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光耀一生欺百姓、誉满天下哄世人

 我的说明:

 本篇文章原计划在李光耀之后几天就发表。但是,在网友的提议下延至今天发表;

  • 我不是一个没有悲天悯人之心的人。我也不是一个把慈善之心乱施予的人。我不会向一个在50年前双手沾满了我的同志与战友鲜血、又不公开承认自己已经犯下的法西斯罪行施以这样心;

  • 我也不是一个背着历史包袱的人。我不记仇。任何人在确凿的历史证据面前还不承认自己的错,还要指使他的下一代和追随着继续沿用当时加在我的同志和战友的莫须有罪名并继续对他们进行污蔑的人!对我来说,不论他是活着还是逝世,我绝对不会原谅他。

    特此说明。

 第四代行动党必须为李光耀以铁腕统治手腕、牺牲三大种族社会核心价值和消灭与变质民族文化换取经济繁荣第一世界地位承担历史罪责!

翡翠再完美清澈都有瑕疵!

李光耀以法西斯残酷手腕统治新加坡的历史问题-page-001 卜告

毛泽东把一个几个世纪四分五裂、战火连年的中国统一起来(除台湾岛以外),但是,死后连中国共产党人也提出需要三七开评价!

蒋介石尽管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眉日亲美,但是在中国领土统一的问题的目标和建设台湾岛还是受到中国共产党人的赞赏的!

邓小平尽管为建设一个现代化的中国,让中国人民走向全世界、实现了毛泽东的中国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伟大梦想,他自己也定下三七分账!

李光耀百年了。 2015年3月24日出版的《早报》头版标题:‘光耀一生、誉满天下’!? 您说这是真的吗?

早报-光耀一生、誉满天下

让我们给李光耀的一生结算一下吧!

李光耀靠欺骗左翼和人民两次得以上台掌权

50年代,新加坡各种族人民联合起来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和争取新加坡的独立时期,左翼力量的支持和领导下,新加坡各阶层人民,特别是各族广大的劳动人民推翻了英国殖民主义者。

李光耀当年利用了华校中学生和各族工人、各阶层人民的不满,以维护工人的利益和社会的正义为幌子取得老百姓对他信任,让在当时成立的人民行动党站稳了落脚点,成为了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这是他第一次欺骗新加坡各族人民!

1959 年李光耀获得了英国人的默许下上台执政了。

李光耀在当年正式宣誓成为新加坡自治邦总理前还假惺惺的说明如果英国人不释放被林有福政府扣留的主要政治犯(极为林清祥、方水双、兀哈尔等人),他将不会宣誓就职。

这是李光耀在配合英国殖民主义者上演一场兑现大选的诺言的演技!

2013年出版的《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这本书已经非常详细的揭露这是英国人为了积极配合李光耀的坚决要求’——释放了8名李光耀所宣称的与人民行动党有直接关系的的政治拘留者的一场政治秀!目的在于安抚当时的广大左翼工会组织和人民行动党内部的左翼成员的的要求吧了!

过后,李光耀对那些还继续被扣留在章宜监牢的政治拘留者采取了可以拖就拖的政策。在1959年举行的大选,当时行动党的竞选纲领是要废除英国1948年在马来亚实施的对付马来亚共产党的《紧急法律》和当时在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的公开左翼进步力量的《公安法令》(后来改称为《内部安全法令》)。

可是,李光耀在释放了与行动党执政有直接关系的政治犯后就不了了之了。为此,当时的左翼力量开始对李光耀采取了坚决的惩罚行动!行动党在当时举行的安顺区和芳林区的补选遭到了他自1959年取得执政上台以来最大的挫折!

对此,李光耀并没有悬崖勒马!他把这两场补选的失败归罪于以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内部左翼领导人。

事实上,李光耀后来的电台12透露了自己在这两场补选前已经和马来亚共产党打过招呼了。 就李光耀而言,他认为,以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内部的左翼力量和职工会都是在马来亚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只要搞定马来亚共产党,行动党内部的左翼力量和职工会都会主动的与他合作。

正如林清祥当时写给《海峡时报》的信里所说的,李光耀在这两场补选进行期间,通知行动党内部的选举委员会不要让以林清祥为首的被释放的8名左翼工会领袖参与竞选活动!

 见链接;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2/26/

经过了这两场补选失败后,事实上李光耀自己终于看到了一个自己判断错误、不可改变的事实:以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内部的左翼力量和工会组织并不是接受马来亚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外围统一战线的成员和外围组织

为此,李光耀下定决心要清除以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内部的左翼力量和工会组织。英国人为了保住其在远东区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利益,让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阿杜拉曼提出了大马来西亚联邦计划

狡奸巨猾的李光耀不失时机的利用的这个契机,把彻底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的冷藏行动计划付诸于行动中!从此,对于当时的李光耀而言,他已经不再需要把自己伪装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了!

接着,李光耀当时的下一个目标是要与马来西亚的马华公会会长陈修信争当英国人在远东区专门控制华族的总管!他提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为此,立即引起的了马来西亚巫统党内的极端种族主义者的警惕和不满。

李光耀是一个从来就不敢公开承认自己错误的大骗子 李光耀不顾一切鼓吹新加坡不加入马来西亚将会是一场浩劫的神话,终于在609天后彻底破灭!——李光耀被马来西亚巫统赶出了马来西亚联邦!李光耀被迫在1965年宣布新加坡共和国独立

请所有在80后出世的新加坡同胞们记住:

李光耀是在89日这一天自己宣布新加坡共和国独立!但是,至今,他没有就自己在609天所说的话做出任何的歉悔或者说明!李光耀在1965年8月9日宣布的不是脱离英国殖民统治而独立,而是脱离马来西亚独立!这就是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前的地位是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下的新加坡自治邦。 1959年行动党上台时,李光耀当时是宣誓成为新加坡自治邦的总理!过后,新加坡自治邦加入马来西亚联邦,成为其中的一个州!

李光耀与马来西亚巫统之间的矛盾公开化。在19658月9日被迫主动宣布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后。李光耀非常明白,巫统絕對不会让李光耀的新加坡共和国生存下来!因此他就开始着手建设新加坡共和国!

直到2015323日李光耀逝世那一天为止,他并没有对自己在新加坡共和国成立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事件发表过正式和公开的谈话。这就是李光耀!

李光耀的建设成就就是牺牲前辈们所凝集的社会价值观支离破碎、民族文化被彻底消灭!

行动党在歌功颂德李光耀建设新加坡的丰功伟绩!就是要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特别是90年代后出世的新加坡人和全世界都相信事实真相的一面!

咱们就给李光耀在过去50年里建设新加坡共和国所取得成绩,新加坡人民付出的代价算一笔帳。(以下所罗列的各项是从1963年的冷藏行动开始前直到21世纪,没有李光耀的李光耀时代为止。)

1.捏造莫须有罪名,在196322日的冷藏行动以及其后一系列的逮捕了所有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计划的左翼政党和工会组织的领导人,为自己的法西斯行径合法化掩饰;

2.无限期和不经审讯的拘留政治犯、去强迫他们接受在电视台或者主流媒体发表谴责暴力革命忏悔自己过去的一切活动作为释放的条件,作为彻底摧毁政治异议分子的思想意识;以起诉破产、威胁逮捕的手腕,迫使异议分子流亡在全世界;

已故林福寿医生说了以下的这段话,足于证明李光耀以莫须有罪名逮捕左翼组织领导人:

I met Chin Ping about four years ago, when he came to Singapore to speak at th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It was at the invitation of Lee Kuan Yew and Goh Chok Tong. During the talk, he said that they were not prepared at that time. The British were arresting all the communists. He said when lee Kuan Yew formed the PAP in 1954,he asked the Communist Party of Malaya to help him to start the PAP. How didi lEE Kuan Yew contact all these people? I don’t know. Chin Ping said “we sent a few cadres to help him.” So what role they played , I din’t know. (extracted from <Remrnbering of DR. Lim Hock Siew OUR FREEDOM FIGHTER> page 40)

四年前当陈平受李光耀和吴作栋的邀请到东南亚研究进行演讲时我见到了陈平。。在谈话中,陈平说,当时他们(马共)尚未。准备好。英国人已经逮捕了所有的马来亚共产党员。他说,在1954年要人民行动党要成立时,李光耀要求马来亚共产党给予协助。李光耀说这样与这些人(马来亚共产党员)联系的?我不知道。陈平说,“我们派来几位干部帮助他们(人民行动党)”。这些人当时是扮演什么角色?我不知道。(《向坚定的自由战士林福寿医生致敬》第40页)”

3.关闭南洋大学、变质华校中学制度、把华社开办的小学以各种借口一一关闭或变质为以英语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华校;迫害华文教師、维护华文文化生存的陈六使先生为首华社领以及数以百计的华校教师;造成目前华人后代不懂自己的母语文化;

4.精英治国为幌子,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从而造成今天新加坡都充斥了外来移民;

5.居者有其屋的幌子,把大量的居民从乡村地区迫迁到政府组屋。这是李光耀为了消灭广大乡村地区的群众当年支持社阵和乡村组织的计划的一部分。最后,李光耀的居者有其屋变成了今天套在老百姓脖子上的一条永远扯不断的铁锁链!——因为组屋价格一再上涨,老百姓成了李光耀的居者有其屋政策下的终身房奴,行动党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房地产发展商!老百姓再也无法也不敢为社会的正义和良知发声!

6.工运现代化劳资政铁杆关系的指导下,李光耀把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工会(SATU)关闭,让自己培养的工贼帝凡那成立目前的NTUC。他们培养了自己的工会干部、在争取和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的待遇时采取了压制工人的不满的立场!他们引进了大量的外来产业工人,从而改变了个人队伍的结构新加坡工人不再是新加坡各行业工人的骨干。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成为,也不敢反对行动党的亲资方(特别是大量的跨国企业)的政策;外来劳工从此成了压制新加坡工人要求提高薪金的砝码;

 

7.在新加坡走向世界、企业改革现代化和引进跨国企业的幌子下,李光耀采取了威权手段挪用了人民的公积金设立投资公司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集团目前已经成为一个新兴和新型的官僚买办集团!行动党政府控制的国家企业和与政府有直接和嫁接关系的企业(简称政联企业)垄断和操纵了新加坡的各行各业。跨国企业和大量外资与这两家企业集团结成投资伙伴在新加坡进行各种投机倒把的商业活动。中小型民营企业面临着破产或者成为它们附属的下游供应链之一;

8.为了加强和巩固自己的政权,不惜滥发公民权和永久居留权给予外来移民和外来劳工及其家眷,造成了物价高涨老百姓生活日益艰辛、基本社会基础设施无法满足老百姓的需求、外来移民的孩子涌入造成老百姓的孩子读书难和上学难、青年人面对工资低、工作时间长,无法在职场上与外来移民竞争、社会的治安日益恶化;

9.为了控制老百姓领取养老退休金,李光耀不断的提高公积金存款顶限和提高工人退休的年龄,造成老百姓无法,也不敢退休!目前,在新加坡的各个负责维持卫生清洁工作的都是年龄以届满65岁以上的年长国人!

50年过去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都在各个层面遭受李光耀的独霸独行的政策的欺凌(因为很多网民已经网上列出李光耀数不尽的恶霸行径了。这里咱们就不一一阐述了)。这个欺凌政策至今还未终止。 李光耀直到他临终的遗愿也不对这些事件作出公开的交代!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

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在歌功颂德李光耀的光耀一生”,这就是:

欺压新加坡人民!

夺了人们的基本权利和权益!

践踏人权的一生!

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在歌功颂德李光耀的誉满天下就是:

新加坡是让大量的外来移民和跨国企业资本家摧毁土生土长的前辈们凝集的核心社会价值观,作为赢得了跻身第一世界的美誉的代价!

李光耀走了。李光耀对在过去50年历史事件是否会后悔?我看,他不会!绝对不会!如果李光耀会后悔,那个后悔的人绝对不是李光耀!

50年过去了。李光耀走了。李光耀对上述历史事件是否要反驳?我看,他要!而且绝对会从棺木跳出来反驳!因为他活着都不对这些历史事件感到忏悔!否则,他将不会寿终正寝!他的幽魂将会在新加坡的上空游荡!

50年后的今天,我们不必理会李光耀会不会后悔!我们也不需要担心李光耀的幽魂是否会在新加坡上空游荡!这是李光耀个人的事!

死亡,这是人生老病死的必然规律。不论李光耀愿不愿意,他和我们每个人一样都得走完这个过程!

我不是西方极乐世界的如来佛或者观世音!我没有哪个法力引领他前往极乐世界!

我也不是抓鬼神的钟馗!我没有哪个法力把李光耀抓到阎王殿去接受阎王的审判!

我当然不会笃信恶有恶报的因果论,因为恶人的罪恶行径已经给我们的前辈及子孙后带来的罪孽已经历历在目、看见了!不是预见的后果了。

反正,李光耀就是:

光耀一生欺百姓

在这里咱们也谈一谈外国政府和外国人有关誉满天下的事。

对于外国领导人发表对李光耀的诵词,我们可以理解。因为这是符合‘1954年印尼万隆会议的精神:互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各国人民有权选择自己本国的社会制度原则下,国与国之间的外交言辞的往来。要不要采纳李光耀的那套统治手腕,那是各国政府自己事。

对于外国人民(不论在新加坡工作、学习、旅居和投资)或者刚成为新加坡新移民的外国移民对李光耀表示感激之恩,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正在享受着土生土长的前辈以及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三大种族及其后代用鲜血和汗水建设起来的新加坡这一切!但是,他们并没有经历过前辈以及我们所经历的那段艰苦岁月!他们并没有为目前的这一切付出高昂的心血代价!他们只是用金钱购买和使用我们已经建设起来的这一切

这些新移民在新加坡今后遭遇不可预见的灾难时是否会和我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后代一样与这块土地共存亡,历史将会给予我们明确的答案!

 

我们并不需要与那些居住在新加坡的外国人和外国人争论有关李光耀的功过!因为这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对咱们的祖国是怎样诞生?前辈们为争取祖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所做的一切牺牲经历,根本就一无所知或者一知半解!

为什么世人会对李光耀过去半个世纪的法西斯统治一无所知呢?

在上个世纪70年代,李光耀在完成了对左翼组织中进行血腥镇压后,接着就对公开媒体展开了一场名为“黑色行动”的镇压。全面肃清了在公开媒体不同意或者不愿意与李光耀合作的媒体人。在学校的课本全面的歌颂李光耀的‘建国功绩’和‘把新加坡的左翼组织领导人形容为是马来亚共产党的成员或同情者;把左翼组织形容为是马来亚共产党外围组织或受马来亚共产党渗透的亲共组织’。

在长达半个世纪 ,因此,不仅仅是外国人,就是在90年代后出世的新加坡人完全无法知道上个世纪60-80年代李光耀法西斯统治的暴行以及发生的所有事件。

所以李光耀就是:

誉满天下哄世人

对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和第四代行动党人来说,在李光耀死后纷纷呼吁全国人民要在李光耀死后团结一致,继续共同建设未来新加坡!?他们是要向那些人喊话?

如果他们是向那些新移民喊话,那就看李光耀所积的阴德了!

如果他们是向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喊话?特别是超过40%的人民喊话,特别是在50年前在李光耀的法西斯手腕统治下遭受迫害和至今还流亡国外的当事人及其家属亲戚朋友而言,那就得看第四代行动党人了!

新加坡是我们祖辈及土生土长的后代用鲜血和汗水建设起来的国家!我们没有理由让自己的祖国推向水深火热的深渊!

我们不是要背着历史的沉重包袱嫉恨终身!所有在50年遭受李光耀法西斯统治手腕迫害人及其家属就是要向第四代行动党讨个说法!就是要在新加坡见过史册上给予平反!

第四代行动党人必须承认如下历史事实:

1. 从1954年行动党成立到1959年李光耀的上台执政:这是依靠了当时的左翼组织领导老百姓进行反对英殖民主义运动时牺牲生命扶持起来的!林清祥和他的同志是领导实现这场运动的杰出领袖!不是李光耀!

2.1961年开始直到1963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计划前,李光耀捏造和指责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领导人是接受马来亚共产党的指示、以社阵为首的新加坡左翼政党和组织是马来亚共产党外围组织所进行的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计划假合并条件是是一项要消灭新加坡左翼力量的阴谋!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领导人当时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假合并条件是正确的!

3.1963年李光耀利用英国人致使当时的马来亚首相东姑阿拉曼提出的马来西亚联邦计划,以及其后在70年代和80年代以莫须有罪名、不经审讯逮捕、监禁政治拘留者、迫使他们上电视台和报章上发表所谓的悔过声明是事实!是违反新加坡宪法约定的人民拥有言论、结社、结社和集会的权利基本人权! 必须让那些为逃避李光耀的政治迫害被迫流亡的爱国者无条件的回国与家人团聚!

4.在1965年新加坡被迫退出马来西亚是证明了李光耀当年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是唯一不可避免的选择是一项不可原谅的错误!李光耀必须承担当年发生的种族骚扰的责任。

5.李光耀时代必须承认吊销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迫害数百名华社民族资本家、华校中小学教师是为了进一步控制整个华族社会、消灭和变质华文教育、造成今天母语是华族的第二语文!

6.李光耀在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后,进行的所谓的城市重建计划是一个幌子,其真正的政治目的是要把广大支持左翼的新加坡乡村地区的群众瓦解!即便是在这个城市重建计划本身也违反了吴庆瑞当时的设想:要给新加坡的劳苦大众一个廉价的安身居所的概念!今天,居者有其屋已经不再是老百姓的安身居所了!它已经成为了套在老百姓脖子上一生无法解开的绞索铁链!

 

7.李光耀时代不断修订和制定的公积金法律条款已经违背50年前设立的公积金制度的原来宗旨!必须恢复到当年无条件的让所有年龄届满55岁的国人领取公积金户头的退休金安心度过晚年!以及在公积金使用条例下有关年长者使用公积金支付医药保健的限制条例!

8.李光耀时代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在假借为了加强国际竞争能力,必须对华文教育改革而华校全面英文化、提高南大的国际学术水准而把南洋大学关闭。这是李光耀在与林清祥为首受华文教育的左翼进行斗争的经验已经告诉他,必须彻底的消灭华文教育在华人社会的影响!

9.李光耀时代不惜利用国家的储备金设立官营企业和政联企业与外国跨国集团控制新加坡的经济命脉,彻底摧毁了新加坡民族资本家及其企业!同时,必须把已经挪用的公积金款额全部连本带利拨回全体公积金会员的户头。

10.李光耀时代挪用公积金资金投资组成和形成的新型官僚买办集团(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集团以及它们直属或附属、全资或参股的国内企业)必须立即退出参与国内经济竞争!让国内的中小性企业在自由、平等和公平的环境进行竞争!

11.李光耀时代为了改变新加坡的社会人口结构组成,以便自己能够容易控制新加坡,不惜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造成今天的社会出现分裂!

结束语

美国是全世界上移民最多的国家,为什么美国人民可以同心同德建设美国?那是因为林肯总统发表了《解放黑奴》的宣言!—— 承认了所有有色人种的基本人权!

在蒋介石统治下的台湾的人民,为什么能够后来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那是因为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在60年代中号召台湾人民放弃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的幻想,一心一意建设台湾!为什么蒋经国会获得台湾人民尊重!那是因为蒋介石逝世后不久,蒋经国让被软禁了几十年的张学良立即无条件的回复自由行动!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人能够在中国人民大会堂的红地毯的一端与来自红地毯另一端的国民党主席连战握手,结束共产党与国民党长达半个世纪的恩怨、打破台湾海峡的隔阂?那是因为双方敢于面对过去的历史!

为什么经过几十年种族歧视的南非黑人与白人能够携手共同建设新南非?那是因为南非白人领袖向全世界承认了自己犯了种族歧视的罪行,南非的黑人领袖曼德拉主动抛弃历史的创伤!

李显龙和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有没有林肯总统的远见?有没有蒋经国的勇气!有没有中国共产党人和台湾国民党人的宽大胸怀!有没有曼德拉的大智!

不知道。

咱们只知道,第四代行动党也应该知道,李光耀用法西斯手腕统治新加坡超过半个世纪的时代是绝对一去不复返!

新加坡是属于全体新加坡人民的!不是李光耀的私人遗产!更不是行动党祖先留给他们的!

第四代行动党人要全体新加坡人民一起同心同德建设一个没有李光耀的新加坡第四代行动党人必须:

1.实事求是的承认李光耀确实在历史犯上了的罪行!所有在过去半个世纪遭受李光耀政治迫害的爱国、进步、民主人士必须得到平反!必须立即无条件的让所有目前还继续被迫流亡国外政治受害者们回国与家人团聚!

2.公开承诺实现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约定下人民享有真正的自由、民主和平等的基本权利!

3,所有在李光耀时代所实施过时的法律法令和不符合土生土长新加坡人的政策必须立即废除或修订!

我们反对的是一个由李光耀生前已经制定和实施的引进外来移民的路线!不是李光耀个人!

我们要求的是第四代行动党彻底放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路线下制定的所有法律、法规和政策!

第四代行动党只有在认真看待和实现这些基本原则的基础上,才会赢得全体新加坡人民同心同德建设一个没有李光耀统治阴影的新加坡!

justice now


留下评论

南大校友會:當年關閉南大‧“壓制華教,不可原諒”

转载自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3日訊)馬來亞南洋大學校友會認為,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所領導的政府在關閉南洋大學,壓制華教方面,是不可原諒的。

馬來亞南洋大學校友會今日發表文告,如是指出。

文告指出,關於李光耀對新加坡的經濟建設和貢獻已有很多的報道,該會則針對李光耀的華文教育和文化政策表達看法。

華裔失去母語教育權利

該會認為,在這方面,歷史上有許多不可磨滅的記載,首先是無理漠視民族權益而關閉由馬新兩地人民共建的南洋大學;其次是壓制華文教育,導致華文中、小學式微,癱瘓華文教育體系和文化的根基,令一個佔有新加坡人口75%的華裔人群失去母語教育權利。

在基本人權方面,他領導的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褫奪了母校創辦人陳六使的公民權,因政見不同而囚禁我們的同學謝太寶長達20多年。我們的同學因其政策而被令停學、開除、逮捕,驅逐出境多達數百人,是世界高等學府受摧殘之最。

該會認為,李光耀的語文政策將英文提到最高地位,壓制母語教育,使得新加坡人民的精神文明處於無根狀態,歷史已有證明。

關於新加坡物質文明方面的建設,馬來西亞南大校友會認為,大家不能忽視新加坡200多年以來都是東南亞的最重要商業和經濟中心,憑著其優良的地理位置、勤勞人民和工商界的貢獻而取得的成績,將這一切榮耀歸功於李光耀是不恰當的。

 


留下评论

李光耀前总理署政务次长、马来亚共产党员 陈新荣:谈谈李光耀和我

本文转载自《柔佛州老友会》2015年03月23日  作者:陈新嶸

 

陈新荣

 

羊年春节期间传来「李光耀走了」的消息。昨日,他真的走了。

 

好些朋友认为,这位大人物身边有成群顶尖大医生不分日夜轮班照顾,他们一定会尽力让他至少能在病床上渡过8月9日新加坡独立建国的50週年国庆,以至能看到他的亲友在9月16日祝贺他92岁生日。

 

我年轻时曾经和李光耀共事,支持他反抗殖民统治。后来「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就分手了。我离开家乡新加坡52年,超过了半个世纪。

 

2006年我无奈又庆幸地成了泰国公民。这些年,我多次趁节假日到马来西亚探亲访友,但还不能越过新柔长堤和弟妹们甚至是短暂的团聚,除非接受哪些有损个人尊严的条件,低头「认错」,「自愿向当局交待过去的一切」。明摆著的是:李光耀对我「背叛」他,还是耿耿于怀。也就是说,李光耀欠缺前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的气量。儘管如此,当我看到李光耀病危的消息,我还是希望他多活些日子,感受感受英国人离开后一切由他说了算的那些他亲手培植的接班人能否顶得住他不想看到的世態变化。

 

已经有传媒开始论述「后李光耀时代」和李光耀凭铁腕治理新加坡的功过。人们对这位很怕被人遗忘的老人的一生事跡功过,会怎样「打分」?我认为取决于打分者所处的阶级地位、所持立场、所受的是当代西方教育或东方传统教育,以及打分指標有没有包括道义和民族骨气。

 

李光耀在新加坡执掌政权好几十年,被他的接班人列为「建国一辈」的新加坡公民,没有谁不知道他一向来多么讲求「实用」,以及怎样对待他的各式各样的竞爭对手。新加坡位于马六甲海峡咽喉,是个兵家必爭之地,长期以来在东南亚和南亚地区较劲的英国、美国、日本和中国执政者们,尤其熟悉李光耀的机灵且容易配合。这就使李光耀成了国际名人,李光耀的名字总是和新加坡连在一起。

 

客观地说,新加坡被踢出马来西亚之后,李光耀把这个曾经被方壮璧认为是「怪胎」的岛国治理得井井有条,既成绩显著,罪孽可不算少,有功也有过。依我看,无论人们將如何爭论他的功过是3比7或4比6甚至对半分,大都会同意:他的「功」是新加坡人民付出沉重代价换来的;他的「过」则出自他的唯我独尊、独断独行。

 

重用之际也受关注

 

这个春节期间我到柔佛新山探亲访友,在会晤趁假日专程来敘旧的新加坡朋友们的时候,大家除了互相问候近况之外,话题自然免不了谈到李光耀。他们催促我赶快把人们已知及未知的我和李光耀相处的陈年旧事写下来,以免误传。他们当中有一位提醒说:「当儿子的未必知道老爸的一切。」是的,这使我想起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2009年出版的那本《白衣人》。那本书有一章专谈陈新嶸。说李光耀选择陈新嶸当「最高助理」和「深为信赖的朋友」,在用陈新嶸做总理署政务次长之前,不是不知道陈新嶸是个「和马共有关係的顛覆分子」。我发觉《海峡时报》这本书,把陈新嶸当次长的权力夸大到当事人本身也不敢相信。现在確实有必要让读者朋友们瞭解实际情况啦!其实李光耀在「重用」陈新嶸的同时,也佈置不少人(包括和陈新嶸一起工作的行动党干部、立法议员、政务次长)向他打小报告。还有,在总理署的公务员中有位曾经被王永元下令迁出市长公署、后来被李光耀重用的、直接听命于「凤凰园」的英国MI-5特工,更不曾放鬆对陈新嶸KEEP AN EYE。

 

陈新荣合照

我不否认,从1957年李光耀找我帮他把演讲稿翻译成华文、教他学讲华语。

 

我当时十分敬重这位意气风发、替工人爭取权益的左派律师,我尽量把自己当过华文小报记者的见闻告诉他,让他瞭解华人社会,拉近他和受华文教育者的距离。就这样,他和我的交往日趋密切。他邀我陪他到马六甲办案,拉拢崇拜印尼前总统苏卡诺的巫统干部,还好几次邀我陪他一家大小到福隆港度假,等等。经过將近两年的零距离考察,他对我日趋信任和器重。且举两个例子作为说明。

 

例一:他僱用我做设在人民行动党总部的《新加坡职工会咨询研究所》唯一的一名调查员,主要职务却是负责编写出版行动党的华文机关报《行动报》等文字宣传。李光耀告诉我,林有福政府的政治部的某某高官,主张把他抓起来和封闭行动党。我记得很清楚,李光耀秘书长当时坦率向我披露说,他没把握这种事会不会发生,但他相信,即使连他也被抓,顶多3个月英国人就得放他出来协助恢復社会安寧。他说,那块掛在行动党总部的《职工会咨询研究所》招牌,是「以防万一的『救生圈』,可以靠它保存行动党的文件和党员名册!」

 

放下个人恩怨

 

例二:李光耀当上自治邦总理不久,我陪他一起到霹雳州《马来前锋报》创办人尤索夫·伊萨克(Yusof Bin Ishak)的家,邀请他出来当新加坡最高元首(Yang di-Pertuan Negara)。他告诉我,这位阅歷丰富的老报人非常瞭解马来亚各州苏丹,包括各州苏丹子女的姻亲关係。在宣誓就任最高元首之前,尤索夫来到新加坡总理署见李光耀,我照例先让来访者在接待室稍侯。

 

我按照李总理吩咐,告诉这位我所尊敬的马来新闻界知名前辈,將来在薪金方面,得按照行动党中委会的规定,需对党有所贡献。

 

为了说明李光耀和我之间个人恩怨的另一面。不妨也举两个例子。

 

 

例一:我离开行动党和林清祥、李绍祖医生一起发起成立「社会主义阵线」成了反对党议员后,我的从事新闻工作的弟弟,没有参加任何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却在1963年的「冷藏行动」中被捕,而且好一段时期被单独关禁,精神临近崩溃。他迄今还没摆脱被单独关禁阴影的纠缠,身体非常虚弱。他避免和我有任何联繫。他是华文版《李光耀回忆录》三名翻译者之一。

 

例二:吴庆瑞对我说过:「一旦成立马来西亚,你就得自我保重」。当我感觉形势不对头,唯有选择离开了新加坡。在印尼过流亡生活期间,有一年我的从事小工商业的父亲申请去中国大陆治病,移民局官员回答他说:「可以去不可以回!」。我父亲在1975年病逝。我母亲去世时,我的那个在「冷藏行动」被捕的弟弟,获得批准离开拘留营半天,代替我这个不孝的长子披麻戴孝,向遗像上香跪拜和扶柩。

 

俗话说:「往事如烟」,今年6月我將满82岁。早在2003年,我就对来合艾做访谈的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高级撰稿员梁荣锦说过:

几十年过去了,何以李光耀先生不能站在歷史的高度、以拋开党派成见的胸怀回顾过去?

 

 

对个人恩怨「放得开」也好,「放不开」也好,我相信老人李光耀已经想不起很多往事了。

 

西方有位著名思想家和哲学家说过:「存在决定意识」。的確,我们每个人的思想观点以至喜怒哀乐,都不是与生俱来的。

 

 

每个人的教育、际遇、人生观、价值观各有差异,但都是时代的產物,离不开他所生存的社会环境的影响。因而,即使是凡夫俗子的生平事跡也反映著他那个时代的方方面面。在朋友们很不耐烦的催促下,我將在日常琐事、上网、看报之余,把我和李光耀相处的往事凭记忆一一写下来,或许可供史学者们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