ARTpcsIEdmy0G8mZxSjzqpTebJhgYmk5uC3asVdob6_jC8yzSkObQNPbJEtXrIvLVIs

尽管面对着虐待和与妻子及年幼的孩子的分离,赛.胡申博士仍然拒绝放弃自己的立场原则。

 “在被监禁的六年时间里,他们使尽了各种手段要摧毁我的精神,但是,这一切只能让我变得更加坚强。”

1980年,赛.胡申博士获得释放了。但是,他并没有选择过平静的生活。相反地,他以新的活力回到了政治斗争中。 

 “当我成为一名讲师时,我在1990年已经是马来亚人民党的主席了。我被当局通知离开大学。我在1990年尝试重新建立马来亚人民党。但是,面对着相当大的困难。到了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开始了,情况也随着改变了。安华从监牢里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提出了,为什么不可以考虑马来西亚公正党。在2003年,中央委员会召开了2-3次的全体党员大会,通过表决批准了两党合并的决议。我也就成为了人民公正党的副主席。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推动(马来西亚的)改革运动。我们一直坚持着这个愿望,现在我们的欲望实现了。”

2008年大选是分水岭。身为人民公正党的副主席的赛.胡申博士自我推荐为马来西亚国会上议院议员。

“我从2009年开始担任上议院的议员,连续两任。每一任任期为三年。我是代表雪兰莪州的。事实上,我是不要成为一名上议院的议员的,因为我知道‘上议院议员’是什么一回事。但是雪兰莪州州务大臣丹斯理.卡哈立德.易卜拉欣一直推动着要我去干这事。当我在沙特阿拉伯的麦加时, 他们轰炸式的天天写信或发电子邮件给我。最终我被说服了。”

“我知道,上议院的议员是咋回事?我也证明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它不就是一个橡胶印章吧了。当你发言时,报章根本就理会你。政府也不会认真对看待你的发言。但是,我仍然是严肃的看待自己扮演的角色。每一次在上议院进行辩论时,我都会事先进行准备工作,并在开会时充分表达自己的看法。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让我的发言记录在案。

现在‘新马来西亚’(Malaysia Baru)就是一个热门的话题了。

在我领导马来亚人民党时,我们编纂了一本书。它的书名是:《呈献一个新社会的纲领》。我希望在未来能够把这些文件资料呈献出来。”

长期以来,赛.胡申博士为了人民的政治意识而坚持斗争。他对于由几个反对党组成的希盟与以马来人为核心的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的看法如何?

“在吉兰丹和丁加奴,基本上是属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传统势力区域。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反而是伊斯兰党取得了胜利。我想,目前由希盟组成的政府与民主行动党在大选中表现的很好。在西海岸,我相信,希盟的组合将会继续并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获得支持。在东海岸方面,我预估,巫统将会逐渐失去支持。希盟将会伊斯兰党开展一个强而有力的竞争。”

最后,我们谈到了“509”当晚的欢悦情绪。

.胡申博士是否回想起你那些已故的同志,如卡森.阿末、阿都拉查克、卡巴.星和陈志勤?

“不只是他们几个人吧了。还有其他跟随着阿末.波士达曼(Ahmad Boestaman,)、巴哈奴丁. 阿尔贺尔米医生(Dr Burhanuddin al-Helmy)和伊沙.阿兹.默罕默德(Ishak Haji Mohd又称SAKO)之后的人。更加早期的许多杰出的人物已经几乎忘记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撰写《马来西亚人民的历史》。我就是要展现历史的另一面,而不是(当局)仅仅歌颂哪些精英分子。我撰写的这些历史人物不仅仅是参与了反对英国殖民主义斗争,同时,他们也是为改善在资本主义社会环境下人民社会—经济情况。”

“在选举投票的当晚,我一直在总部观察着选举的结果。我非常荣幸地成为了党选战室指挥主席。我们一直与所有的支部和候选人保持紧密的联系。

到了晚上9点,我已经知道,我们将会取得胜利。即便是那位年轻的亲希盟的巴都区的候选人也获选了。当选举结果出炉时,我想,我们将会赢得胜利。”

人们告诉他,在他的一生中不要在浪费时间去进行这样的斗争了。因为政府实在是太强大了。这个制度是无法推翻的。但是赛.胡申博士从来就没有放弃。

“在任何一个社会里,改变都是存在可能性的。必须要抱有积极的态度,并为之而奋斗。即便是一开始时存在着困难,我们也必须勇往直前,直至企业的最终的胜利为止!”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再一次祝贺您 ,马来西亚! Congratulations Again Malaysia!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59494077560900

 

假设有关涉及新加坡的新闻及信息引起新加坡的人的警戒和关心项目政府的胜利是予以质疑的,那么,我就是这些新加坡人当中的一分子。我们马哈蒂尔医生于2018年5月9日半夜11点28分宣布,希盟已经取得了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222席中的113席。当时,马来西亚官方选举局的电子荧光屏幕上仍然显示国阵:53席对垒希盟56席!(《马哈蒂尔当选马来西亚总理 民众连夜庆祝 》见网址:https://v.qq.com/x/cover/xi2b1j6wr5f1bv8/f0649f4fi6e.html)

高龄92岁的马哈蒂尔医生含沙射影地说,

哪些完美的政治家们,他们为马来西亚创造了奇迹,也给她的公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以及摧毁了他在1981年——2003年为国家建立起来最良好的基础。虽然谣传说,军队和警察已经准备宣布马来西亚将进入经济状态。

他保证,

国家的秩序都会很好的,将会和平转移政权。

他婉转地警告即将下台的前总理纳吉

不要使用类似于菲律宾前总统马可斯一样的暴力手段。

他同时保证,

马来西亚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只有吗哈哈第二医生才有能力实现这个问题。(《马哈蒂尔胜选后开发布会:我们不寻求报复 只想恢复法治 》见网址:https://v.qq.com/x/cover/wscvol0k3czv0bc/e0649u29ons.html)

在观看《当今马来西亚》(MalaysiaKini)播放的播放选举的最新情况时,我正在准备着自己的庆祝早餐。我为之雀跃万分地祝贺我们的马来西亚朋友!马来西亚真行!(Malaysia Boleh!

2018510日凌晨1259分,我在自己的脸书上发了帖子:

“祝贺您,马哈蒂尔医生!”

马来西亚人民确实干的真漂亮!我为之感动!我将期盼着您及您的团队能够为马来西亚和亚细安地区带来真正的进步与和平。我们需要一个不只能够照顾我们国家和区域国家的物质财富的强大领导人,同时,他能够尊重人民作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sohlung.teo/videos/10214712796547389/)

510日早上144分,我在脸书上发了帖子,

对马来西亚新政府抱着很高的期望,他们将会废除《安全犯罪(也别措施法令)》(SECURITY OFFENCES (SPECIAL MEASURES,简称‘SOSMA‘)、《防范罪案(修正及延伸)法令》(Proceeds of Crime Act简称’POCA’)、《防范恐怖主义法案》(Prevention of Terrorism Act,简称‘POTA’)和《危险毒品法令(简称‘DDA’)以及那些非正义的法律。

我也洗漱后上床睡觉了。我知道,马来西亚朋友们已经迎来了破晓的曙光了。

我对马哈蒂尔医生及其团队办事的速度和效率赞口不绝。他们在大选获胜进行了两天的假日庆祝。第三天,他们组成一个团队开始全心全力、坚定不移地、集中力量与精力为让马来西亚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加紧工作,这是令人最赞赏的地方。我完全有信心,在希盟政府的领导下,马来西亚将会成为本区域一颗闪烁的星光!

马哈蒂尔医生的毅力和才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给马来西亚人民的印象是:

他是一个“没有影响力的人”、“不再对我们可以做出任何贡献的人”。政府对这个国家的公民争取自由的活动以无情镇压的进行恐吓。政治气候令人感到窒息,人民只要稍微超越法律的规定,就要面对整个法律法规系统的对付。——这些法律法规是极其荒谬的——它赋予政府用来恐吓和阻止人民的。它具有难以想象的压力 可以造成人民在心理上永远产生恐惧心态。

在巫统倒台之后,近三个星期以来我们已经看到了马来西亚‘509’大选带来的意义了。我们在正常情况下所顾虑的取消新加坡——吉隆坡高速铁路项目。我们关心的有关“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调查工作等问题,是否会对新加坡的金融机构在未来产生冲击?

马哈蒂尔与安华博士及新加坡领导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与已故李光耀的关系出来就没有良好过。突然间,一部旧的视频播放了安华博士的尖酸演讲和马哈蒂尔藐视李光耀的片段出现在我的脸书网页和我的手机信息上。

照片由今日马来西亚(MalaysiaKini)所提供

我坚信,

马来西亚人民及其领导人是宽容大量的。假设安华博士、林吉祥先生等其他杰出的领导人可以握手言和,并一道为结束问题的统治为希盟取得胜利,那有什么可以组织他们与新加坡领袖紧密地接触的呢?

今天,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已经通知国际制裁庭,决定放弃争取白礁岛主权的上诉了。新加坡已经看到他们这个决定是积极的。

我期盼着,

新加坡领导人能够为新加坡人与马来西亚人民之间建造一座宽敞的大桥,加深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

再一次祝贺您,马来西亚!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漫长的改革之路 A Long Road To Change

转载自:《新叙事》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long-road-change/

作者:凯特琳.Katharine Ee   28 May 2018

希山幕丁.莱斯(Hishamuddin Rais希山,下同。) ——他的笔名是依沙韩。在2013年大选过后, 自我宣布是“非政府独立人士”,——告诉朋友说,四十年后马来西亚人民才会看到更换政府。五年后的今天,事实证明他的预言是错误的。

前反对阵营的活跃分子说,希盟的胜利是“完美风暴”的结果——从围绕着前任首相纳吉的腐败指控说起。 当纳吉决定在星期三举行大选时,反对党同意在单一的政党旗帜下参与大选。

但是,大多数人都同意团结在一个人的后面——就是92岁的马哈蒂尔。这是在他22年掌权期间由马来西亚反对党和国家亲民主运动活跃分子组成的。

“(希盟的胜利)是不是确实就是“马哈蒂尔效应”?”

希沙在吉隆坡的一个茶叙上解释有关希盟取得的胜利时说,

无论谁否认这一点,就是不知道政治到底是什么

这名电影制作者兼作家说,是他建议让马哈蒂尔担任反对党联盟的主席。他认识到这位年长的政治家会得到反对党在城市传统支持者以外的支持者(也就是农村马来选民支持的意思。)

希沙曾经被逮捕超过16次。他说,

他很清楚,他提出实现这种和解的声音的可能性不是那么大。《人民论坛》:《马来西亚前政治拘留者为了使命而拥护马哈蒂尔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1/17/

他笑着以“震撼!”来形容。然后继续再喝上一口茶。

 

早期的岁月

希沙开始成为一名社会运动活跃分子是在1970年。

当年他是马来西亚大学学生会秘书长。后来被选为主席。和世界各地的学生一样,马来西亚的学生的政治意识开始越来越强了。当时他们是与马来西亚割胶工人一起反对贫穷的斗争时被政府镇压下来的。

希山在20年前从马来西亚森林(吉兰丹)逃离马来西亚。(《人民论坛》:《马来西亚前政治拘留者为了使命而拥护马哈蒂尔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1/17/

当回来到马来西亚时,他发现这个国家已经是一个处于马哈蒂尔计划经济繁荣时期的国家了。那些愿意谈论有关民主、人权课题的人已经能够越来越多了,而腐败分子已经缩小到一个小而紧密的圈子里。

这是那种资本主义的鼎盛时期。

人权活跃分子 Masjalizah Hamzah,他开始的职业生涯是新闻记者,他说,

“当时普通老百姓对于民主与人权运动并不是十分感兴趣。人们都热衷于在股票市场里赚取更多的钱。这就是那种资本主义的鼎盛时期。

新加入改革运动者都带着怀疑的眼光,其他人又恐惧被警方跟踪或者监视。因此很难赢得几个少数知识分子的信任。在《内部安全法令》下,允许警方不经审讯的监禁任何人。当时,马哈蒂尔政府是无惧于引用它来对付任何反对他的人。特别是于1987年发生的“茅草行动”。当时被监禁的人超过100名。对于国家的独立与批评的报道面对着严重的打击。——新闻报章也被关闭。

Masjalizah Hamzah

“直至1998年,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政府)高度集中在对付安华后,开始领悟到如果事情可以发生在安华这样一个身居高位的人身上,那么也将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烈火莫熄运动

时任财政部长、副首相的安华,是一个即将成为马哈蒂尔接班人的人。他因为亚洲金融危机使马来西亚经济陷入困境而被马哈蒂尔开除了。但是,马哈蒂尔不仅仅是对付安华个人,他同时寻求要摧毁安华的政治事业。他指责这名年轻的反对者在马来西亚犯了贪污和鸡奸的刑事罪。

当时,马来西亚各个阶层人民全部都涌上吉隆坡的街头。他们要求释放安华和民主改革。

Masjalizah就是其中的一名分子。希沙也是其中一分子。希沙说,

 “当时,马哈蒂尔指责我是“烈火莫熄”的主谋者(dalang (mastermind))”

现在可以微笑的希沙说,

现在,他与马哈蒂尔站在同一战线上了。他是于2001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被捕并监禁了2年。

尽管最终安华仍然是被判罪名成立入狱。但是,要求民主改革的呼声仍然继续着。普通老百姓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这或许是人们第一次感觉到改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安华在2018519日获得释放后向支持者挥手致意。

照片由 Bonma Suriya / Shutterstock.com提供

澳大利亚国家大学新曼德拉博客特约编辑Kean WongContributing Editor for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s New Mandala blog)说,

“我们可以毫无疑问地说,(‘509’大选的胜利)是归功于过去20年的‘烈火莫熄’运动。”。

1998年的抗议浪潮和“509”大选竞选运动,澳大利亚国家大学新曼德拉博客都进行报道。它说,

“‘烈火莫熄’的种子以及在‘茅草行动’之前的工业化带来的繁荣产生了中产阶级。他们对马来西亚产生一个梦想,那就是除了摆在餐桌上的食物外,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烈火莫熄’运动的普遍化和扩大影响推动了他们的这个梦想。”

阿杜拉.巴达威,一个较为温和的领导人继承了马哈蒂尔的首相职位。他在2003年退休了。后来就慢慢地淡出政坛。在他担任首相期间进一步放松了限制人民的社会活动。抗议活动就成为了马来西亚人民生活中的正常活动的一部分了。

根据学者Bridget Welsh在于出版的著作《觉醒:马来西亚的阿杜拉.巴达威时代》书里说,

2003年,阿杜拉.巴达威掌权的那一年,马来西亚超过了20场游行示威。每场游行示威的参与人数都超过100人。这是2011年的三倍。

目前在意大利罗马约翰卡波特大担任副教授的Welsh在发给《新叙事》的一份电子邮件里说,

“‘烈火莫熄’运动已经把改革运动带到了公众舞台了。”

“第一点,选举的胜利表明了,这是从1999年开始的‘烈火莫熄’运动改革者的胜利。即便是2004年的阿杜拉.巴达威和2013年的纳吉,以及马哈蒂尔都采取了改革;

第二点,反对党之间的合作和互相学习。双方的互相妥协与建立战略性联盟是一个长期的学习过程。这是马哈迪尔和他的批评者之间从1998年开始结盟的有力证据;

第三点,把改革运动扩大到整个社会中。”

 

Bersih


(编者注:BERSIH 简介:(见网址:http://www.bersih.org/about/background/

宗旨:选举只有在干净和公平情况下,公民能否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和期待公职人员有效和负责任。(Only when elections are clean and fair, can citizens be real masters of their own destiny and expect holders of public office to act accountably and effectively.

BERSIH 成立初期是为争取实现一个改革选举制度的联合行动委员会。它于2005年成立。联合体的共同目标是在马来西亚推动是实现一个改革选举制度。(BERSIH started out as the Joint Action Committee for Electoral Reform, which was formed in July 2005, and the coalition’s objective was to push for a thorough reform of the electoral process in Malaysia.

联合国公报的制定(The formulation of the Joint Communique

联合公报是在20069月在吉隆坡举行的《选举改革制度工作组》的会议上经过讨论后产生的。联合公报确定了长期目标,以及联合行动委员会迫切要进行的任务。(The Joint Communique was a result of an ‘Electoral Reform Workshop’ held in Kuala Lumpur in September 2006. The Joint Communique defines the long-term objectives and the immediate working goals of the coalition.

BERSIH 核心委员会成员(BERSIH Steering Committee

发起组成BERSIH的成员包括了来自政党。以及非政府组织代表等。他们的代表如下:非政府组织《马来西亚人民呼声》(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妇女发展行动组织》(Women’s Development Collective (WDC))以及《独立媒体作家联盟》(Writers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The original Committee comprises members from the political parties, as well as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following NGOs: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Women’s Development Collective (WDC) and Writers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Bersih的斗争目标很明确:

要求实现一个自由公平的选举制度。

它在2007年举行了第一场集会。成千上万的群众穿上了与众不同的黄色衬衫走上吉隆坡的街头。警方使用泪弹和强力水柱冲散了人群。但是,警方回应说,政府严禁集会、甚至禁止穿着黄色衬衫。这一切并无法组织参与集会的群众一次又一次的重新集结。假设任何事情发生,当局尝试镇压的结果是只能迫使更多的群众坚定地参与斗争。

玛丽亚.阿杜拉.陈从一开始就参与了BERSIH的改革运动。她于2013年成为的BERISH的主席。前任主席艾美加是一名妇权运动者。她已故的丈夫与西沙于1970 年一起流亡国外。

为了争取实现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她经历了催泪弹、法院的斗争以及在《安全法令(特别措施)(Security Offences (Special Measures) Act)法令》(或称“SOSMA”)下被单独监禁在黑暗牢房里两个星期。

她现在已经不是Bersih的主席了。她在公正党的旗帜下参加了‘509’大选,刚刚被获选为八大灵再也(马来西亚首都市区)的国会议员。(见:《人民论坛》:《玛丽亚陈:致给我的马来西亚同胞们 Maria Chin To my fellow Malaysians》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14/ac/

她说,

鉴于在制度里设置的许多困难造成具有一定挑战,例如控制媒体、重要的行政机构——包括了选举委员会都是在总理部门的控制下。事实上,改革运动组织在争取民主改革斗争的过程中,并没有“幻想”过能够更换(纳吉)政府的。

 

一条真正漫长的道路

玛丽亚.陈在一个周末的讨论上说,

她意识到彻底改革政治体制所面临的挑战需要一个联盟的力量。自独立以来,(纳吉政府)就以某种形式管理着这个国家。她鼓励马来西亚人民参与到自己国家的民主改革中。

她告诉在场的听众,

“必须经常鼓励人们。我们已经更换了政府。这只是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任务。第二阶段的任务更加艰巨。那就是把民主引进马来西亚。这确实一条漫长的道路。”

希沙同意玛丽亚.陈的看法。他说,

任何为之而奋斗了这么长久的理想很快就要过去了。这是太过罗曼蒂克了。我们要打消这个念头。

他说,

事实上,尽管许多人认为非政府组织是推动民主进程的力量。在马来西亚,同样地有一群人是在抗拒改变的。这些人仍然自称自己是‘非政府组织’。但是许多人怀疑他们事实上是与一些政党有联系。这些政党刚刚失去了手中的权利。

就希沙而言,

希盟政府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废除那些仍然在法典上的严苛法律,其中包括了《反虚假新信息法令》、《安全法令(特别措施)(Security Offences (Special Measures) Act)法令》(或称“SOSMA”)、《和平集会法令》,以及纳吉时代承诺要废除,但是仍然保留的殖民地时期遗留下来的《煽动法令》。新任内政部长幕希丁.雅新(Muhyiddin Yassin)已经承诺要检讨这些法令了。(见网址:committed)。

“我们已经完成了第一部分的任务,就是更换了政府。第二部分的任务更加艰巨,那就是要把民主引进马来西亚。”

聂那兹.聂阿末是一名中学生。他看着“烈火莫熄”运动的开展起来。他已经在公正党的旗帜下获选为国会议员。

他说,

如果出现了更多相同的情况,那么,公民社会肯定将成为坚决反对我们的力量。

公民社会将会给予我们一些时间去实现的(十大)竞选承诺。但是,假设我们无法实现,我可以预见到公民社会将会重新回到反对我们的运动。我想,这是他们必须做到事。

希盟政府已经迅速地兑现一些竞选承诺了,其中包括了:

宣布从201861日其,把令人头痛的消费税降低为零%;展开调查围绕着纳吉及其行政机构官员的丑闻,包括在“一马发展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 (1MDB))银行户头里不知去向的数以亿计的款项。

但是,对许多马来西亚人民来说,最大的改革已经实现了。

选举结果已经说明希盟是取得胜利了。

记者们已经不再恐惧以往在报道看到实际情况的新闻了的心态了。普通老百姓也敢于在媒体面前表达自己对选举结果的喜悦心情以及对前政府的

希沙感到愉快地说,

希盟在大选获胜的隔天,突然间人民觉得自己获得了新生活。这是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

我再也不必从我的阳台观察是否有警察车在外面停放着等我了。

他说,

我也不必通过大门的猫眼查看是不是有人在门外等我。就我个人而言,这就是改变了。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马来西亚“509”照妖镜让李显龙及行动党原形毕露 Malaysia is making Singapore look very bad

注:本文章原题目为:

《马来西亚让新加坡看起来很糟糕》 Malaysia is making Singapore look very bad

 “废除消费税(注:马来西亚新政府提出的是把消费税降低到零%)、总检察署权利(与政府)分离、释放政治犯、开放国家储备责任、开放媒体自由,以及迅速代表贪污犯……”在前独裁者纳吉倒台后,马来西亚新政府每天都在绘制新的旅程碑。

独裁者李显龙在马来西亚变天后一直密切地关注着马来西亚局势的发展,以及和关注着纳吉与李显龙管理下的行政机构之间进行对比。

20186月开始,马来西亚将废除消费税(注:马来西亚新政府提出的是把消费税降低到零%以及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说,

即便是没有消费税,政府也有足够的资金应付国家的开支。在长堤彼岸的这一边,李显龙刚刚宣布要把消费税从7%调高到9%,他同时埋怨说,缺乏足够税收资金进行国家的发展计划。

和新加坡一样,马来西亚也面对老年人口的问题。但是,马哈蒂尔并不像李显龙那样。他展现了在不须提高生活费的情况下,如何管理国家基础建设发展。

令人感到兴趣的是,

在与李显龙自我夸奖是“专家治国论者”相比,马来西亚已经证明将成为一个最好的基金管理经历和更负责人的资金管理人。

在马来西亚,前总检察长已经被捕,总检察署所扮演的为政府的顾问和公诉人的角色已经被解除了。

马来西亚新政府说了,总检察长人选是必须是由没有政党背景的律师担任,这样就不会有人因为遭受政治迫害而被错误的提控。

在长堤彼岸这一边的新加坡,进行政治性的被起诉案件仍然是普遍的。李显龙的朋友、也是他前私人律师黄鲁胜目前总检察长。他近年来对批评政府的社运活跃分子和反对党人进行了数项控告提诉,其中包括了最近直接针对自我流放的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被起诉涉嫌“藐视法庭”。

马来西亚法庭已经在昨天释放了正在服刑的反对党领袖安华。马来西亚法院已经命令马来西亚第三电视台赔偿马币110万余元的诽谤费。国家储备金的账目,特别是备受关注的一马发展公司案件(the 1MDB)也同时公开发表审查了。

何晶和李显龙管理的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及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资金公司与之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他们甚至勉强地要让总统知道有关国家储备的数额和公积金的总存款额。

独裁者显然是受到马来西亚“509”大选变天的所冲击,而开始降低他的声量了。昨天,他在国会里说,《李总理:反对党的存在确保本地政治可竞争》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516-sg-parliament-wp/4029340.html)

社交媒体国家时报网站编辑(State Times Editor)阿利斯.陈(Alex Tan)于 19/5/18, 19:25:11: +65 9687 0642:发表了如下的信息:

陆交局已经公布了信息更正编号:LTA000ETT18300051启事,有关文件编号: LTA000ETT18300051,编号:LTA000ETT18300051,参考编号:H203,工程代理:陆交局。项目名称:有关取消在新加坡的吉隆坡—新加坡高速火车工程投标书事宜:设计与建造及挖掘及覆盖隧道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has published a corrigendum to cancel LTA000ETT18300051. Document no. : LTA000ETT18300051 Reference no. : H203 Agency :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Title : Design and Construction of Cut & Cover Tunnels in Singapore for KL-Singapore High Speed Rail project tender cancelled 19/5/18, 21:23:03: +65 9687 0642:

一位名叫弗洛伦斯(Florence)的勇敢妇女通过手机信息功能WHATSAPOP在民意回馈网站(Reach)讨论有关“2018年财政预算报告发表了如下意见:

亲爱的总理,

您的财政预算报告是了无新意。我不会是那些旅鼠(意即大群的跟风者)中的一分子那样,在这里予以称赞,又不知所谓。您是否能够对以下的问题予以解释:

1. 假设去年的财政报告有盈余100亿,为什么还要调高消费税?

2. 您不是一只手交给我们300元(那我们自己的钱来贿赂我们),然后,再通过调高消费税再把钱收回去。这是不是滑稽吗?

3. 为什么在零人口增长率和生育率负增长的情况下,我们还要耗费数以百亿投资在基础建设,诸如铁路和公路建设项目上?我们是在为谁建设这些基础项目。是不是为了达到您的人口增长690万的目标?这岂不是拿新加坡纳税人的钱去提供给外国人使用基础设施项目?

4. 为什么我们的国防开支预算比医药保健开支预算高出40%,超过40亿。我们花费这么庞大的预算购买武器和设备是要和谁开战?尊敬的总理先生,在国家的名义下,随着人口的老化的情况下,保健预算越高远远超过国防预算费用,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5. 通过增加教育预算开支给予我们的学生更多的助学金的预算,就像是剥落的面包皮一样。为什么您的政府给予外国学生的奖学金额,我们无法得到呢?

6. 假设您需要钱是通过调高消费税向穷人征收,为什么不向高收入者征收》(那些年收入超过1百万元者)。我个人相信,类似这样的高收入者数以千计,包括内阁部长和许多国会议员。假设您向这些征收税收,肯定可以避免调高消费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