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咱们痛揍韩三元的宠物他心疼——也谈韩三元的《关于李刘之争几种情况的初步分析》

咱们可以自豪的说:

任何外来者在咱们祖国的土地上与咱们辩论咱们祖国的历史是注定要失败的!

咱们痛打李叶明,韩三元的所谓分析:那只是主人心疼宠物被殴打,而感到心疼叫屈!

新加坡,这是咱们土生土长公民的前辈用鲜血和生命保卫和建设起来的祖国!

咱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

哪些外来移民,特别是那些原籍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在咱们的祖国土地上与咱们辩论任何有关咱们祖国的历史和政治问题是注定要被咱们打的落花流水!

尽管李叶明的出生背景是中国军人之家。他是根正苗红的接班人。

尽管他在读书时期或大学毕业后,可能被保送进中国共产党的党校,接受了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理论的培训;

尽管他来新加坡后,可能被保送到人民协会的青年领袖训练班培训或到过李光耀政策研究院;

这一切都无所谓。

为什么?

因为咱们与李叶明之间的辩论是在咱们祖国的土地上!咱们几代生活的祖国土地上,难道哪些‘外来的女婿’会比咱们更了解和熟悉咱们祖国的政治和历史吗!

实事求是的说:咱们确实没有看过任何马列主义的书、咱们也没有资格进李光耀政策研究院或青年领袖训练班。但是,在辩论咱们祖国的政治和历史问题上,咱们绝对有信心将李叶明之流踩在脚下!

为什么?

因为在他来新加坡之前,中国共产党已经将中国共产党与东南亚共产党之间的历史完全封尘。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了。在他来新加坡之后,读的是李光耀的歪史,对他只是起来反作用。

韩三元这篇文章只能说明:这条变色龙把李叶明当成他家的宠物。宠物被人揍,哪有主人不感到心痛如刀割。现在的问题是,韩三元一边要在前左翼朋友面表示自己与行动党没有同流合污,所以,不敢公开站出来表态;一边又想要为行动党歌功颂德!所以只好来个所谓’分析战情‘!

咱们的队伍很清楚:咱们在对待行动党以及狗腿子之家的立场就是:针锋相对!对任何想充当行动党的狗腿子,咱们就是关门打狗!

事情就这么简单!没有韩三元说的那么复杂!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真理、正义和事实在人民这一边!咱们啥都不怕——靠警棍支撑歪理——小癞皮狗犬火车

我说:中国的公安管政治、新加坡的政治管警察。
这句话对出生在中国的军人家庭的李叶明可能看不懂、也理解不了。
无所谓。只要他继续放肆胡扯,今后他会慢慢懂得的。用上海人常用的口头禅说:侬晓得吗?
李叶明,今年贵庚?据查明,李叶明,男性。原籍出生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生年份:1970年出生,现年43岁。家庭政治背景:军人家庭,父母都是军人,父亲曾上过朝鲜战场。政治思想:从小在军营里长大——根正苗红——‘8.1’军旗和斧镰红旗下长大的红苗。政治可靠。国籍:新加坡共和国。
李叶明先生,这一段简介是从百度网站下载的,应该不会是捏造的吧?
这是一个光辉历程。对于任何一个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是极其重要和令人羡慕的。因为根正苗红,走路不怕碰、办事不怕哄!
如有偏漏,请在本文刊出后立即上网自己进行更正或补充,以免误人误己。因为你现在已经在风尖浪头上了,确实没啥时间在上网和警察局两头蹦跳。
哦。你上了警察局投案去了。确实很忙。辛苦了,同志!
为了让你了解新加坡的警察部门的职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安部门的职能,我想在这里给摆一摆。让你厘清,免得菜篮子打水一场空。
对了。中国人民把负责管理和维持地方治安的执法部门管叫:公安局或派出所;咱们新加坡人民管它叫:警察局或邻里警岗。
中国人民把在公安局或派出所的负责管理和执行任务的官员叫:“同志”或“公安干警”或“警察叔叔”(中国的小朋友对公安的尊称)。新加坡人民在警察局或邻里警岗负责管理和执行任务的官员叫“警察先生”或“警官”。
尽管两个国家的警察局或公安局都同样是负起在管理和维持地方治安的执法部门。但是,各自的行政建制不同。
中国的公安部队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执法部门。中国的公安局或派出所设立了中国共产党党委支部和党委领导制、党委书记负责领导这个公安局派出所。公安局或派出所的决策必须先征求党委书记同志的意见和同意。
咱们新加坡警察部队不是人民行动党领导下的执法部门。新加坡的警察局是属于国家的。咱们新加坡警察部队是根据国家宪法下建立的执法部门。他们必须严格按照新加坡国会通过的法律和法规执行管理和维持地方治安。警察局的任何决策是由警察部队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负责执行。
在邓小平宣布在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裁减军力下,部队军人转业组成了各地的公安机关。后来,中国成立了‘公安大学’为中国公安部门培养了大批的公安干警。但是,到今天中国人民经常都还习惯说这么一句口头禅:‘没事。我有战友在公安局里’!
从新加坡共和国建国至今,在新加坡没有人敢向咱们说:‘没事。我有朋友在警察局’!
所以,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实在非不得已,都不会轻易说‘要到警察局去投案’。因为,结果是祸还是福?谁也拿不准。
好了。咱们说了这么多有关比较中国的公安与新加坡的警察之间的不同之处,目的只有两个:
1.就是让你知道,你已经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了。你已经归化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的公民了。所以,在你到警察局投案时。你必须先清洗干净留在你脑袋里的‘公安局有我的战友’的想法。
2.新加坡的警察是执行国家通过宪法赋予他们的有限权利,他们不会因为你支持行动党的政策,公开的站在你这边或扁担你。
哇操!
还真不知道是哪个狗头军师给你出的骚主意,让你去警察局投案了。
无所谓。反正你已经去了。报章也大张旗鼓的报导了。网民的骂娘声浪也此起彼伏了。
你现在要做的是面对的现实!
什么现实?
1.你现在不是在和工人党和刘程强对着干,或某个人对着干!而是在与新加坡土生土长40%—50%的公民对着干!或者说:你是一个人和175万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对峙。因为,就是这些人投票支持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反对行动党的‘外来移民’和‘精英治国’政策的。
2.你是单干独打。让咱们帮你厘清你目前的处境!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行动党人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只报道,不表态支持;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宗乡总会第一时间表明这是你个人的事,与总乡总会无关;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你以前的祖国同胞、现在的新加坡公民只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那些原籍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已经归化为新加坡公民的组织只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因为你已经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胞、或侨胞,因此,你目前的处境与你以前的伟大祖国‘不打噶’,它管不了;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由于你已经抛弃你以前的14亿同胞,离开了他们了,所以他们只是在看戏,爱莫相助。如果你‘赢了’,他们可能会说你:‘好样的!光宗耀祖’!如果你输了,他们会说:犯贱!螳臂当车!
你可能以为自己在维护行动党的路线,自己是站在正确路线的!也行。
但是,在前面所述新加坡的政治环境形势下,即便是行动党和宗乡总会都不敢公开在道义上站出来挺你同情你!
你认为,你会赢得这场‘战斗’吗?绝对不会。
我在《李叶明就是一个小瘪三!咱们必须把火力集中在行动党的AIM、《人口白皮书》和财政预算案问题上! 》一文中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
“那些错误估计以为可以死心塌地地为行动党卖命、充当急先锋或杀手,行动党是不会在它们‘壮烈牺牲’后被加封为‘烈士家属’,并在你们家门外钉上‘烈属之家’的小横匾!这儿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里的执政党是人民行动党不是中国共产党!行动党在衡量自己的政权存亡和你们的小命之间,行动党不会选择给你们加封‘拥军爱民’的‘光荣传统’!”
咱们给你的答案非常明确:你是输定的!
咱们愿意在此向所有原籍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已经归化成为新加坡公民的同胞们明确表明如下的立场:
1.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不是‘排外主义者’!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反对任何形式的‘排外主义’言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前辈也是在一百多年前,因为旧中国的政治制度腐败,被迫离乡背井从旧中国移民到新加坡落地生根的!
尽管我们同文同种。但是,由于政治制度和历史的原因,我们之间在思想意识形态和其他方面必然要存在差异与鸿沟。这是现实的矛盾。
在上一世纪,咱们的前辈与他们在中国的亲人是有过非常令人难忘的历史。
在日本军国主义在横行整个亚洲时,咱们的前辈在当时的马来亚人民(现在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和伟大的中国人一齐共同抗击日本军国主义的斗争历史!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当时的马来亚人民(现在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中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支持过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和支持中国人民建设新中国的斗争!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给予包括马来亚人民(现在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各国予以无偿的援助。(特别是在1964年的印度尼西亚‘9.30’苏哈多军人的军事政变后发生严重排华的时期)。
今天。我们极力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不是针对任何原籍来自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归化新公民!
目前整个问题的实质是:
因为行动党政府无法说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接受他们的‘引进外来移民支持和精英治国政策’,而将‘排外主义’的大帽子扣在咱们的头上!行动党的目的在于挑起和分化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与外来归化的新公民之间的矛盾与和睦共处的关系!
2. 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强烈反对:行动党利用‘引进外来移民和精英治国’的政策是因为:
行动党的‘外来移民政策和精英治国政策’剥夺了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前辈以及他们的后代应享有的福利、权益和权利!这些福利、权益和权利包括了工作、住房、就业、教育、医药福利和老年退休等!反之,目前已经取得新加坡归化公民权和永久居留权的外来移民不需要和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一样履行公民应尽的义务——包括强制性国民服役和缴交各种高利率的所得税,却享有和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同等的福利、权益和权利!
3. 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强烈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是因为行动党是要利用《人口白皮书》做幌子,计划在2030年前大量外来移民,进而改变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与外来移民的比例!
这是一个涉及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这一代和子孙后代的福祉问题!咱们不会拿涉及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眼前的利益和咱们子孙后代的福祉与行动党做任何交易!
咱们奉劝李叶明:
在反对行动党的‘外来移民政策’上,真理和事实的主动权在我们这一边!行动党在这个本质问题上不敢直接与咱们较量。咱们不相信你是一个对新加坡人民反对行动党政权的历史一窍不通的新外来移民,要想在辩论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取得任何胜利!这是徒劳的!
如果你再看看上述咱们给你厘清你所处的环境,你最终的下场是咋样!你可以用自己的原籍的国家最适当的政治语言去形容自己。
咱们只能够用刘三姐所说:
“ 天下怪事样样有,敬酒不吃吃罚酒,山中老虎都见过,难道怕你这条狗。”!


留下评论

李叶明就是一个小瘪三!咱们必须把火力集中在行动党的AIM、《人口白皮书》和财政预算案问题上!

老祖宗说: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和榜鹅东区的补选前的情况一样。行动党的那些大狗腿子和老文棍在李显龙的《人口白皮书》上都不愿意公然站出来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对着干!因为行动党的那些大狗腿子和老文棍都知道‘全力以赴’的支持李显龙的《人口白皮书》的结果,将有可能在2016年的全国大选过后就没有皇粮可吃了!所以这些行动党的大狗腿子和老文棍都采取了对待榜鹅东区补选的伎俩——让李显龙‘单干’!——开会闭口、表决举手、会后溜走、民问摇头!这是大多数行动党的那些‘老江湖’——国会议员干的事!
李显龙就是不愿吸取后港区补选、榜鹅东区补选、AIM事件等的教训,又重施故伎,找一条‘嫩狗’来当炮灰,给自己在《人口白皮书》问题上找个喘息的机会!
是哪条‘嫩狗’?这条‘嫩狗’就是来自中国上海外滩的小瘪三——李叶明!
李叶明,他没啥了不起!他不是行动党里面的什么东西!‘地方诸侯——国会议员是不可能封赐给他的!他还不是行动党的‘一路人’!因为他对新加坡人民反对行动党的斗争历史完全陌生!
现在资料已经清楚查明:
李叶明这家伙就是上海外滩的小瘪三、行动党的桌子底下的癞皮狗群里的一只刚流浪进来的小癞皮狗!
李叶明,他爸是中华人民解放军军人,曾参加过韩战。这也就是说,他爸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就是军属的后代。根据中国共产党的规定,解放军人和他们的家属是不可以有‘海外亲属关系’的,不论是军人本身或其子女!这家伙在2001年申请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那就是说他成为新加坡公是不会超过6年!那他现在已经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的公民,他和他爸到底是啥关系!
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上海人——精打细算。他是不会白痴到主动放弃自己是在中国军属后代的身份。因为军属在中国是可以享受部队和国家给军属的一切优厚的待遇的!特别是那些参与过50年代的朝鲜战争、60年代支持印度支那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和70年代教训越南扩张主义的对越战争的军人。
李叶明怎么做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他在为自己的家人离开中国铺路——那天共产党干部找他或他的家属‘麻烦’时,他就可以利用新加坡政府的‘家属移民条例’或‘家属探亲准证’合法的举家迁移到新加坡!他如果回到中国或在中国从事生意遇到不可预测的‘麻烦’,他就可以用新加坡共和国公民这个‘外国人身份’向中国政府‘示威’!
咱们让李叶明到新加坡高等法院宣示并出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最高人民法院的公证文件,确认他在中国人民共和国政府法律管辖范围,他个人和家属没有直接或间接拥有任何房地产!
他在新加坡创办了“随笔南洋”网站。好了。
咱们相信,有不少哪些口口声声热爱祖国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文人都对这个网站独有情锺的,与他为伍撰写文章。我们呼吁这些口口声声热爱祖国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文人能够挺身而出,谴责和声讨这个家伙!离开这个网站!我们呼吁那些经常浏览这个网站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同胞们,拒绝再登上这个网站浏览!
咱们的这个要求就会这么简单!这就够了!我们不需要杀鸡用牛刀——我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不需要为一个归化成新加坡公民不过几年的家伙,举全国之力去打一只小癞皮狗——成本太高划不来!
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那是涉及咋子孙后代的福祉的大事,那就是要紧紧盯着:
1.行动党管理的14个市镇理事会与AIM的管理软件合同即将在4月份到期!许文远那个‘验尸官’的‘AIM验尸报告’还未出炉!结果是什么?咱们不知道。但是,行动党的这14个市镇理事会已经抛弃了工人党提出的质疑两者之间的‘深宫艳史’的‘愚昧关系’,开始改为公开招标!但是,招标文件还是让AIM这‘娘儿’负责起草!?
2.行动党的假冒伪劣货品《人口白皮书》到底还要不要坚持到2030年逐步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如果要,那他们坚持到2030年要逐步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需要动用国库多少资金投入建设配套基础建设资金?
如果他们决定放弃《人口白皮书》所宣示的要到2030年逐步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那么,行动党又想要干啥?
3.上述的第二个问题,不论是行动党选择前者或后者——即坚持或放弃《人口白皮书》所宣示的要到2030年逐步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都涉及行动党2013年的财政预算案以及未来几年的财政预算案!
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精力、时间和人力去讨伐这条小癞皮狗,那我们就上了行动党的当!其结果是:
1.行动党可以顺利转移人民对AIM事件的最终调查报告结果!
2.行动党就可以腾出时间‘精力和人力出为自己的《人口白皮书》找出脱身之计或以偷龙转凤的手法把《人口白皮书》静悄悄的付诸实施!
3.行动党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将在不受人民关注的情况下,顺理成章的把国家的资金编入了《人口白皮书》的建设投资计划了!
我们奉劝那些甘为行动党当走狗、文棍、打手或炮灰的家伙,别错误的估计新加坡目前的形势和过高的估计自己的‘专业’地位!
今天的新加坡政治形势已经改变了!50年前李光耀使用法西斯手段进行恐吓或镇压等白色恐怖已经不复存在!
那些错误估计以为可以死心塌地地为行动党卖命、充当急先锋或杀手,行动党是不会在它们‘壮烈牺牲’后被加封为‘烈士家属’,并在你们家门外钉上‘烈属之家’的小横匾!这儿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里的执政党是人民行动党不是中国共产党!行动党在衡量自己的政权存亡和你们的小命之间,行动党不会选择给你们加封‘拥军爱民’的‘光荣传统’!


留下评论

李叶明,听着:你已经不在风头浪尖上的对象了!现在你就是一条等着万棒侍候的丧家狗!

今天早报在《舆论》版刊登了新加坡佛教学院助理教授纪赞的文章《第三只眼睛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网友已经转载了这篇文章。

李叶明,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篇文章里说得是什么了没有?

这篇文章已经宣判: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再和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扯谈什么‘新加坡核心价值’问题了!

你要谈,可以。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确认你到底是谁再说!你先把如下问题说清楚!

1.你,自称是新加坡公民,为什么要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网站发表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辩论与涉及新加坡国内的课题?你的动机是什么?

2.你,凭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代表原籍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已经宣示成为新加坡的公民的新移民反对土生土长的新加坡有关新加坡的核心价值观的立场?你的动机是什么?

3.你,凭什么资格说,你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辩论有关新加坡核心价值处于被凑的处境时,把自己比喻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孙旭在新加坡的遭遇?你的动机是什么?

你必须对上述问题在报章和社交网站上公开提出明确的说法,然后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确定你是否有资格与咱们辩论任何有关涉及新加坡核心价值观的问题!

明确的告诉你,新加坡佛教学院助理教授纪赞不是和你一样吃饱撑着没事干。他的这篇文章《第三只眼睛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就是要告诉你:在涉及有关新加坡核心价值观的问题上,行动党已经把你抛弃了!这就是新加坡的政治生态!你也就别太看得起自己!没用。

明确的告诉你,别以为你已经避过了风头浪尖,没事了,可以再爬出来乱吠。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手中还紧握着打狗棒等着你爬出来。

咱们痛打丧家狗从来就不会去理会行动党心疼与否!只要你狗性不改,咱们还是照打不误!如果你连这起码的能耐都憋不住,那你就不甭想在新加坡政治圈子混!

该说的,已经说了。而且说得很多,也很白了。


留下评论

既要痛打丧家狗!也要讨论咱们国家的问题

我们痛打了李叶明条狗丧家狗!它经不起咱们的痛打,已经它从咱们家的后门逃到国外去申冤了!——就这么一场小小的较量,咱们就让他对新加坡共和国的效忠心彻底的暴露无遗!

关于咱们痛打李叶明这条丧家狗的事。咱们网友问:是否可以与任何人进行讨论。我的答案是:可以。
咱们不是李光耀独裁专制统治的追随者!
咱们是信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追随者。
因此,咱们不会也没有理由拒绝与任何人讨论或辩论任何涉及咱们祖国的政治和历史问题,特别是当前涉及咱们子孙后代福祉的问题!咱们相信,通过双方的辩论或讨论,咱们将出现的情况:
1.各自表述——保留意见;
2.缩小彼此间的差距——求同存异;
3.达致共识——共同为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新加坡而努力;
咱们只要求这样讨论或辩论是建立在实事求是和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的。
鉴于李叶明这条丧家狗在玩火!——它已经把咱们辩论的课题扩大到新加坡以外的国家!

咱们就不得不认真看待这条丧家狗!任何人要为李叶明这条丧家狗叫冤或辩护都行!但是必须对以下两个条件清楚表明立场,不得含糊其辞!(请不要以“他目前的处境可以理解‘作为表明立场!咱们不会接受!)
1.李叶明已经是在新加坡的国徽前面举手按胸宣示效忠新加坡共和国的公民,在无法与咱们辩论有关的问题下,把事件扩大到中国的网站是绝对不可宽恕的行为!因为这是新加坡人内部之间的问题,为什么要把咱们新加坡内部讨论的问题拿到外国的网站?作为一个新加坡公民您可以接受李叶明这种行为吗!
2.李叶明已经是新加坡公民了,他拿自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孙旭在新加坡的问题相提并论是绝对不可宽恕的行为!因为这是咱们新加坡公民之间的问题,为什么可以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新加坡的行为与自己作为一个新加坡公民的行为相提并论?作为一个新加坡公民可以接受李叶明这种行为吗!
任何人必须明确上述的问题立场。这是咱们不得已而为之的要求!
1.因为我们必须确保在进行辩论或讨论过程中,确定自己是在与一个真正热爱自己的祖国的同胞在讨论涉及新加坡的历史和政治问题!
2.因为咱们要确保在进行辩论或讨论过程中,不会再有出现李叶明似的人物!
实事求是的说,咱们只有一个国家——新加坡共和国!咱们有任何怨或冤,咱们只能向351万新加坡同胞叙述!咱们绝对不会也无法跑到几千公里外的中国或其他国家求救兵!
实事求是的说,咱们知道新加坡的主流媒体是属于行动党控制的。咱们不期望主流媒体刊登咱们的文章。
无所谓。咱们已经习惯了他们不刊登不同意见的文章。
咱们就在facebook上与对方进行辩论也行。
各位网友,what do you think ?


留下评论

回不回‘笼子’,是李叶明说了算!当不当红卫兵,还是李叶明说了算!

咱们祖上积德!
咱们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开始,直到榜鹅东区补选,咱们在与行动党进行的各场较量都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就在蛇年开春的头几天,咱们的老祖宗又给咱们带来喜讯!
咱们与行动党默许的小癞皮狗的较量又告捷!
李叶明经受不了网民的围剿,终于承受不了到警察局投案去了!
总乡总会不忍看到李叶明在外‘经风雨、见世面’,希望他考虑回笼!
这是李叶明这个小癞皮狗在网上被网民‘痛殴’,或者说的比较有文化一点是:‘围剿’后,整个较量暂告一个段落!
老祖宗告诉咱们:打狗也要给主人三分面子。是的。狗再狂吠也是主人家老爷的爱犬啊!对咱们的老祖宗来说,确实咱们是对其主人有所不敬!
咱们已经好久不让燃放鞭炮。咱们同意。因为这是为了保护环境不受污染。所以咱们的春节过得平静,没有老祖宗老家那样热热闹闹!
尽管如此,老祖宗也让咱们老百姓今年的节日过得比往年热闹和实实在在!
打从龙年辞岁之前,咱们就一直把老祖宗的话惦记着心坎上——从冬至开始至新春佳节的元宵节前,你必须沉住气,逢人都得说些吉利话。哪怕迎面走来的人是你一身最最讨厌的家伙,你也得给他说声:节日好!这样大家在来年都会讨个好兆头——顺顺利利、丰收连连。
老祖宗啊,这可不是咱们晚辈不敬,也不是咱们晚辈翅膀羽毛丰满不听您的了!因为正值腊月寒冬刮凌厉的东北风,行动党的耳朵给护耳帽给堵住了,咱们老百姓的苦苦相劝行动党放弃他们的‘外来移民’和‘治国精英’的政策,他们就是不听咱们老百姓的话!
那也罢。对咱们老百姓而言,行动党不听咱们老百姓的话那已经是陈年旧事了!——从李光耀开始已经整整50年了!老祖宗也听说过这事儿。
偏偏咱们数落了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之际,在新春佳节期间突然从行动党的狗笼里跳出一条小癞皮狗对着咱们狂吠!
是哪家的小癞皮狗啊?就是那个从老祖宗老家来新加坡‘下放落户’的‘知青’——名叫:李叶明。原籍中国上海市。年龄:41岁。家庭背景:军人背景。政治思想:根正苗红。可靠。
李叶明就自以为自己在老家的背景根正苗红,又精通马列主义。他自以为自己在行动党的组织里有人撑腰,竟然与咱们175万新加坡反对行动党《人口白皮书》的同胞干了起来!
这场较量时间不长,就10天左右。结果是:双方较量不到两回合,他败下阵来了!
他到新加坡的警察局(咱们老祖宗的老家管叫:公安局或派出所)投案去了!?
为什么?
在他开始与咱们较量时,我在《真理、正义和事实在人民这一边!咱们啥都不怕——靠警棍支撑歪理——小癞皮狗犬火车》一文已经非常清楚的给他厘清了他的处境!(用中国的党委书记同志常用的口吻说:‘给他做思想工作’——讲大形势、大环境、顾大局….等等)—
“你现在要做的是面对的现实!
什么现实?
1.你现在不是在和工人党和刘程强对着干,或某个人对着干!而是在与新加坡土生土长40%—50%的公民对着干!或者说:你是一个人和175万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对峙。因为,就是这些人投票支持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反对行动党的‘外来移民’和‘精英治国’政策的。
2.你是单干独打。让咱们帮你厘清你目前的处境!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行动党人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只报道,不表态支持;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宗乡总会第一时间表明这是你个人的事,与宗乡总会无关;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你以前的祖国同胞、现在的新加坡公民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那些原籍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已经归化为新加坡公民的组织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因为你已经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胞或侨胞,因此,你目前的处境与你以前的伟大祖国‘不打噶’,它管不了;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由于你已经抛弃你以前的14亿同胞,离开了他们了,所以他们只是在看戏,爱莫相助。如果你‘赢了’,他们可能会说你:‘好样的!光宗耀祖’!如果你输了,他们会说:犯贱!螳臂当车!
你可能以为自己在维护行动党的路线,自己是站在正确路线的!也行。
但是,在前面所述新加坡的政治环境形势下,即便是行动党和宗乡总会都不敢公开在道义上站出来挺你或同情你!”
这个李叶明就是一位‘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敢于牺牲’的毛主席的好战士!他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敢于和少数不合理的事物进行不懈的斗争‘!
但是,他失败了!他没打出解放军的同志风格——‘一不怕拼死、二不怕苦的精神’!给咱们老家的解放军叔叔丢了脸!
他到警察局投案去了!‘他认为自己在网上被声讨,未必完全因为自己和流程强的交锋,也可能有人在网上造谣所致,因此决定报警。’(见《联合早报》2013年2月24日第7页《新闻版》,标题:《宗乡会馆:李叶明无须请辞》)
咱们老祖宗总是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李叶明在2013你2月22日到警察局投案去了!宗乡总会也2013年2月23日开完会了!
宗乡总会的会后意见是:“新加坡是法治社会,在法律范围内人人享有言论自由。所有的理性讨论都应该受到尊重….李叶明无须辞去在总会的义务工作,并希望他能继续为社会服务。” (见《联合早报》2013年2月24日第7页《新闻版》,标题:《宗乡会馆:李叶明无须请辞》)
李叶明的反应是:“对总会的决定表示感激,但他担心网民的情绪又燃烧起来, 需要一段时间想一想才做决定”(见《联合早报》2013年2月24日第7页《新闻版》,标题:《宗乡会馆:李叶明无须请辞》)
好啊。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宗乡总会只是说:“无须辞职!”至于李叶明自己要不要辞职,李叶明自个儿说了算!谁也不应该给他提供任何意见!
宗乡总会也语重深情的告诉他:“新加坡是法治社会,在法律范围内人人享有言论自由。”言外之意:这里是新加坡共和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里是实行西方的言论自由的民主制度,不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无产阶级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制度!
李叶明该留还是该走,那是他自个儿的事,他不要也不必扯到咱们网民的身上!——问题是:宗乡总会搬给他的这张凳子自己爬得下来吗!?别让自己到时悬在半空中,那就跌得很难看!
咱们必须明确的说:咱们的网民们谁也没让他辞去宗乡总会的职位!是他自己不按照行动党的指示,‘安分守己’的在宗乡总会过他的‘外来移民’的‘舒适日子’!自己志愿扮演新加坡的‘红卫兵’——‘要和一切牛鬼蛇神做斗争!要和一切反动的言论作斗争!’
咱们网民在网上痛打李叶明这只小癞皮狗的实际情况是什么?
1.咱们没有事先约定好如何打!实事求是的说,咱们网民至今谁不认识谁、事前谁未曾见过面!就因为咱们谁也没见过面,所以,咱们打这只小癞皮狗也就没有事先约定怎样打!因为,在咱们痛打李叶明之前,已经打好多大狗和优良品种的狗了!
2. 咱们打狗已经累计了很多经验了。咱们打狗从来就不会胡打、乱打!这次咱们也不例外。咱们就是关起门来对准李叶明这条小癞皮狗打!
李叶明经不起咱们网民的痛打而跑到警察局去投案。那只能说明:他已经不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了’!俺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一窍不通。不知这和1931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中央特科科长顾顺章事件是否性质相同。咱们不想在这儿无限上纲上网。
李叶明在与咱们的网民较量的过程中感到自己处于被动挨打的处境,那是啥原因?
原因非常简单!那是因为他错误的以为在行动党的护罩下,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不敢吭声!
他确实彻底的错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和新加坡的政治形势!他确实彻底的错误的过低估计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政治智慧和勇气!
咱们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李叶明和所有要模仿李叶明的追随者:
1.李光耀和行动党在新加坡举行50年的威权和白色统治的手段已经在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过后被新加坡人民彻底的驱走了!在亚细安各国人民进行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的斗争大洪流下,新加坡人民已经觉醒和站起来了!2013年2月16日在芳林公园所举行的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和平集会就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启示。
2.咱们打狗的原则是:
一、咱们只打大狗或嚣张的疯狗。那些擅自离开了主人的狗笼子出来乱咬人或狂吠的野狗和疯狗,咱们教训了就算!所以,这就是造成了李叶明感觉自己被咱们的打狗棒打得晕头转向原因!
二、咱们打狗时为什么可以目标一致、力度均等、动作一齐、收发自如!因为,咱们在过去50年被行动党咬伤的非常严重,咱们对狗的本质的认识已经提高了!所以,咱们打狗的技术水平也提高了!
三、为什么咱们这么执着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为什么对任何人为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歌功颂德、或自愿充当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当‘志愿军’的个人对着干!
因为,没有任何外来移民比我们更加了解咱们祖国今天的现代化、咱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是咱们的先辈们用鲜血和牺牲生命取得的!
咱们的前辈用鲜血谱写了祖国过去的历史!这是咱们非常关心咱们祖国的未来——我们不能让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下一代变成了少数人!
今天行动党让大量的外来移民落户新加坡成为新加坡的新公民并享受着这里的一切现代化的同时,却掩盖和扭曲了过去先辈为此做出的牺牲和历史贡献!
李叶明选择回去宗乡总会!他说了算。
但是,他必须牢记宗乡总会苦口婆心告诉他的那句话:“新加坡是法治社会,在法律范围内人人享有言论自由。”!
李叶明在宗乡总会要为促进在新加坡定居的原籍中国的归化新公民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的融入工作,那咱们没意见!但是,如果李叶明要想利用它在类似总乡总会或其他新加坡的法定社会福利社团组织(不是政治团体),与咱们在涉及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的切身利益以及他们的后代未来的福祉的大原则问题进行辩论或较量,那咱们就必须认真看待了!
因为,行动党为了达到他们落实《人口白皮书》的计划,不惜在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与已经取得新加坡公民权的外来移民之间制造矛盾、误解和互不信任!
在对待所有已经取得新加坡公民权的归化外来移民公民,咱们没有理由不和他们和睦共处!这一点我已经在《真理、正义和事实在人民这一边!咱们啥都不怕——靠警棍支撑歪理——小癞皮狗犬火车》一文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了!
咱们需要建设一个全体新加坡公民和睦共处、繁荣昌盛的新加坡!
咱们可以这么说:要不要回‘笼’?李叶明说了算!
咱们可以这么说:要不要继续扮演新加坡的‘红卫兵’?还是李叶明说了算!
我们非常了解,中国政府为了改革开放的全局要求,在中国国内实行了:‘互不干涉内政、不输出革命’的政策。
在这个政策指导下,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封尘’了过去70年中国共产党与全世界人民之间的‘革命历史’。所以所有在70后出世的中国公民已经不再被告知有关这方面的历史知识了;
也就是在这个政策指导下,原籍中国的新移民到了新加坡后,就把行动党极权统治下的新加坡视为人间乐土!;
也就在这个政策指导下,那些在新加坡取得公民权的原籍中国人当中一小部分人就想尽办法,希望通过与行动党‘搭肩扶臂’弄个一官半职,以便来日可以‘衣锦还乡’!
这一切咱们都可以理解。
但是,咱们希望这一小部分想要‘衣锦还乡’的原籍中国的新公民必须照顾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感受和忧虑!
我们愿意和所有认真看待我们的感受和忧虑的原籍中国的新公民在平心静气的环境下,和咱们讨论有关我们反对行动党引进外来移民的问题!但是,不要把我们的善意错误以为我们是在行动党的淫威下拿原则问题做交易!
好了!今天是元宵节。
咱们祝愿所有原籍中国的新公民在老家的亲人在未来的一年丰收连连、万事如意。


留下评论

李叶明,这头丧家犬在玩火!咱们打狗不需看任何人面子!

‘打狗看主人’说句话的意思是:
在对人惩罚或者报复前要考虑到上层人际关系,不可轻易动手或下达指令让他人实施,以免造成不利的后果。用于给人讲情。
这里说的是要打狗时必须考虑人类之间的关系,因为这只够可能是人类的某一方的爱犬。因此如果不考虑这一层的关系就动手打狗,可能产生不必要的后果!但是,这不是说人类不可以打狗!该打的时候就打。
因为,人类是人类,狗就是狗。
人类和狗之间的有啥差别:
咱们必须明确什么叫‘人类’?
‘人类’是男人和女人的统称,就是地球上一种相比较来说高智慧的生物,可以说是地球至今的统治者。
那‘狗’又是什么东西?
‘狗’是背朝天的一种爬行动物。经过数千年的生物进化演变后已经适应生活人类社会里一种家禽。
随着科技的发达,高智商的人类已经对控制和改造了生活在自己周边的动物,其中包括狗。狗的野性是人类通过文明兼半野蛮的方式——即是暴力手段——鞭打的方式慢慢地改造到可以它和人类生活在一块儿。
现在与人类生活在一起有讨人喜欢的不同种类的狗,比如玩赏狗啦、警卫狗啦、猎狗啦、看门狗啦;令人讨厌的不同种类的狗流浪狗啦、野狗啦;人见人恨的狗是称丧家狗。见到必杀的狗是疯狗………等等。
不管科技如何发达进步、也不管人类的智商多高,也不管人类与狗之间的感情相处的如何融洽,一个不可以改变是事实就是:
人类终归是人类。人类的智慧永远高于地球上的所有动物!人类完全有能力控制任何动物因兽性的发作而产生的任何兽行。因此人类长期都有自己一套控制和对付动物兽行发作时的手段。
这里,咱们就谈谈与人类朝夕相处的狗。
狗,我们说的是一旦失去了那平时‘惹人喜爱’的爱犬变成了野狗、疯狗或丧家狗。
老祖宗对待狗的经验告诉咱们,我们都必须对狗要永远保持高度警惕性,绝对不可麻痹大意!
如果咱们在深山老林或穷山僻野看到迎面走来一头野狗,咱们人类的本能必然会自我警戒,提防这头野狗可能随时的袭击。这个基本警惕性连会哇哇哭声的小娃娃都与生俱来具备。
现在咱们要谈的是一种被主人圈养在笼子里的狗。这种被主人长期圈养在笼子里的狗从笼子里爬了出来,(这是主人不小心让它逃脱或主人有意让它从笼子里爬出来,待动物学家去考究,咱们确实是门外汉。不谈。),它必然要恢复其兽性。它的兽性一旦发作,它的兽行就超乎人类现象。它那样‘温柔和喜人’的印象立即消失。这个时候咱们就不叫这种狗为‘宠物狗’了!如果它的主人不喊它回去或制止它的狂犬,咱们管叫这种狗为‘疯狗’!如果它的主人管不了它的乱吠声而任其胡犬叫或不愿回去主人的笼子里,而在外面四处咬人时,咱们管叫它是‘丧家狗’。
野狗所以不容易伤害人类,在于人类一眼就认定它是‘野狗’,人类的本能自然而然就会产生警惕。
现在人类容易被伤害的是碰到那些长期被主人关在笼子,修饰得漂漂亮亮的的笼子里的狗!咱们管叫它‘走狗’或‘哈巴狗’!
人类经常被这些‘走狗’或‘哈巴狗’所迷惑!进而对它可能产生的任何兽行失去警惕行,并最终人类给自己赔上性命!
老祖宗告诉咱们:对于‘走狗’或‘哈巴狗’必须痛打!即使它落水爬上来,咱们还是要痛打!咱们的态度是:必须一打到底,决不手软,直至它的主人喊它回到笼子里为止!
如果这些‘走狗’或‘哈巴狗’不愿听从主人的喊叫回笼子里,肆意要在笼子外继续对人类进行乱咬或乱吠,甚至要集结成狐群狗党向人类挑衅!这样的狗就已经恢复到其祖先的兽性。咱们就叫这些‘走狗’或‘哈巴狗’为:‘丧家狗’!因为,它已经决定不回主人家,它的兽性已经够发作了!
对于丧家狗,咱们更加要十分警惕!咱们必须把它干净、彻底和全部的从人类居住的环境清除出去!这样,人类才有可能过上安宁的日子。
目前李叶明就是这条丧家狗!
它不愿爬回宗乡总会,它认为哪儿会约束了它的兽性本能,又担心人类打狗时也把主人的笼子给砸坏了!
我在《回不回‘笼子’,是李叶明说了算!当不当红卫兵,还是李叶明说了算!》一文已经学着李叶明在老家大学时的‘团委书记’和后来它到单位工作后的‘党委书记’的‘口吻’向它讲了‘大局’、讲了‘大环境’和讲了‘敌我力量对比等‘大形势’。
我的原话是这样的:

“你现在要做的是面对的现实!
什么现实?
1.你现在不是在和工人党和刘程强对着干,或某个人对着干!而是在与新加坡土生土长40%—50%的公民对着干!或者说:你是一个人和175万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对峙。因为,就是这些人投票支持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反对行动党的‘外来移民’和‘精英治国’政策的。
2.你是单干独打。让咱们帮你厘清你目前的处境!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行动党人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只报道,不表态支持;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宗乡总会第一时间表明这是你个人的事,与宗乡总会无关;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你以前的祖国同胞、现在的新加坡公民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那些原籍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已经归化为新加坡公民的组织靠一边站,没吭一声;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因为你已经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胞或侨胞,因此,你目前的处境与你以前的伟大祖国‘不打噶’,它管不了;
在你与工人党挑衅时,由于你已经抛弃你以前的14亿同胞,离开了他们了,所以他们只是在看戏,爱莫相助。如果你‘赢了’,他们可能会说你:‘好样的!光宗耀祖’!如果你输了,他们会说:犯贱!螳臂当车!
你可能以为自己在维护行动党的路线,自己是站在正确路线的!也行。
但是,在前面所述新加坡的政治环境形势下,即便是行动党和宗乡总会都不敢公开在道义上站出来挺你或同情你!”
”。
李叶明,这条丧家犬就是不听劝告。它战败了。它现在又跑去向它以前的‘祖国’和‘祖国的亲人’哭诉自己现在在新加坡是处于‘蓝色恐怖’的阴影中!
李叶明,你这是在哭诉,已经没用了。
你17年前腾云驾雾来到新加坡后就一直躺在白色的云层里,不知道白云底下就是一片辽阔的蓝色海洋!现在,你终于陷入了蓝色的海洋了!所以,哭诉没用。
你要把自己目前的处境和孙旭相提并论。
那是哪家对哪家的事啊!
孙旭,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李叶明,新加坡共和国公民。
孙旭——伟大社会主义祖国是可靠的后方、14亿中国同胞是坚强后盾!
李叶明——它啥都没有!因为它已经选择离开主人的笼子,目前选择过着丧家狗的生活!
更明确地说,
1.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它的人民而言,你已经没有任何法律关系!因为你已经背叛了这个国家和人民了!因为你已经向行动党举手‘宣誓’效忠新加坡共和国了!所以现在要‘认祖归宗’也来不及了!——当然,每当清明时节回去老家给祖坟上上香,烧些金银纸帛,那是应该的。
2.你和行动党以及宗乡会馆也脱离关系了。因为你说不想拖累他们,自己选择辞职不干了。
现在,你面对我 ‘大局’、‘大环境’和‘敌我力量对比等‘大形势’,比我在上述向你讲还要更加严峻了!
你现在是把你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的争辩从概念上争论的性质提升到新加坡族群之间——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原籍中国的新归化公民之间的分裂!这不是一个小问题,已经涉及新加坡共和国的政治稳定和族群和谐的国家安全问题了!
你现在的处境比我当时说的还要进一步悲惨!——那就是你已经是一条在玩火了的丧家犬!
你是在迫使李显龙的行动党政府必须在涉及351万新加坡公民的团结问题和你这头丧家狗之间做出抉择!
可以很明确和肯定的告诉你:
你在玩火!而且玩大了!
就李显龙和行动党政府而言,多你一个不算多,少你一个不算少!为了制止这个争论的升级和变质,行动党政府必然要尽快结束这场灾难性的事件——那就是杀狗警猴!
同胞们,鉴于此,现在咱们打丧家犬就更加不要有任何的顾忌了!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我们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不论是你过去的主人、或现在的主人。谁都不会也不敢走向前来护佑你了!
你就是一头犟驴!算了。还是用回你原来的物种名称:丧家狗。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没有主人了!——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
你想要集结原籍中国的新加坡归化为公民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分庭抗礼!
咱们老祖宗常说的政治语言:这只能加速自己的灭亡!
在选择新加坡公民的大团结的大前提下,行动党政府将会把你送进毁化炉!这是结束这场由你挑起的争论的最后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