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走后门政府”是非民主与背叛第14届选民意愿*BACKDOOR GOVERNMENT IS UNDEMOCRATIC AND A BETRAYAL OF VOTERS OF GE14*

马来西亞净选联盟(BERSIH 2.0)与34个社运组织联合声明

2020224

BERSIH 2.0 &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JOINT STATEMENT

视频/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SinChewDaily/videos/2720762737973667/UzpfSTEzMjc1Mzc2OTI6MTAyMjI1NDAwNjA5NTM0MTQ/

我们是以下联署的社运组织(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简称“CSO”)。希盟联合政府是于2018年5月9日第14届马来西亚国会选举通过选举产生组成的。我们对目前下面希盟政府的破裂深表忧虑。这是由于希盟政府的成员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 简称“PPBM”)退出以及11名公正党(Keadilan Rakyat 简称“PKR”)国会议员退党而导致的。

到目前本联署声明发表之日为止,尚未清楚马来西亚诚信党(Warisan)是否仍然留在希盟政府内。假设马来西亚诚信党(Warisan)继续留在,那么,希盟政府在马来西亚国会里就仍然是多数党。

我们认为,

这个“走后门政府”产生是违背民主和背叛那些投票要求改革的选民的意愿的。

选民投票给希盟以及它们的联合政府是基于,

他们在竞选时所作出的宣言和庄严竞选宣言。在中期内通过转移联盟和背叛希盟的在竞选宣言手册所阐述的立场。

作为选民的一份子,我们对政府与反对党的这种执政阴谋感到极其的厌恶。他们藐视了在民主规范下一个负责任的政党政治的行为。各方将相互竞争,为人們提供有意义的选择,而不是在选举后互相破坏对方,并组成了一个不是在2018年5月9日通过选举组成产生的政府。

以下是我们的诉求:

  1. 所有通过在希盟旗帜下赢得席位的国会议员,已经改变了原有希盟联合政府联盟的国会议员必须立即辞职,因为他们已经放弃了自己在希盟竞选宣言下取得的席位。

  2. 如果这些国会议员拒绝辞职,我们要求过渡总理或者新任总理解散国会以寻求人民选民新的委托。我们要求最高元首殿下御准解散国会。

我们呼吁全体人民

对于目前的政治局势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失望。对于希盟政府违背和放弃其承诺,我们要求全体人民和社运组织一道共同向希盟政府提出上述两项诉求。

人民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写信给希盟政府全体国会议员,甚至通过组织和平集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走后门”式的政府是不能够在没有任何人民抗议的形式下挂垮台的。

净选联盟是本份联合声明的主导者,假设我们上述两项诉求未能获得兑现,我们将不排除举行竞选联盟6(Bersih 6)的运动。

本联署声明组织如下:
1. 竞选联盟2.0 BERSIH 2.0
2. KRYSS Network
3. Monsoon Malaysia
4. 大马人民之声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5. 马来西亚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6. 大马伊斯兰革新组织 Persatuan Ikram
7. 大马行动组织 Tindak Malaysia
8. 大马妇女人权组织 Tenaganita
9. 全球竞选联盟Global Bersih
10. 马来西亚司法与团结基金会Action for Justice and Unity Foundation (MAJU)
11. 非政府组织远景工程ENGAGE
12. 民主与反贪污行动组织GERAK
13. 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 (GBM)
14. 妇女行动位会员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15. Gerakan Pembebasan Akademik (GPA)
16. 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TI Malaysia
17. 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Angkatan Belia Islam Malaysia (ABIM)
18. Asylum Access Malaysia
19. IDC
20. Article 19
21. 独立新闻中心Center for Independent Journalism (CIJ)
22. 隆雪中华大会堂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KLSCAH Youth)
23.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24. Foreign Spouse Support Group (FSSG)
25. Freedom Film Fest Network (FFN)
26. North South Initiative (NSI)
27. 伊斯兰姐妹组织Sisters in Islam
28. 雪州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
29. 马大新青年UMANY
30. 妇女援助组织Women’s Aid Organization (WAO)
31. 社区行动网络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32. 大马社会沟通中心Pusat Komas
33. 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enter to Combat Corruption and Cronyism (C4)
34. 爱国者PATRIOT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陈述内容是否属实或者虚假“不是建立在部长个人的理解” Whether a statement is true or false cannot be “based on the minister’s interpretation”

转载自:https://yoursdp.org/news/whether-a-statement-is-true-or-false-cannot-be-%22based-on-the-minister’s-interpretation%22?fbclid=IwAR1OdsTFNX6Oncu60JK1JhQTx0MhpUCWLHjdB3uaW_bAPUPDPPcTzxUwS0M

18 January 2020

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了副检察署长哈里古玛代表人力部张杨莉明在谈“防止网络虚假信息及操纵法令”(以下简称“POFMA”下同)问题是说:

部长提出有关POFMA的指导原则是要看有关文章或者陈述是所提出的问题。然后,决定再确定她对此文章或者陈述所阐述的意思。部长发出要求更正有关的文章或者陈述所阐述的意思,是建立在部长个人的理解。

在本月16日与17日,在高院开庭审理民主党传唤人力部长出庭撤消要求民主党更正有关PMET领域“失业人数”数据的案件时,古玛先生是披露有关部长判断有关文章或者陈述是否属于虚假信息或者真实性的原则!

这是令人感到惊讶的!

人力部指责新加坡民主党在网上发表3份文章被部长定性为属于虚假信息。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说,

但是,对于事实的虚假陈述必须是明显的虚假他举例说明,有人说,地球的平的。“根本就不需要通过‘部长的理解’或者是她‘相信’或者认为:‘地球的椭圆形的,不是平的’”

徐顺全博士也以来律政部长三木根在自己的个人网页里说,一项在施工中的工程屋顶坍塌了。但是在2016年,榜鹅并没有发生这起意外事件。

这是一项虚假的报道。这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因为根本就没有存在着屋顶坍塌的事件。所有的人都同意,这是一项虚假信息的报道。这根本就不需要部长的意见,或者是对这项报道的陈述。

就本案而言,人力部坚持,民主党说本地的PMET被裁退的本地人的人数再增加的数据。

人力部说,

不论在PMET或者其他领域,并不存在的着被裁退的人数在增加的数据。无论如何,人力部所引述的数据是从2015年到2018年之间。

人力部本身提供的数据显示,丛2010年到2018年之间,整体被裁退的人员数据里,PMET被裁退人员的数据事实是在增加。

但是,古玛先生反驳说,

“一个理智的读者将会理解民主党的陈述内容是指,在前面的形势下,被裁退的PMET新加坡人在增加”。

徐顺全博士反问道,

“谁是‘有理智’的读者?以及,是谁决定什么是‘目前的情况’或者是‘最近的情况’?”党内不得不使用这些主观术语时,谁可以明确地说明,民主党的所发表的3份帖子是对事实作出错误的陈述?

一项陈述是否是属于真实或者是虚假,只能取决于不容置疑的客观事实的存在,而不是取决于“建立在部长个人的理解。”

法官在听取双方的陈词后,要求各方在1月22日提交书面陈词。法官将在稍后做出裁决




留下评论

行动党在拒绝公布PMET具体数据问题上的理由都是在扯鸡巴蛋!

新加坡民主党根据人力部披露的有关新加坡公民在PMET领域的就业情况发表了已经。行动党的人力部长杨莉明援引了《防止网络虚假信息与操纵法令》,要求新加坡民主党更正有关的数据!新加坡民主党拒绝了杨莉明的要求。新加坡民主党已经为此依据“传唤法令”传令杨莉明到高等法院。案件已订于16/1/2020年在高等法院闭门审理。

工人国会议员要求公布在专业人士、经理管理人员、工程师、技师领域(简称“PMET”)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组别的具体人数!

陈振声、徐芳达……等行动党爷们娘们说,详细列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组别具体人数,会造成社会分裂!?

行动党第4代领导人在扯鸡巴蛋!

全世界有哪一个国家,包括行动党第1/2/3领导人在内,(行动党第4代领导人除外)都会在每年、或者季度,向自己国家的人民公布公民、永久居民和外来暂住人口(或称“外来流动人口”)的就业具体状况及数据!

由于网际网络的畅行,现在世界各国政府(包括行动党政府在内)都把这些信息数据在网络上公布!这些国家的政府在披露数据都尽可能具体与详细!

这些国家的政府公布具体数据的目的何在?

当然每个国政府在公布这些具体数据时,都会采取在“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指导原则!

咱们甭管、也不必理会这些国家所公布的具体数字是否含有水分!就是涂脂抹粉也罢。但是,毕竟是可以让人们看到一组具体的数据!

各国政府是根据自身的政治及经济需要,有意识地公布偏向有利于本身政权统治、或者招商引资……都无所谓!因为,毕竟是可以让人们看到一组具体的数据!

现在行动党第4代领导人连这个最起码的基本表面功夫都不敢抬上台面!

它们的理由是:

会造成社会的分裂!~告诉国民,新加坡公民在PMET领域雇佣、被裁退、失业等等的实际数据,会造成社会的分裂???

行动党第4代领导人在扯鸡巴蛋!

请大家看看以下这组行动党政府在2019年9月公布新加坡常年人口报告书的具体数据表!

普通新加坡老百姓可能没兴趣、或者看不懂这些具体的分析数据、无法阅读到这份报告书的全文。但是,这份报告书是行动党政府在网上向人民(包括世界各国在内)公布的。

行动党在发表新加坡每年人口报告书官方资料是那么具体详细!难道它们不担心会造成新加坡社会的分裂吗?

结论仍然是:扯鸡巴蛋!

从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开始,它们在每年的新加坡人口报告书里都具体披露的各种数据,包括了新加坡各种族的人口的家庭收入、各个选区居住分布、各个种族和永久居民猪猪在政府租赁组屋的比例、各个种族新出生婴儿率和死亡率、各个种族受教育程度、宗教信仰等等!

如果依据陈振声、徐芳达的谬论,早在1966年开始,新加坡不是已经四分五裂了!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在公布新加坡人口报告书时又那么执着于把具体详细的数据公布于世?

因为行动党政府是为了告诉新加坡人民:你们不生育,新加坡人口的替代率已经出现负增长率的倾向了(事实上,全世界的国家都面对共同的问题!)!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说服新加坡公民:1.要吗,新加坡公民提高生育率!2.要吗,行动党政府被迫无限量、无限制地引进外来移民!

行动党政府为了要为自己引进外来移民,理所当然地就要为外来移民提供及制定包括:居住、就业、孩子受教育、医药福利等修正措施!

第4代行动党领导人不敢公开公布PMET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失业、被裁员及被雇佣的具体数据只有一个原因:

它们知道,一旦PMET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失业、被裁退及被雇佣的具体数据

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失业、被裁员及被雇佣的书体数据公诸于世,将会引起全体新加坡公民,特别是在PMET领域的新加坡公民的哗然和愤怒!

对行动党政府来说,这是绝对不利于即将举行的全国大选的选情!(当然行动党政府不会因此倒台!)

请大家看看以下这组图片。这是行动党政府2019年9月份公布的新加坡人口数据分析表!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民主党入禀法院传唤杨莉明 相对来说又快又便宜? RELATIVELY FAST AND INEXPENSIVE?”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421929251317378?__xts__[0]=68.ARAehgNJN1gkRf7ogM94TiC8mPata_SrcIKOeuB8P0yb3LREJ1zdkrGQSoXui0YTfWjqx7smFOlH8wO_KrAnDvfzQHRedumGxP95x33k8YUcrw-RkVbz5T46aaxZwxJf_kUXCEm2piFuCNMpNgL_i0nag7iaotx1kHKxSumD0N5dU9wmGlSnSRGiez3pS15qebWyilanp2rd1pi3lByObBZDWu0aZucKgo5IxKz-6c8zZ5wwaTprqtObdfs_e-OPBbFtJ32JGVrx9A2f1x4dS7m6PQRpxTiaXjCgHu1CLinDTot0zj4eI0flnfzubqw916P_nc236dBxE_jLb65cOkUV_A&__tn__=-R

新加坡民主党已经入禀高院申请要求人力部张杨莉明搁置有关要求民主党更正新加坡PMET失业数据的指示。杨莉明拒绝了民主党早些时候要求她撤消缓引在《防止网络虚假信息与操纵法令》下要求更正信息的指示。、民主党入禀高院的申请已经定于2020年1月16日早上10点开庭听审。

重新阅读2019年10月2日《海峡时报》刊载有关POFMA条款的评论。我发现被误导有关到高院申请/上诉的法院费用。我相信,大多数的读者和我一样是被这篇评论所误导了!

   有关的报道给人的印象是,善木根部长为了公众的意见而允许高院做出特别的安排听审有关POFMAD 案件。由于这样特别的安排给人的印象是,在涉及有关POFMA条款的诉讼案件时,在高院进行听审时的头3天庭费用是豁免的。这项被豁免的庭费是有别于一般的法院庭费的。

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豁免庭费这回事。例如:以法院审讯的头三天的庭费为例,任何诉讼金额不超过一百万元新币的索赔案件都是适用于豁免范围(见网址:https://www.supremecourt.gov.sg/…/court-fees-and-hearing-fe….

   法律费用决不限于诉讼费。即便是在案件审讯的头3天不需支付法院的庭审费。诉讼人在向法院提出诉讼时仍然是需要支付5百元的提交传票费用。以及不低于50元的提交答辩书费用。

而且,诉讼费不是诉讼人必须支付的唯一费用。当诉讼人输了案件时咋办?法院是否会判决诉讼各方各自承担费用的庭费?或者是,法院判处败诉的一方承担胜诉的一方的庭费?

   让我们假设民主党在这起诉讼案件被判处失败,部长会提出要求对方支付庭费吗?或者,她会基于这笔庭费是由纳税人负责支付的,而慷概地放弃要求民主党程度她的庭费?假设她提出要求,民主党需要为它承担支付多少的庭费?

我个人认为,民主党与杨莉明之间的这场诉讼案件所涉及的庭费将会是以万元计,或者当出庭辩护的是高级律师,那么,承担支付的庭费将会是更高的数额。

假设民主党赢得了这场诉讼案件,那么,这场诉讼案件的庭费将会是由纳税人买单。

假设杨莉明赢得了这场诉讼案件,民主党支付的庭费最终将支付给她的律师作为部分的律师费。

基于此,不论杨莉明在这场诉讼案件是属于胜诉或者败诉的一方,作为纳税人被误选择地必须为她承担所有的法庭费用。

   因此,《海峡时报》在报道三木根在国会里谈话时说,

“有关涉及《防止网络虚假信息和操纵法令》案件的申请过程时间将是迅速和个人承担的庭费是低廉的?”三木根并没有承诺,政府将会豁免每一起涉及《防止网络虚假信息和操纵法令》诉讼案件的庭费!

在新加坡,没有任何东西是免费的。法庭诉讼费从来就不是便宜的。新加坡是一个世界上生活费最高的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追求正义的成本绝对是不便宜的。基于此,在涉及《防止网络虚假信息和操纵法令》诉讼案件上,我们别被部长所谓“申请诉讼过程时间是快捷和庭费低廉”的花言巧语所愚弄!

《防止网络虚假信息与操纵法令(POFMA)》对新加坡人民根本没有任何丝毫的利益!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民主党:为捍卫人民的民主权利入禀高院传唤杨莉明,SDP files case against MOM in High Court to fight for what little democratic space we have left in S’pore

转载自:https://yoursdp.org/news/sdp-files-case-against-mom-in-high-court-to-fight-for-what-little-democratic-space-we-have-left-in-s’pore?fbclid=IwAR0d3e-nylkrIu0FwSEC4JALqzKE-Ee-UhmjJvk5VGcDdpzmmadI0l9iZzM

新加坡民主党已经入禀高院申请传唤令(Originating Summons由高等法院的一名法官在议事室进行调解的),传唤人力部张杨莉明。

民主党采取传唤令是,基于杨莉明拒绝民主党要求撤消在《防止网络虚假信息与操纵法令》下,人力部于2019年12月11日发出要求民主党更正于在网络上发出有关PMET领域失业人数增加的帖子。

高院已经订于2020年1月16日星期四早上10点整进行聆听审讯。民主党将不会聘请律师,相反,我们会自己进行抗辩辩论。

民主党已经把有关入禀高院的案件的详细资料文件发给部长,其中包括了人力部本身提供的分析数据,以及说明她为什么会错误地发出要求民主党更正有关PMET失业人数在增加的数据的命令。

我们在寄给杨莉明的有关文件里也指出,人力部是引用了不同的分析数据以及做出对我党的指责。以及说明我党不接受人力部有关的指令做出要求的更正。

杨莉明女士傲慢地拒绝了我党提出的诉求时说,“(民主党)提出撤消人力部要求民主党更正有关PMET失业分析数据时,没有提供充分的理由。”她的拒绝了民主党要求撤销人力部的要求更正指令的说词或许是一种无为的做法。

基于此,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民主党只能被迫事情传唤令把有关案件入禀高院。我们期待着杨莉明女士届时出庭答辩说明。

民主党采取法律行动入禀高院的之重要的理由是,杨女士滥用了法律与赋予的权力。

假设杨女士在《防止网络虚假信息与操纵法令POFMA》下向民主党发出的指令成功的话,那么,其滞留问题就是,当涉及国家的主要议题在网络上进行公开和反驳的争论,在新加坡将不可挽救的被医院禁止了。

当反对党所引据的分析数据是事实存在的情况下,被人力部长指控说这是虚假信息。这是不可以被宽恕的。

   在政治议题上进行辩论所需要的是通过提出事实依据和符合逻辑的论据与理由说服人们。人民绝对不能因为部长们的一时兴起提出自己的看法而成为牺牲品。

      杨女士的行为相当于已经把匕首插进了新加坡政治体系的心脏!她的行为已经严重地困扰了新加坡的民主统治体制。其最终目的就是要延续行动党的统治政权。

      绝对不允许人民行动党在任何政治课题事件上既要当原告、又要扮演检察官和法官的角色。 就如在处理外籍劳工的问题上,已经成了造成了新加坡人极度沮丧和愤怒的根源了。。

   如果人民行动党继续如此草率地使利用POFMA赋予的法令权利和采取维护行动党利益的态度,那么,最终所有的评论都任由它们操控了。

就民主党而言,我党宁可专注于即将来临的的大选。但是,我党经过仔细与深入的探讨后,我们不得不将这个问题入禀高院,尽管我党可能面对重重困难。但是,为了新加坡同胞们的利益和仅有的民主空间, 我们被迫站出了来维护原有的民主权利。

当然公众的舆论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无论如何,我们也必须通过司法诉讼途径赢得胜利。我党这么执着地进行这场司法诉讼,不仅仅是为了民主党本身的利益,同时,也是为了所有的新加坡反对党、社会组织,以及珍惜全体新加坡人民在新加坡宣言宣誓下的价值观——在正义与平等的基础上建设一个民主的社会。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民主党 杨莉明受人力部误导 应回到正确方向并做出道歉SDP calls on Josephine Teo to retract correction directions and apologise, cites MOM’s own statistics to prove she’s wrong

日期:2020年1月2日

转载自https://yoursdp.org/news/sdp-calls-on-josephine-teo-to-retract-correction-directions-and-apologise,-cites-mom’s-own-statistics-to-prove-she’s-wrong?fbclid=IwAR1Jfu7VCUb48YldJGZcN-CPXEf7zBARcvDAaXuk8Ts6aOkQ5isqmeHlxgs

新加坡民主党要求人力部部长杨莉明于2019年12月11日,就援引《防止网络虚假信息与操纵法令》(以下简称“POFMA”)要求更正错误提出严正要求。与此同时,要求杨莉明部长在这个问题上立即向人民做出明确的道歉。

那是因为在新加坡民主党发表的声明里,部长提出涉及的有关三份帖子是属于事实、真实和正确的。
问题所涉及的事实是,人力部发表声明,指责新加坡民主党是在没有发表有关的帖子时,或引用了不同的数据,而发表了虚假的信息。

这是践踏与滥用了“POFMA”所赋予的权力。

专业人员、经理、执行人员与技师(Professionals, Managers, Executives and Technicians..以下简称“PMET”)的失业人数真的没有增加吗?

以杨女士引述我党发表有关的帖子为例时所附上的数据图表时说,“本地的PMET失业人数在增加”(强调在“增加”)是属于虚假信息。

在人力部发给我党的要求更正有关信息的函件指出,“我们依据根据事实数据证明,PMET受雇人数数据是增加(强调“增加”)”。我党发表在脸书网站的帖子很明确地使用了“失业(人数)”unemployment””,但是,人力部却把“失业(人数)”unemployment””,字眼改为“被裁退(人数)”retrenchment” ”。

“失业(人数)”unemployment””与“被裁退(人数)”retrenchment” ”。这是两个根本不同概念、诠释、或含义的字样。

人力部在发给要求我党更正的信函里说,我党在网站发表的帖子里所提出的事实“本地被裁退的人数在增加(强调“在增加”)”。

事实是,我党在网站发表的帖子实有点字眼非常清晰明确地说是“失业人数”。但是,人力部却把“失业人数”的字眼改为“被裁退人数”。这是两个根本不同概念、诠释、或含义的字眼!他们张冠李戴,以此用来指责我党发表 “捏造虚假事实”的声明。

针对杨女士对我党的指责,我党发表严正声明予以反驳。我党在发表的帖子里附上的数据图表(1)是依据人力部提供的数据。

根据2010年到2018年本地PMET失业人数增加的数据,数据图表分析指数线图分析显示,它恰好形成了一条贯穿红色的数据线的聚焦点。  这条分析线图是极其清晰和正确无误的。

人力部移花接木地、张冠李戴地将我党在帖子里使用的“失业(人数)”字眼,更换成“被裁退(人数)”,然后,指责我党发表虚假信息的做法,已经明显地地践踏了国家的法律法规了。

什么是比例数据?

杨女士犯上错误的另一个问题是,她引据了我党的帖子里提到有关“新加坡PMET被裁退的人数增加的比例”。这是一个有事实根据的说明。我们是按照本地PMET被裁退人数是依据新加坡被裁退的本地工人总数的数据比例计算的。


我党提出的这个比例数据是依据刊载在主流媒体《海峡时报》和《雅虎》网站的信息。

无论如何,杨女士在她提出要求我党更正信息的信件里是引用了不同的数据:本地被裁退人数的比例是以本地失业人数的总数为基数。让阿虎,她说,这个数据显示并没有显示本地PMET被裁退的人数有增加的趋势,进而对我党发表的帖子定下结论为虚假信息。

人民不难看到,新加坡民主党发表在网站的帖子和人力发表的声明说建立在为两个不同数据为基数的信息。这些数据所展示的事实,就取决于各方所要引用的是哪一组数据为基础了。

人力哪能取其所需,张冠李戴地选择性的引用不同基数的数据,然后把“(制造)虚假信息”的帽子强扣在我党的头上?

这又是一则践踏与滥用POFMA法律的实例!

裁员人数没有增加吗?

人力部接着说,“不论是在PMET或者其他方面,被裁员人数并没有增加的趋势”。(见网址:see here)

人力部的声明是事实吗?

请大家看看以下图表2.这是2010年到2018年人力部发表的数据。这个数据图表已经清晰地显示新加坡PMET被裁退的人数已经出现增加的趋势事实。

 

POFMA 是为行动党的一党之私的利益服务的!

制定POFMA法令的目的相当的明确。那就是要防止网络虚假信息的散播,而不是不赞同引用不同的数据基数。

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为例。有人指责他不是在美国出生,而是在非洲肯牙出生的。因此,他不具备担任美国总统的要求条件。诸如这样的例子,说他是否是在美国或者肯牙出生时属于事实或是虚假?

假设人们在看到了奥巴马的报生证明书——回来,奥巴马出示了报生证明书,证明自是在美国夏威夷出世。但是,指责人的人仍然是继续坚持他是在肯牙出世。那么,我们就可以合理地说,这些指责者散播虚假信息的蓄意的。

无论如何,针对杨女士指责民主党刊载的三则帖子的这起事件而言。甭管她所说的是哪一种臆想而产生的,都必须被认定为是属于散播虚假信息。

  • 人力部对民主党所作出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

  • 部长引用的数据与民主党的数据是不同的来源基数。

这些指责并不能够说明她是正确和民主党的帖子是虚假信息。假设民主党发表的帖子是被定性为属于虚假信息,那么,人力部本身就是将同样犯上这个罪名,因为它也引用这些数据为基数。

令人遗憾的是,人力不在陈述案件时缺乏严谨的思维。如果一名学生也像人力部一样交上如此水平的作业,他必然获得F水准的成绩。

依据POFMA法令相关条款的约定,部长必须做出道歉。为此,我党理所当然地拒绝杨女士提出要求更正的要求。显然人力部已经利用法律作为政党根据的目的了。它的目的就是要用来让对批评行动党的引进外来PMET,继续不公平对打新加坡人的政策成为制度合法化。

全国大选即将来临了。它们意图通过对付民主党的事件来压制人民不满的声音。


新加坡人面对着裁员和职业前景不确定的情况,特别是PMET人群,日益增加。这是一个现实的实际情况。它也是每一个新加坡人面对的压力。任何人拒绝承认这个问题的存在,只能是延误了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时机。

假设POFMA要赋予当局继续依法实施,那么,杨女士就必须为此向民主党做出道歉。她对一个政党所作做出的毫无根据的指责是极其严重的事情。她要指责一个政党的犯上错误,就必须要拥有高水准和不可辩驳的事实根据。

基于以上事实及实际情况,我党呼吁部长不要滥用POFMA法令约定所赋予的更正信息权力。同时,我党要求部长立即向人民和民主党做出明确地道歉,并且承诺保证类似行为今后不再发生。如若有关行为再次重演,我党将毫不犹疑采取法律行动提起诉讼。


留下评论

潘婉明的傲慢

── 伍 依 ──

http://nandazhan.com/zh/wpanwanming4.htm

  陈平的战友将陈平的骨灰撒向祖国的大山大海,既完成陈平的夙愿,也完成了作为战友的责任。魂归故里,原本是符合人伦天理的事,却遭到反动分子的鼓噪。想不到自由撰稿人、专栏作者潘婉明也不甘寂寞,加入了鼓噪的行列。

  潘婉明2019年12月16日发表在《当今大马》的《陈平魂归故里,反思马共历史叙述》一文说:“马共走私陈平骨灰,事前未经申请,事后高调公佈,等于先斩后奏,而陈平骨灰早于两个多月前就已撒向大海和山林,简直覆灰难收!”

  按照1989年12月2日,泰国、马来西亚和马来亚共产党签署《合艾和平协议》中的《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亚共产党停止对抗的协议》的“第三条:在马来西亚居留”的第1项“原为马来西亚公民和愿意在马来西亚定居的马来亚共产党成员及其解散后的武装部队成员将获准根据马来西亚法律在马来西亚定居”;第2项“原来不是马来西亚公民的马来亚共产党成员和它的解散后的武装部队的成员,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可以获准根据马来西亚法律在马来西亚定居”。

  陈平曾多次依法申请回返自己的祖国,却屡次被无理拒绝。潘婉明不是说“2005年陈平兴回国诉讼及历次被驳回”,显而易见是马来西亚政府不履行双方签署的协定。潘婉明避开马来西亚政府不履行协定不谈,却指“马共走私陈平骨灰”。“走私”是什么意思?“走私”是一种逃避海关监管,非法运输的严重行为。意思就是说,马共“违法”,“违法”就应该受到谴责,受到处罚。潘婉明说陈平骨灰“走私”回国“政府方面被狠狠打了脸,处境既为难又没面子”。这句话可真够厉害,那些鼓噪陈平骨灰事件的反动分子,将会感谢潘婉明的“仗义执言”。就不明白,一件极为符合人伦天理的事情,政府怎么就会“被狠狠打了脸,处境既为难又没面子”?潘婉明还真会为不遵守协定的马来西亚政府叫屈。

  前警察总长,也是当年马来西亚政府与马来亚共产党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时的政治局总监哈欣·诺尔针对陈平骨灰回国表示,根据有关协议中的条例,所有马共领袖,包括陈平皆可回国,所以陈平的骨灰也可以回国。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在韩国首都首尔访问时回答记者表示:“他已去世。他曾经杀害很多人,但是我们也杀了很多人……那是战乱时期。”“对这样的小事穷追猛打,是为了破坏政府。这样的事也曾发生在(前首相)纳吉执政时期,那时什么问题也没有。现在就这也不行,那也有错,全都怪希盟政府。”马哈迪和哈欣·诺尔的公道话给潘婉明上了一课。

  潘婉明很会借某件事滑开去谈另一件事。为马来西亚政府叫屈之后,潘婉明就谈起马共的历史来。说什么“马共至今没有自我生成的党史。我曾在不同的文章讨论过马共党史生产的困境与延宕,简言之,就是只有‘叙述’,没有‘论述’”。身为局外人,怎么就这么肯定“马共至今没有自我生成的党史”?长期处在战争状态的马来亚共产党,资料的保存可想而知是非常困难的,何况一些主要的领导人又身在国外,资料散落在国外和国内各个根据地。据悉,一些档案还在保密,没有得到有关方面的允许,谁也不准翻阅。可见,要编撰一部马共历史是有一定困难的。潘婉明自己就说“马来亚共产党史不是一部容易书写的历史”。在这样的情况下,方山整理的《马共党史各时期简介》(孙和声、唐南发主编《风云五十年·马来西亚政党政治》)就是“自我生成的党史”。

  潘婉明胡说什么“21世纪的立场仅能代表以北马局/陈平为首的马共中央,基本上无视了由‘肃反’分裂出去的不同派系及旁支的观点和感受。他们将马来西亚共产党(亦即‘马西共’)、友谊村、第六突击队(‘六突’)等等其他同志排除在‘主流’及‘正统’之外,令外界很难窥见马共历史的全貌。”

  在无产阶级政党和革命团体内部,极少数人有计划、有组织地分裂干部,分裂群众,分裂组织,搞秘密派别等活动是普遍存在的。分裂主义往往同政治上的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联系在一起,是机会主义在组织上的一种反映。中国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红军长征途中发生的张国焘分裂主义,就曾给中国革命事业造成严重的损失。分裂主义是共产党团结和统一的大敌,它同无产阶级的党性是根本不相容的。为维护共产党的团结和统一,必须同分裂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

  所谓“马西共”无非是借“肃反”扩大化事件分裂马共整体利益的少数几个投机分子,分化出去的“马西共”还算是马来亚共产党吗?所谓“马西共”是由所谓“马来亚共产党(马列)”和“马来亚共产党革命派”于1983年12月5日合并成立。1987年3月13日“革命派”向泰国政府投降,1987年4月28日“马列派”向泰国政府投降,先后存在短短四年时间。既搞分裂,又缴械投降,难道还算是“主流”和“正统”吗?在马来亚共产党接近60年的历史中的4年只不过是一朵细微的浪花,算什么历史?在马共历史中要占多少篇幅?说马共北马局肃反,“革命派”的领导人黄一江又冤杀了多少人?

  “马列派”的分裂是马共整个历史中的大是大非问题。大是大非最根本的标准是,“马列派”是否背叛了曾经宣誓要终身为之奋斗的政治信仰和团队共守的政治原则。共产党对组织成员的要求,组织成员应该对组织承担的义务,组织的每个成员在进入组织之初,就说清楚道明白乃至举拳头宣过誓。政治信仰对政治组织每一个成员意味着什么?有着什么样的意义?作为这个政治组织的“马列派”应该明白。如果这个都能抛弃甚至还参与危及这个组织的活动,这个组织开除他,批判他,唾弃他,鄙视他,还能有什么问题?并不是潘婉明说的“另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则是,马共在史料汇编的过程中,太过着眼于记录过程、描写细节、分辨是非、咬定立场、争夺正统,不惜与昔日战友同室操戈、彼此质问、相互攻讦、要求交待”“他们各个阵营乃至于每个个人都站在各自的立场和认识上,放大自己的战斗事迹和历史伤痛,都以自我为中心,沉溺于己方/个人的荣光和记忆中而看不见其他人,甚至不知道有别人存在”“他们承袭了牢不可破的、在‘肃反’时期奠定的斗争论述和反党史观,迟迟没有走出这个窠臼”?

  潘婉明还天真的说“我认为马共是时候放下成见与芥蒂,思索如何从历史的错误中解套、整合,化干戈为玉帛,共同致力于谱写自己的党史,一部接纳异己、具有反省力和包容性的真正的‘我方的历史’”。潘婉明要求被“马列派”背叛的马来亚共产党“放下成见与芥蒂”,有原则有信仰的政治团队会有这样的“接纳异己、具有反省力和包容性”?从政治路线和战略方针上来说,分裂势力的鼠目寸光一意孤行带来的恶果,已为已经发生的铁的历史事实所确证。

  潘婉明说“马共本身没有‘自己’的共识”“马共过于执着‘贡献’和‘承认’,对我方的‘失败’和‘错误’丝毫不松口,既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也没有更大的框架来回应官方,顶多只做得到各自表述”。

  事实是,马共一向来对自己政党的属性和对国家的贡献早就有“共识”。很难想象,没有“共识”的组织,能在这么艰苦的环境和条件下,坚持武装斗争接近半个世纪。至于“失败”和“错误”,从战术上来说,的确有“失败”和“错误”,就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没有宣布建立共和国。但在战略上来说,反法西斯战争时,马来亚人民抗日军主动进攻日军240余次,共击毙击伤日军5500余人;日本投降之时,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已发展成为一支上万人的队伍,在马来亚四分之三的地区建立了人民政权;抗英战争逼使英国殖民主义者提早退出马来亚,使马来亚独立建国,以及1947年在英国伦敦举行的英联邦共产党大会和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亚非会议,马来亚共产党派出了拉昔迈丁、伍天旺和巴兰(Balan) 象征我国三大民族,出席了英联邦共产党大会。在伦敦期间,出乎拉昔预料之外的是,当时在伦敦念法律的东姑鸭都拉曼派人送一封函件给马共代表团,对未克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会议表示歉意,并预祝大会成功举行。此外,前英殖民政府驻雪州专员也遨请拉昔迈丁抽空与他会面,针对当时马来亚的政治局势交换意见。这两件拉昔意想不到的事,也许可以说明马共在当时所具有的政治影响力,颇受各有关方面所重视。(见李万千《杰出的反殖战士》)

  这就是马共“拿得出手的战绩”。合艾和平谈判的马来西亚政府代表团团长拿督·哈欣·诺尔不否认马共对争取国家独立做出的贡献,明摆着的事实就足以证明不是潘婉明说的“马共过于执着‘贡献’和‘承认’”。

  “错误”当然是有的,肃反扩大化、烧车、破坏胶树、没收身份证等行为就是。陈平在《我方的历史》中,就已说明了这些错误。除了肃反扩大化是马共中央的错误外,其余的错误都不是马共中央所为。马共和马来西亚政府和解后,在陈平的主持下,为绝大多数被冤杀的人平反,并授予光荣烈士称号,就足以说明,马共“对我方的‘失败’和‘错误’”并没有“丝毫不松口”。

  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是指奉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以代表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利益的名义而成立的政党。潘婉明却说“大多数马共历史研究的作品都不无意识形态包袱,这是采取政治军事史为研究框架所不可避免的结果”“我认为马共必须要有面向错误与失败的胸襟和勇气,而后才有抛开历史包袱的轻巧、机动和灵活”“陈平逝世正是终结抗日世代、开创战后世代的契机。这个世代的马共核心领导没有必要死抱前人的信条与执拗,该是走出自己史观的时候”“马共该拿出气魄来和解、修史,以这种对得起历史的方式”。

  共产党最着重的就是意识形态,没有意识形态的共产党还算是共产党吗?潘婉明说的“马共历史研究的作品都不无意识形态包袱”恰恰说明,潘婉明不懂得共产党。苏联共产党之于会垮台,就是因为放弃了“意识形态”。陈平逝世也并不代表马共抗日精神的终结,相反,每年举行的九一烈士节祭拜活动,就是延续抗日的精神遗产。

  共产党人从来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不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共产党人的精神信念极其强大,具有“面向错误与失败的胸襟和勇气”“死抱前人的信条与执拗”,不忘初心,没有“终结”之日,在有生之年,为祖国作贡献。

  陈平魂归故里“两个多月后11月26日,由蔡建福、汤毅等人组成的‘陈平骨灰处理工作小组’突然召开记者会,高调向媒体宣布陈平魂归故国的消息”,后又说“但他们走私陈平骨灰回国,究竟是成就了他个人的遗愿,还是葬送了他最后的尊严?”既然“高调向媒体宣布”,怎么可能是“葬送了他最后的尊严”?办法总比困难多,马来西亚政府多方为难不履行协议,“我固然理解马共为何出此下策”,为何还要质疑陈平战友的“赶在他们尚有馀力之际,不让陈平的遗恨,也成为他们的遗恨”?

  潘婉明说“官方论述持续超过半个世纪的、立场鲜明而且毫不退让的指控和污蔑,马共在修史方面,等于再失败了一次”简直就是盲言。双方处在敌对状况,哪有好言相对?敌方的“指控”和“诬蔑”从马共开展斗争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即使和解后,还是有反动分子狗嘴长不出象牙,秉性难改,马共早就习以为常,何来“修史再失败了一次”?

  作为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潘婉明并不懂得什么是共产党,什么是共产党人。不懂得共产党属性的人来说共产党的事,难免会闹出笑话。

  一些所谓历史学家戴着眼罩,沿着自己的意识形态或别有用心,走上唯心史观之路,夫子自道,那是非常悲催也非常令人叹息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