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社运组织活动成员举行反对《防止虚假信息与操纵网络虚假信息法令》集会 to voice concerns over the proposed Prevention of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

A gathering of like-minded members of public to voice concerns over the proposed Prevention of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
具有共同理念的社会公众人士为政府在国会一读通过的《防止虚假信息和操纵虚假信息法令》共同发出声音。

他们定于2019/4/28星期日下午3-5点,在芳林公园举行集会表达共同的心声。这个集会已经获得国家园林与公园暑的批准。

The event has been approved by National Parks.

We don’t expect a huge crowd when it comes to freedom of speech and expression but do join us on this Sunday get-together.
对于这场集会的主题是涉及人民的言论与表达自由权利的。它可能无法吸引大批的人民出席参与。但是,我们仍然期待大家能够参与。

Live streaming of the speeches will be available on TOC’s Facebook page.
《网络公民网站》将进行现场直播,并上载到脸书网页。

Speakers confirmed for the event so far, Leong Sze Hian, Khush Chopra and Brad P Bowyer
已经确认将在集会上发言者包括了梁实轩等人。

请大家在朋友圈帮忙广泛转发这场集会信息。谢谢!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83名国际学者联署:反对拟议的防止网路虚假法令可能阻碍与有害于全球的学者和学术界 Academics Against Disinformation: Singapore’s proposed online falsehoods law may deter scholarship and set precedents harmful to global academia

新加坡政府已经把反对网上虚假信息提交国会审议。国会议员正在进行审议拟议中二读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新加坡公民也在关注着这部拟议中的法令。

我们是一群具有学术专业、经验或者对新加坡和亚洲一般性问题有兴趣的学者。我们关注拟议中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的立法,将会对在新加坡的学者们产生预想不到的后果——是新加坡本身要努力发展成国际认可的追求卓越学术的枢纽。同时,《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的立法可能会设置了负面的影响,对全球学术界产生冲击。

我们已经致函给新加坡教育部长表达了对新加坡政府拟议立法《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的意见了。我们在2019年4月13日星期六中午,正式邀请了83名学者联署签名。这些参与来念书签名的学者们包括了现任和过去四届的亚洲研究协会的主席,亚洲研究协会是世界上最大和杰出专门研究亚洲问题的学者组织、环太平洋协会秘书长,以及前国际交流协会主席。

参与本联署签名信的大多数签名者的研究基地不是在新加坡。其中一些部分在新加坡的学者私下表达了他们同意我们致给教育部长的函件内容,但是他们基于担心可能会对自己的个人的事业产生影响而拒绝参与联署。

我们对新加坡政府拟议立法《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所关切的是,(一旦立法通过)它将面对与在新加坡进行学术自由的重大问题分割不开。

新加坡教育部通过主流媒体在2019年4月12日做出了回应。我们注意到,他们保证拟议立法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将不会影响学术研究的工作,但是,我们无法接受他们这样的层次的保证,除非这样的保证写入这部拟议中的法律,并成为它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面对着虚假信息的困境——贪污腐败的民主进程和在社区进行散播和训传仇恨言论,迫使是新加坡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我们当中的许多同事都直接参与和研究了当前面对的这个迫切的面对的问题。他们也为此提出了处理这些问题的最佳实际的意见。

我们之所以关注新加坡政府拟议立法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当然不是由于我们忽略了虚假信息对全球理性的攻击的严重性。相反地,学术界是站在反对虚假信息的前线。但是,任何国家都不可以在处理反对虚假信息的危机反应时,而做出了导致削弱其能力的做法。

2019年致新加坡教育部长函件全文如下

LETTER TO EDUCATION MINISTER, 11 APRIL

新加坡共和国教育部长王一康先生

尊敬的王先生阁下

我们是本联署函件的学者。我们是对新加坡和亚洲的普遍专业、学术经验或者兴趣的学者。我们给阁下写这封信的目的是为了表达我们在关注新加坡政府拟议立法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它将将会对在新加坡的学者们和研究者们,以及环球学机构产生预想不到的后果。

我们承认,拟议中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不是针对学术界。它不是适用于在“意见、批评、讽刺和模拟”之列。作为学者们,我们之所以关注的是,拟议中的法令阐述有关对“虚假性或者误导性” (false or misleading)的“事实说明” (statements of fact”) 提出的制裁和潜在的犯罪事实陈述。

先进的知识源自于大量的学术研究集中,并在明显的争论中建立所谓的‘事实’。这些‘事实’是在通过确认、或者是‘否定’的研究过程中产生的。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重新评估新的数据和分析让‘事实’变得可用。因此,许多表象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不可能定性为什么是‘事实’的、以及猜想、或者是假设可能导致为‘虚假’或者‘误导’。特别是哪些声明自称是‘合理的人’说的话将被视为是‘代表着事实’。这是对学术审查过程中最为有效和严厉的。

在科学和人类社会活动领域这些都是正确的,哪怕是定量研究的概率,不是绝对性和普遍赞同对‘事实’的一般理解。不论是在医药学、机械工程、到文学评论和宏观经济学等各个领域,学术研究学者所追求的理想是学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学术界所通过同行和专家的评议而取得奖学金的荣誉学术学位的。但是,即便是这些学术研究成果过程是经过争论和严格的审议也会产生分歧的。一名优秀的学者必须是时时刻刻准备使用证据和逻辑来评估自己建立起来的‘事实’。

现在许多的学术的交流都是在网上进行的。学者们是通过师资队伍在个人网页、个人博客网站以及其他的社交媒体,以及日益增加的杂志刊物发表本身进行初步的看法和作品。大专与基金会赞助也同时日益增加,进而鼓励学者们进行通过在线网络媒体平台的评论,与一般公众人士共同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和学术知识,诸如网络平台‘对话’。

正在进行广泛的研究学术——它可能会被视为是‘在争论中的事实’——是无边无际的虚是互联网为推动全球公共的利益所做的贡献我们关切《《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是由于其涵盖了‘包括新加坡国内外’范围。法令阐释的‘公共利益’是极其广泛的(例如,涵盖了视为相关的事务包括了与‘新加坡与其他的友好关系’)。法令被赋予了对‘网络的裁决权’,负责所有在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发表达信息。同时,法令被赋予了触犯有关条例者处于巨额的罚款和长期的监禁。拟议中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将会产生阻碍对广发的学术研究和个人交流。拟议中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可能会危害到新加坡作为环球学术和技术创新的首席地位不可预见的后果。

在这些环境下,《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似乎将造成许多学者对进行学术研究或者监督研究的学者感到犹豫不决。因为他们可能会不知不觉地纠缠上与拟议中的法令、或者是将同事或学生推荐教师或者学生给新加坡优秀的大学。全世界都知道,新加坡政府在教育领域投资的承诺。这项承诺反映了它的投资回报。拟议中的法令阻碍的学者准确地整理他们学术专业领域的知识。这些专业知识是属于没有明确的答案或者是具有简单的解决方案的情况下,大多数是需要通过刨根究底和进行挑战的方式进行的。

同时,我们也关注,一旦新加坡政府的《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形成法律实施,将会在国际上树立先例,激发各国政府仿效。其结果是,这些国家将对环球的学术研究、先进知识和广泛传播制定了更加广泛的法律限制。拟议中的法令将会对新加坡的整个实体产生仿效立法、或者是相互左翼产生影响力,其中包括了商业、政府机构、以及其他在司法管辖范围下大学里展开的活动。也正是如此,《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将会对与新加坡互动的外国实体(如大学)产生冲击作用。

我们期盼新加坡政府在制定拟议中《防止网络虚假与网络操纵法案》(The proposed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 (POFMA))》能够考虑上述国际学者社区所提出的关切的问题,进一步澄清有关拟议中的法令适用于学者方面的条款,同时确保其在学术研究和在线等传播,最低限度地对环球以及新加坡本国的创新、知识产生与传播。

2019年4月13日联署签名者名单如下。(*符号,代表联署者是在新加坡的学者)

  1. Barbara Watson Andaya, University of Hawaii

  2. Leonard Andaya, University of Hawaii

  3. Ang Peng Hwa,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4. Shannon Ang, University of Michigan/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PhD student)*

  5. Alice Ba, University of Delaware

  6. Michael Barr, Flinders University

  7. Rachel Bok,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hD student)*

  8. Michael Buehler,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London

  9. Toby Carroll,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0. Pheng Cheah,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

  11. Roland Cheo, Shandong University*

  12. Angelina Chin, Pomona College

  13. Ja Ian Chong,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14. Winston Chow,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15. Ping-Tzu Chu, National Tsinghua University

  16. Charmaine Chu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ta Barbara (as of July 1, 2019)*

  17. Nicole Constabl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18. John DiMoia,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19. Richard Doner, Emory University

  20. Prasenjit Duara, Duke University

  21. Benjamin Elman, Princeton University

  22. Anne Feldhaus,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23. Cherian George,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24. Thomas Gol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

  25. Terence Gomez, University of Malaya

  26. Eva Hansson, Stockholm University

  27. Kevin Hewison,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28. Allen Hicken, University of Michigan

  29. Hal Hill, 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

  30. Victoria Hui,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31. William Hurs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32. Paul Hutchcroft, 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

  33. Darryl Jarvis,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34. Gavin Jones, 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

  35. Walid Jumblatt,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36. Yuko Kasuya, Keio University

  37. Kwok Kian Woon,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38. Terence Lee, Murdoch University*

  39. Terence Le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40. Joanne Leow, 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

  41. Liew Kai Khuin,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42. Francis Lim Khek Gee,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43. Linda Lim, University of Michigan*

  44. Lim Wah Guan,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45. Bernard Loo Fok Weng,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46. Donald Low,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47. Justin McDanie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48. Neo Yu W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49. Irene Ng Yue Hoong,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50. Ng Kok Ho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51. Kristopher Olds,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52. Lynette Ong, University of Toronto

  53. Stephan Ortman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54. Pang Eng Fong, 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

  55. T.J. Pempel,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

  56. Thomas Pepinsky, Cornell University

  57. Elizabeth Perry, Harvard University

  58. Lily Rahim, University of Sydney*

  59. Geoffrey Robins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Los Angeles

  60. Garry Rodan, Murdoch University

  61. James Scott, Yale University

  62. Sarita Echavez Se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Riverside*

  63. Ken Setiawan,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64. Gerald Sim, Florida Atlantic University*

  65. Vineeta Sinha,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66. Daniel Slate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67. Patricia Sloane-White, University of Delaware

  68. Netina Tan, McMaster University*

  69. Tan Ying Jia, Wesleyan College*

  70. Kay-Key Teo,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PhD student)*

  71. Teo You Yenn,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72. Mark Thompso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3. Toh Puay Khoon, University of Texas-Austin*

  74. Christopher Tremewan, University of Auckland

  75. Chin-Shou Wang,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

  76. Yuan-Kang Wang, 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

  77. Meredith Weiss,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Albany

  78. Bridget Welsh, John Cabot University

  79. Lynn White, Princeton University

  80. Thongchai Winichakul,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81. Jieh-Min Wu, Academia Sinica

  82. Anand Yang,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Seattle

  83. Dominic Yeo,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F8:撤销《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 WITHDRAW THE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

Function 8 功能 8 日期:2019年4月10日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187846451392327/?type=3&theater

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for the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于2019年4月1日递交国会一读通过。功能8在此深表遗憾。

这部法令必然会在下一次国会开会时获得通过。

这部法令通过后将会影响每一个人(包括新加坡人或者在新加坡居住的外国人)、以及每一个社团或者是商业企业。

这部法令通过后的最终结果就是在新加坡原本已经受到约束的言论自由权利和表达权利自由的空间就此结束。

拟议中的这部法令条款项约定下,一旦触犯有关的的条款,将面对的处罚是极其苛刻严厉的,包括了判处最高刑罚坐牢12个月到10年不等,以及罚款额从2万到100万新元。如不服从法院判决,受到的处罚是每天罚款10万元。

这部法令赋予了各种形式的审核制度合法化。法令没有予以部长们及公务员如何明确的判断(虚假信息)的准绳界限。但是,尽管如此,“审核当局”被赋予授权发出以下的指示权利要求触犯者:纠正、停止传递、进入(网站)、屏网命令、纠正定向目标、瘫痪、一般性的纠正、颁布社交媒体在线网络网址、以及禁止法令……等等权利。

在这部法令下,公务员赋予了绝对的权利,决定什么是虚假信息、或者真实信息。

决定什么是虚假信息、或者真实信息的这个权利应该属于司法权利管辖范畴,公务员不具备判决或者决定决定什么是虚假信息、或者真实信息。

当那些人在这部法令下触犯了有关条例受到触犯时,我们是必须受到保护的,而不是受到惩罚。

功能8在此要求新加坡政府,撤销制定实施《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我们的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是,确保我们在宪法约定应有的言论与表达的自由权利,而不是利用自身的权力通过压制性的法律法规,夺走我们应享有的基本权利。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影片自由制作者施忠明致部长公开信 Film Maker Martym See: OPEN LETTER TO MINISTERS

Martyn See April 8, 2019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martynsee/posts/10213451775904577

致:(以电邮方式传递)

总理李显龙、王瑞杰、陈振声、K三慕根、易华仁、唐振辉

事项:关于澄清构成“蓄意虚假信息”的定义。

尊敬先生们,

《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授权您为‘确定事实的仲裁者’。您个人认为下列问题是否是可以第一为蓄意虚假信息,从而把它们归类为方法言论?

以下的20道问题是在网路上可以看到人民不断重覆提出的问题。

  1. 选举是被操纵有利于行动党的。

  2. 政府(租赁)组屋价格高涨是为了增加政府的财富。

  3. 新加坡政府支付给部长们的薪金是世界上最高的。这是一种合法的贪污行为。

  4. 公积金经常是被用来弥补由于淡马锡及政府投资公司的投资失利。

  5. 新加坡是国外商人和独裁者的洗钱中心。

  6. 政府进行的调查报告都是扭曲事实和具有偏见的。不值得信任。

  7. 李光耀保证府屋(租赁)的产值不会下跌是虚假信息。

  8. 王瑞杰说,他发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还没有做好接受让非华族担任总理的心理准备是不是属于虚假信息。

  9. 执政党的民选总统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是企图阻止陈清木成为合格的总统候选人资格。

  10. 在国民服役的军事基本训练阶段,部队里有‘白马集团’。‘白马集团’是要确保新加坡精英分子的儿子在军训基本军事训练期间受到特别关切的照顾。

  11. 内部安全局通过虐待的手段迫使犯人忏悔。

  12. “1963年的冷藏行动“和“1987年的光谱行动”是在虚假的信息和莫须有罪名”的基础上错误的逮捕监禁行动。

  13. 现有的政府通过觊觎基督教徒对世俗权利的选票。

  14. 新加坡与印度政府签署的《全面经济合作协定》,确保了数以千计的印度公民在新加坡就业是牺牲了本地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技师(professionals, managers, executives and technician ‘ PMET’)的就业机会

  15. 行动党的领袖 暗中支持社交媒体集团—— Fabrications Against The PAP以及网军进行诽谤和仇恨运动

  16. 新加坡的法院在审理涉及本地与外来劳工与对支持政府的个人、富人和外国专业人士(特别是白种人)是偏向于后者的。

  17. 政府对李绳武的起诉,是总理为了压制他与弟妹、侄儿以及相关连者之间的个人家族之间引起仇恨的不同声音。

  18. 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是属于朋党资本政策,诸如颁发工程合同、赞助以及额外津贴是建立在基于与行动党的关系基础上。

  19. 人民协会、全国职总和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是在行动党扶持与召唤下的党团组织。

  20. .在马哈蒂尔总理领导下的马来西亚政府正在进行反对新加坡的挑衅行为。

你的答案将需要经过一段漫长的路去澄清拟议中的法令下,哪些是可以说明的、或者哪些是不能说明的。

在另一方面,你是无能为力或拒绝决定上述声明的合法性,它将会是说明你的意图就是要滥用行使这些赋予的权利。

施忠明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泰国2019年大选THAI ELECTIONS 2019

转载自:https://forsea.co/thai-elections-2019/

作者:巴温;帕维;巴温博士Pavin Chachavalpongpun) 2019年3月24

作者简介:

巴温;帕维;巴温博士是Kyoto 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的副教授。2014年泰国发生军事政变后,由于他发表了批评军人政权的言论先后两次被传召问讯。他拒绝了军人政权的传召。为此,军人政权对他发出了逮捕令,并吊销了他的旅行护照。他被迫流亡到日本申请难民居留权。

备受各方关注的泰国大选将于2019年3月24日举行。这是自2014年军人政变推翻英乐民选政府后举行的第一次全国大选。在当的支持大选,她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这是一场具有旅程碑历史意义的大选。军人在这场大选被排除出通过民主选举组成的政府。泰国选出了一个崭新的民主面貌——泰国迎来了平民化的政治。

泰国的军事政治合法化

揭开华丽的窗帘,五年来,军人政府政变后的啥事都没有干,就是加深了泰国的军事政治化的政治。今天泰国的平民化是伪装的形象。它仅仅就是另一个军事统治的外衣——军人通过选举继续由军人精英分子统治泰国。在这基础上是有助于观察本星期六(2019年3月24日)泰国举行的大选——已经掌权的(军人政府)将主导这场选举。

实质上,军人政府只是要通过这场选举让军人政治合法化吧了。5100万泰国选民有资格参与本次选举投票。他们当中的700万选民首头族。参谋与本次大选的泰国政党共有77个。它们主要是分成亲军人和反军人的阵营。非常明显的,泰国的宪法约定的条件是有利于亲军人政党的。它着重强调,泰国在大选过后回到不民主气氛。

军人政府在2017年委任起草的宪法已经规划了防止强大的政党,如前总理他信的政党通过选举产生下一阶的政府(在2006年的军人政变时,自我流放于国外。)实质上,在军人政府拟定的新宪法下,在泰国国会的500个席位里,军人政府拥有委任250个国会席位的权利。军人政府在《全国和平与秩序法令》(the 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 (NCPO))的约定下,假设亲军人阵营的政党在国会选举中只赢得1/4的席位,就可以委任自己的人担任总理。

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在2019年3月24日的大选结果似乎是:一个亲军人的帕朗帕拉萨斯党(Palang Pracharath Party)将取得政权,其可能性性就是仍然是由军人巴育将军(General Prayuth Chan-ocha)担任总理。到那个时候,一个平民,巴育将在自己的支持者,保守派、军人和皇室的支持下上台,泰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将仍然艰巨的,支持秩序与和平可能会受到保证,但是,是在(军人)镇压下维持下来的。

另一个较低的可能性结果是,见证了反军人阵营的重点赢得了选举的胜利。受他信影响的泰国为泰党可能会在泰国北部和东北部赢得巨大的胜利。但是,它面对的障碍是难于置信的。为泰党必须在选举中取得376个席位,它才有可能组织政府和委任总理人选。

长期的政治死结将继续存在

当然,为泰党是可以与其他反军人阵营的政党组成一个民主联合政府。尽管接受这个选择是存在的话,民主联合政府仍然可能面对在国会无法取得足够的席位,以阻止巴育成为总理。正如David Streckfuss所指出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将产生一个怪异的情况,占国会多数席位的反对党将反对占国会少数的席位的政府。甭管是哪一种情况发生,这将导致泰国未来的政治无法摆脱长期的死结。

大选后决定泰国政局稳定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就是君主制度扮演的角色。本届大选是泰国新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King Vajiralongkorn)就位以来的第一次大选。迹象显示国王与军人之间的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无论如何,据称,军人政变是为了确保王室的继承而进行的。泰国的保守势力都知道,这可能是在防止他信势力的操纵。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就正确地说明了,政变和制定新宪法是惧怕他信的影响力。这种恐惧的心态在选举前的几个星期是国家地显著。

上个星期,他信通过推举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的妹妹瓦尔纳瓦迪公主(Princess Ubolratana Rajakanya Sirivadhana Varnavadi)为泰国查特党(Raksa Chart)的总理候选人来挑战皇宫。瓦尔纳瓦迪公主是一个皇室被抛弃的人,她在嫁给一名美国人之后被剥夺了所有的王室头衔。基于他信与瓦尔纳瓦迪公主之间的关系随着时间的发展日益增长,因此皇室有必要组织他们之间的紧密关系。

瓦尔纳瓦迪公主宣布角逐总理候选人的几个小时后,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发表了皇室声明粉碎了她的政治抱负,同时谴责他信让皇室政治化。宪法法庭遵循国王的喻令,宣布审议为泰党的解散问题。换言之,国王根据自身的利益继续主导着泰国的政治。

得以庆祝的一点小理由:民主没有复苏

因此,2018年3月24日的泰国大选,是暴露了泰国的选举是无数个非法手段举行。现在,亲军人的政党自称自己是代表民主的;即便是在现实中,他们是努力地支持政治军事化的一方。泰国的选举说明了泰国的民主没有复苏,这就是得以庆祝的一点小理由。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民主大会”成功圆满闭幕—— 闪烁在东南亚的一盏民主曙光 Roundup of the FORSEA Launch: A FLICKER OF LIGHT IN SOUTHEAST ASIA

转载自:https://forsea.co/roundup-of-the-forsea-launch-a-flicker-of-light-in-southeast-asia/

民主曙光已经闪烁在东南亚。她已经为哪些本区域长期统治的独裁者投下了阴影。

可以想象,在20年前,当马哈蒂尔医生在位时,被人们认为是本区域其中一位独裁者之一——其他两位独裁者是印尼的苏哈多和新加坡的李光耀——长期以来长期以来与那些备受怀疑和嘲弄“亚洲价值观”,公开宣称‘民主是最佳形式的政府’。尽管民主是尤其缺点的存在,但在人们的面前却形成了反独裁政权的异议分子、无政府主义者、社会主义者、自由民主主义者,以及新一代的的年轻社运活跃分子和女权主义者。

那正是数十家来自马来西亚国家与区域的各种语言的媒体聚光灯闪烁下发生了。

来自东南亚区域各国各个生活领域的活跃分子

2019年2月16日,超过300名来自东南亚各国各各个生活领域的活跃分子,其中包括了作家、新闻工作者、和艺术工作者聚集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PUBLIKA’广场,为推动‘东南亚复兴力量’(Forces of Renewal Southeast Asia‘ 简称‘ FORSEA’的开幕共同做出了贡献。

在Forces of Renewal Southeast Asia or FORSEA.活动中心广场上竖立了一尊象征着‘民主与自由’的艺术作品塑像。这个艺术作品塑像是有艺术工作者Yeoh Lian Heng与 Lim Chea Cheng, Sun Kang Jye, Ah Piao, Ng Zing Shein, Lok Kah Wah等人共同创作的;制作艺术作品的材料是木板;使用钢丝网捆绑。塑像在2019年竖立的。

 ‘东南亚复兴力量’(Forces of Renewal Southeast Asia)的智慧来自三个亚细安国家,目前它们的基地是在欧洲和日本。它关心着本区域的诞生与成长。它跨越了国界和虚构的国界,出于对东南亚人民的热爱。它决定予以本区域的不同的国家、面对不同问题的社区活跃分子提供一个独特的平台。让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分享自己最新的经验、寻求资源和想法。同时,让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交流的过程中,自己选择在社会、政治、智力及生态战争等方面的合作。

来自缅甸的蒙扎尼博士Dr Maung Zarni)孙FORSEAD的共同发起人及秘书长。他2019年2月16日的开幕仪式上带着深厚感情分享了FORSEA发起人的自由人文主义视野与同情的价值观和热爱真理、不论本区域的人民的公民身份、宗教信仰和国家身份和原籍。

FORSEA的主要组织者在过去几个月已经穿梭于欧洲和东南亚这两个洲际之间,一个曾经是在东南亚欢呼雀跃的殖民者的地方、一个是遭受殖民主义者几百年奴役的人民。最终,FORSESA奠定了牢固的基础——一个充满国际性友爱精神的网络扩大,和象征标志性的祝福诞生——出现了貌不兼容的人物名字,如艾弗拉姆·诺姆·乔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1928127),美国哲学家。是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的语言哲学家)和默罕默德.马哈蒂尔的出现——搜索和获得了。

在吉隆坡举行的“民主大会”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本地区2-3代人进行长期反对独裁政权统治后举行的。“民主大会”的活动结合了本地区人民的习俗。

94岁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亲自驾驶枣红色四轮驱动车抵达会场时,会场入口处以马来传统鼓乐声迎接他。马哈蒂尔试图有意向他本国支持者和质疑者发出一个信息,他个人以及在在思想上仍然是与人民在一起的。不想英国的菲利普皇子一样,不久前在英国发生了一场意外相撞的车祸后放弃了自己驾驶汽车的权利。

“民主大会”选择在吉隆坡的“PUBLIKA”(马来语,公共广场),是位于吉隆坡郊区的一个马来西亚的异议分子喜欢聚集的地方。在这高档的商业住宅区,有充满艺术展览厅、礼堂和室外剧场。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通过选票推翻长期统治着马来西亚的巫统之前,没有人敢于在马来西亚这个封建专制的国家里,把地标成为“共和”。这一个具有意义的象征地标。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民主大会”发表了主题演讲后,为“民主大会”的政治艺术展览馆主持了开幕仪式。马哈蒂尔参观艺术展览馆所展示的艺术作品实质上就是否定了当年他的“亚洲价值观”的反民主的论述。对于马来西亚的民主斗士而言,确实就是为自己当年的斗争活动的一种纪念。这是具有意义的发展。

马哈蒂尔医生的主题演讲弘扬了老一辈的心声,当年,本区域的老一辈面对着威权政权的镇压。一名专门研究被边沿化的社会问题,例如同性恋问题的学者说,他最初怀疑马哈蒂尔会说促进本地区民主的课题。他说,“我确实感到兴奋,这位老人公开宣布,‘通过民主的途径产生的政府的最佳的方式’。尽管早期是属于过度阶段,社会运动改革家通常都会把马来西亚成为是‘东南亚的民主灯塔’”

默罕默德.沙布形容自己是一名‘三文治者。他在威权统治时期,是一名‘街头抗争活跃分子’,目前的在马哈蒂尔的项目政府担任国防部长。如就缅甸政府来说,他就是‘国家的敌人’。马哈蒂尔医生很细心地聆听了诺姆·乔姆斯基教授预先录制的20分钟讲话。他以反美帝国主义及其官方人文主义著称。诺姆·乔姆斯基教授在FORSEA 在开幕仪式当天的讲话内容,是完全摆脱了白人自由主义及狂妄自视、或者是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想法。

诺姆·乔姆斯基教授与我们所有的活动家和公民活跃分子一道,经过了几个世纪的‘西方’似的民主动荡,以及精英们鄙视和反对来自下层人们的需求。这为标志性、持有不同政见的学者留给了大会的听众以下极其重要的信息:

新自由主义政策是为了集中财富、巩固企业的势力和摧毁民主制度而设计的。它的目的在于当大多数人口仍然停滞不前的情况逐渐减少增加的程序……牢记住,民主永远都是备受争议的问题是有利的。在民主复兴时期,这一点就一直受到精英们当中的一些人的怀疑和鄙视。

诺姆·乔姆斯基教授预先录制的专题讲话

三名年轻一代代活跃分子—— 泰国的Pavin Chachavalpongpun教授、马来西亚去年领袖阿当.阿里(Adam Adli)以及印度尼西亚新闻工作者Febriana Firdaus三位,引起与会者关注有关他们的国家西巴布亚在殖民地时期遭受的残酷镇压和经济剥削——他们得到了马哈蒂尔医生和诺姆·乔姆斯基教授的神经恶毒剖析和团结一致的信息。

身为FORSEA董事会成员之一的希山慕丁.拉昔,是一名马来西亚革命的老战士。他注意到泰国的Pavin Chachavalpongpun教授与诺姆·乔姆斯基教授之间的友谊。这是促使诺记录了姆·乔姆斯基教授给予的团结一致的信息。

听众当中男性男权主义者的一个惨痛教训来了——当马来西亚的华籍社运分子CT Wong面对Catherin Harry and Eng Chandy的围攻。她们两位来自柬埔寨,分别是著名、甚具争论性的社运分子兼博客人,以及柬埔寨性别与发展网络协调员。CT WONG尝试淡化与父权主义显然有关的性别政治,这样的做法恰恰被视为父权制的一种明显标志。两位女性针对父权制发动正面的攻击,首先是FORSEA董事会的组成,然后是开幕议程,以及社会运动和非政府社群运动中女性领袖的缺乏。

两天的‘民主大会’吸引力本区域一些杰出的社运活跃分子和个人参与,他们包括了来自长期支持印度尼西亚的妇女和女性进行司法斗争的Nursyahbani Katjasungkana、为处于缅甸沿海地区、天然资源丰富的罗兴亚族遭遇迫害而向全世界疾呼的缅甸博客Nay San Lwin、来自菲律宾的Jose Luis Martin “Chito’ Gascon,他是菲律宾全国人权委员会的主席、来自新加坡社交网站《新叙事》主编克里斯丁.韩(New Naritif Kirsten Han)、来自马来西亚的阿美嘉Ambiga Sreenevasan,她领导马来西亚人民在马来西亚BERSIH IV群众抗争运动中成功地推翻了纳吉贪腐政权的主要领导人、以及来自印度尼西亚Marzuki Darusman,他是印度尼西亚的前总检察长,现任联合国国际独立真相委员会主席。这个委员会是负责领导调查为正义而斗争的受害的缅甸人民的实际情况,以及追究在缅甸发生的进行种族灭绝、战争罪行和不人道罪行的责任。

克莱尔·鲁卡斯尔·布朗(Clare Rewcastle Brown),她是FORSEA董事会的成员之一,她说出生在马来西亚的砂捞越、是《砂拉越报告:踢爆一马案的内幕》的作者。她与阿美嘉在讨论有关廉洁政府、真正的机构改革、马来西亚的法治,以及独立后的国家课题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对话。

联合国缅甸问题独立真相调查团主席Marzuki Darusman,他是在瑞士受教育的。他在会上深入浅出的分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白人殖民主义者结束了殖民统治后,在60年代、或者在70年代,仍然是如何通过当时的政府机构对东南亚过进行殖民统治、压迫和种族迫害。在很大的程度上,可以说,这是二战结束后,属于欧洲国家与亚洲国家之间的战争。

Ajarn (教授) Charnnvit Kasetsiri是前泰国国立政法大学(Thammasat University)最开明的校长,他也是日本福冈学术的得奖者(Fukuoka Academic Prize)。他一敏锐的眼光分析了二战后的东南亚政治状况。他以泰国为例,从泰国诞生之日起到现在,尽管它是一个新的民族国家,但是它仍然是受到军队无情的干扰政治。因此至今泰国的民主化仍然在选举和非选举机构之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FORSEA的三位董事部成员共同合著了两本有关亚洲国家事件的书,一本书关于1965年印度尼西亚时间(注:1965年9月30日,印度尼西亚军人苏哈多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指使下进行印度尼西亚历史上著名的‘930’军事政变);另一本是目前仍然在缅甸发生的罗兴亚族面对迫害的事件。他们成功地在大会上推出了这两本书。《关于缅甸罗兴亚族文选集》是由Maung Zarni和Natalie Brinham合著的。售价是10美金(海外邮购是15美金),欲知详情,可以联系FORSEA(info@forsea.co).

鲜为人知的可能是年轻一代的异议分子和社运活跃分子。他们对国家的事务——新加坡、泰国、缅甸、菲律宾、柬埔寨、越南、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民主、人权和环境问题——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在泰国的问题上,两名来自泰国的青年人Netiwit Chotiphatphaisal和Chonticha Jangrew与听众分享了有关通过对民主问题和对国家进行批评者仍然持续地面对暴力对的人权问题。他们也透露,在2019年3月泰国将在举行选举。他们强调,支持选举可能不会让泰国重新回到民主的轨道上,但是,最低限度可以让泰国人民有一个空间表达自己的意见。

大会组织者刚开始时产生一点顾虑,出席大会者人数是否能够达到400人。在大会举行的第一天后,主要的演讲者马哈蒂医生尔及诺姆·乔姆斯基教授出席演讲,让我们发现出席情况是令人极其鼓舞。呵呵,事实说我们当时的顾虑是错误的。所有关于本地无的年轻人的运动、人民失去权力、同性恋(或者委婉地称呼为‘异向性者’)的讨论会,以及反对贪污腐败,或者是廉洁政府的出席率相当踊跃令人极其鼓舞。

由英国剑桥大学培训的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主持了一场关于新加坡人马来西亚华人的讨论会。必须博士是来自专制统治的新加坡异议分子。他被拒绝在新加坡的所有著名的大专学院任职。

无论是组织者充满着多大的智慧和理想,衡量一个大会的成功与否,如果缺乏音乐和舞蹈表演节目,就不是一个完满成功的大会、或者说,是一个缺少了音乐表演的大会。参与盛会的听众们沉浸在一个动人的音乐表演节目中。这些音乐表演节目内容具有着政治与社会意识形态的内容,它们是来自东南亚各国,其中包括了马来西亚的Garrison、印度尼西亚的Dendang Kampungan、缅甸的Kachin传统舞蹈表演等等……。年年轻与老一辈的社运活跃分子都沉静在欢乐的音乐舞蹈声中。他们合唱着充满抗争内容的歌曲和挥舞着革命的旗帜。最后,大会特意宣布,基于来自马来西亚的30名大会工作人员的不辞辛劳地努力奉献是确保大会的成功举行。这是令人感到惊讶的。

来自纽约的著名的美俄犹太人说,‘假设为无法进行舞蹈表演,我将不会成为你们的革命一份子。’是谁说的,进行争取民主、国际间充满兄弟姐妹情谊和人权的运动是枯燥无味和严肃的?

假设FORSEA举办的两晚活动的任务是—— 孕育与培养新一代的东南亚人文主义。这一代人将是具有生态与性别敏感性——他们会明确地参与和协助FORSEA成为东南亚一个新的政治运动力量,这股力量将不会是枯燥、或者说类似于商业性的组织。诸如,学习不忘娱乐一样,FORSEA进行的进步主义活运动也是如此。请您加入我们的娱乐吧!未能将会创造另一个世界——在经过漫长一场艰辛工作,打击盗窃、暴政、封建主义、西方殖民主义者在本区域残留的遗迹的斗争后,今宵我们将会载歌载舞。

FORSEA的今后的任务将会是一盏闪烁的明灯。我们在马来西亚都感受到了民主运动的烈火将持续蔓延。

FORSEA 遵循的原则


留下评论

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在吉隆坡“民主大会”开幕仪式上的讲话

本翻译文章为姆.乔姆斯基于2019年5月16日在FORSEA吉隆坡的成立庆典大会上讲话全文

有人请我对民主和人权课题就亚洲和南亚的情况发表一些看法。这几年来亚洲的复兴是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对未来是意义重大的。当然,复兴这个词是恰当的,因为我们都知道,直到18世纪,中国和印度不仅仅拥有异常丰富与充满活力的政治文化历史,而且它们也是世界上最进步的经济体系。

在那时候,欧洲仍然是处在发展中的边缘。事实上,它是从亚洲借鉴了更先进的技术,西方采取了经济历史学家所说的过桥抽板后,现在以盗版的名堂把这种方式禁止了。首先,你自己往上爬,然后却阻止其他人走同样的道路。有些人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亚洲也许会恢复在世界事务中的主导地位。不管这些预测到底有多确实,殖民化的影响以及努力摆脱殖民化后遗症的折磨,给亚洲留下了深刻甚至可怕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在未来几年随着灾难性的全球暖化而更进一步恶化。

即使我对问题有深入的理解这一必要的条件,我不会假设我能为这些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因为这是一项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任务,而且我也不是恰当的人选。反之,我想反省一下民主情况、现在以世界为主导的社会的人权、不久前的西方文明与它伟大成就,还有亚洲所熟悉的及令人震惊的西方罪行记录,并希望这做法能有启发性。那么让我们从西方的民主状况开始。就在当下,在眼前,面对非常激烈的竞争。

在一次又一次的选举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中间派政党统治的这段时期,随着披着民主外衣,进一步深化独裁的小气量民主的兴起而造成民主的实际作用大受限制,中间派政党不断被削弱甚至几乎被消灭掉。随着极右政府势力的崛起,中间派机构崩溃了,特别是在中欧,鉴于近期可怕的历史,这变成一个不能被忽略的问题。

好!虽然这种趋势在欧洲特别显著,但它们也延伸到美国。两个传统政党仍然垄断着政治体制。但在2016年的选举中,他们受到了严重的震荡。在共和党最近的初选中,从基层遴选出来的候选人完全得不到精英所接受,他们被共和党的当权派击败。2016年却不一样。

这是头一回,当权派候选人被一名局外人击败了,他们以恐惧和蔑视的眼光看待他,尽管他表现出具冒犯性的行为,但他也了解如何为党内的主要选区、富有的个人和企业霸权服务。这项任务交给了共和党众议院领袖,他们的表现令人敬佩。利润飞涨,而实际工资继续停滞不前,针对贪婪的限制正被快速的放松管制侵蚀着。

虽然较少被报导,但民主党的情况更为惊人。一名亿万富翁在巨大的财团和媒体支持下赢得了选举,这并不令人惊讶。但是伯尼·桑德斯竞选的成功实际上打破了美国超过一个世纪的政治历史。他几乎没有私人财产或商业霸权的支持。他不是被忽视,就是在媒体上受到诽谤,但尽管如此,他差一点就赢得民主党的提名。他最终被党内领导人的阴谋所阻挡。

这与过去一个多世纪近乎买卖式令人惊讶的选举记录背道而驰。政治科学研究已经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明,总统和众议院的中选与否,单单从竞选开支这一变数,就可以极为精准的加以预测。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大多数人口的权益简直被剥夺了,因为他们自己的代表无视他们的意见和喜好。他们只听到捐助者的声音,只盼望下一回的选举。两个政党都受到类似欧洲民主中间派机构被削弱这一强大趋势的影响。

这些发展引起了人们对所谓民粹主义的危险性做出评论,被认为这是对民主正常的运作、普遍良好秩序的严重威胁。分析家也尽力将这类民粹主义在整个国家资本主义世界的兴起归罪于各类的精神性障碍。一个流行的版本把它们归罪于冲动,这里是我引述来的,在我们的心灵和躯体深处,超越事实,对未来的恐惧,预见自我死亡。

然而,没有必要去受到一种非理性的泛滥而被吸引,以及神秘地蔓延到各个领域的情感所吸引,这些都受到过去一代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所影响。这些政策在大幅度集中财富、增强企业霸权、破坏民主制度,而民主制度更进一步退化为型式,而大多数人口却停滞不前。譬如在美国,今天的男性工人的实际工资比1979年新自由主义进攻刚刚萌芽时还要低。

在欧洲,对民主的攻击更加激烈。主要的社会经济决策是由未经选举的三大巨头,北方银行的严密监视下决定下来。基本上在整个西方世界,劳动人民和穷人都被遗弃了。这自然导致愤怒、怨恨和痛苦。这里没有什么秘密,也没有必要往心灵深处去寻找什么。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蒂和他的同事们观察到,我引述他们的看法,一个经济体系如果在一代人之中无法为一半的人带来增长,它必然会造成对现状不满,并抗拒企业政治。所以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并不神秘。

记住民主常常是个备受争议的概念也是很有用的。在世界民主复兴的整个时期,精英惧怕和鄙视这一概念。在伟大的民主革命中,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第一次是在17世纪中叶的英格兰,最终导致了1688年的光荣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新兴的资产阶级再一次通过国会并以及牺牲皇室特权为代价来掌控政权。它有各种各样的收获。其中一项主要的收获是打破王室对丰厚、利润十分丰厚的奴隶贸易的垄断。

尤其是主要的奴隶制国家如英国和解放了的美国殖民地,奴隶贸易实际上提供了廉价的棉花,因此也推动了制造业、金融业、商业的发展,形成了财富和权力。某一些人,也许是绝大部份的人口,不愿意被国王或国会统治。还有支持教育普及、保障医药健康、法律民主化的宣传册子和代言人的出现。

正如他们的一位批评者不祥的指出那样,我引述他的话,他们向人民宣扬煽动教条,目的是要流氓群众起来反对王国里所有最优秀的人,并且联合起来一起反对所有的贵族、绅士、大臣、律师、富人及和蔼可亲的人。尤其令人恐惧的是那些呼吁自由和民主的流动性工人、传教士和印刷商们出版了小册子,质疑当权者及其神秘性质。最糟糕的是,这些乌合之众的小册子宣扬他们不再受国王或议会的统治,而是由像我们这样,了解人民需要的同胞来统治。

他们的小册子中解释说道,当骑士和绅士为我们制定法律,以恐吓选民手段而中选并压迫我们,他们不知道民间疾苦时,这永远不会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这些思想自然使最优越者,商人和制造商的新兴资产阶级感到震惊。在一定限制之内,他们愿意给予人民一些权利。在民主党被击败后,约翰洛克评论说,必须告诉日薪工人和商人,纺织工人和牛奶场女工应该相信些什么。其中绝大的部分不让他们知道,因此,他们必须只相信无疑。

在一个世纪后被解放了的美国殖民地第二次民主革命中,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尽管如此,重要的是要记住,美国革命尽管有种种的缺陷,确实是大大推进民主主义的普及。我们是人民这一概念,无论它在实施中有多大的缺陷,当时是一个革命性的概念。1780年代中,美国宪法制定的准备期间,出现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民间活动和辩论、小册子传单、新闻、会议、团体,甚至是抗议经济不公平的农民起义。

宪法大会的代表当然是来自精英,他们关心的是如何压制民众从自由和民主所形成的群众压力。制定美国宪法的主要人物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詹姆斯麦迪逊,汉密尔顿清楚地抓住了起草者对宪法的基本关注。他解释说,宪法的目的是防止掠夺,民主精神倾向于靠财产来获利。财产是政府应该关注的问题。

麦迪逊同意了。他在宪法大会中主张政府必须保护少数富裕者不受到多数人的侵犯。他警告说,如果向所有阶层开放选举,地主将没有安全。当时主要是农业经济。一旦土地改革被通过,这是不可能被接受的。政府以产业拥有权对抗改革创新来确保国家的永久利益,这也意味着他们已认为是一种威胁。地主应该在政府中占有一定的席位以便支撑这一无价的利益。

应该建立这样的一个制度来保护少数富裕者不受多数人的侵犯。参议院应该是一个永久和稳定的机构。麦迪逊解释说,参议院将以国家的财产中招揽能力更强的人。人们必须同情拥有产业这一权利,参议院也与人民和民主愿望隔绝开来,成为政府中最强有力的部门。参议院不应该由民众选举出来。事实上,一直到1913年它才从普选中产生。被认为是应该受精英操纵。

整个故事很复杂。但总而言之,公平对待下,起草者确实成功的发动了一场违背普通民众意愿的精英政变。事实上,研究宪法形成的大部份学者恰如其份的称这是起草者的政变。学者详细的描述了被称为精英起草者由于太多的民主而发动了保守的反革命。从那以后,为壮大民主的斗争持续不断,并取得了许多胜利,但也经常遭到精英的反扑。

没有时间回顾这一段有趣的记录,至今反抗严重攻击民主和基本权力的新自由主义的群众斗争仍然十分活跃。目前的结果有时令人不甚愉快。历史上的经济危机弊病的症状让煽风点火者开启了方便大门。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仇外心理,我们今天可以看到西方民主国家对那些逃离暴力、镇压和贫穷可怜人们的浪潮的种种野蛮的反应。

成千上万的人逃离非洲,到欧洲避难而在地中海死亡,欧洲在毁灭非洲大陆方面有着不少的记录,我不需要再提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美国,政府甚至将孩子从父母和家庭中拆散开来,并将他们送往沙漠中的虚拟集中营,以阻止那些仍然在逃离李根当政时期在中美洲进行的恐怖战争所遗留的灾难性阴影的人们。

奥巴马克林顿对军事独裁的支持正在掀起一波新的浪潮。2009年推翻了改革派政府或对洪都拉斯的干预,导致野蛮暴力的急剧升级。这是今天大量难民的主要源头。美国的毒品战争对毒品的流通和使用并没起任何影响,它却使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遭到了可怕的暴力。那些逃离的人们在严重违反国际法下被残忍的拒绝。教皇弗朗西斯称难民危机实际上是富裕者和特权阶层的道德危机。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人们很难想象世界将在几年内面临的难民危机,当海平面上升导致大量人口从孟加拉低洼地区迁移,或由于气温上导致已经受到严重压力的南亚的水供、冰川融化,导致水资源进一步枯竭,造成许多区域的人们无法活下去,甚至可能会驱使两大核子强国互相勒颈撕杀,后果是不堪想像的。预测灾难的发生实在再容易不过了。

可是,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解决方案是垂手可得的,这些解决方案至少可以减轻严重的征兆,甚至可能为建立一个更为自由和公正的世界铺路。解决方案近在咫尺。但是应用现有的机会绝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不这样去做,将导致极为严重的大灾难。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