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战后新马人民争取独立斗争的艰险历程》 :《前言》The precarious Course of Singapore & Malayan People’s Struggle For Independence During The Post-War Period Forward

编者按:经《战后新马人民争取独立斗争的艰险历程》作者同意,仅此转发该书的《前言》。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45 年以日本投降宣告结束。这场战争涉及的东方战场涵盖了大半个中国、西伯利亚、朝鲜半岛、东南亚全境、澳大利亚、太平洋乃至印度。而远离我们的西部战场则涵盖整个欧洲、非洲、中东与太平洋。受其牵连的国家之多,土地面积之广,波及人数之众,死伤人数之巨,交战之惨烈,为人类史上前所未有!这本书覆盖的范围,就以这个年头开始。

一场空前的大战的结束,自然令人欢欣鼓舞,让人们对前景充满热切期待,但摆在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大地上的子民面前的,是一副什么样的图景,一时竟叫人无法辨别与分解。这么说,二战的胜利,马来亚(包括新加坡)人民是曾经付出过巨大的代价的,我们当中不少英勇志士甚至还拿起枪杆,赴刀山蹈火海,不惜生命与日本侵略者对峙于交锋。因此,胜利的果实,他们是有权分享的!然而,事情的发展并非尽如人意。结果,反而是那帮没开几个枪几个炮便擎起白旗向日本侵略者投降的英殖民地主,竟‘凯旋’归来,厚颜无耻接管了我们这块神圣宝贵的土地。重新当起统治者,继续进行其鱼肉人民的勾当。试问道义何在?

于是,1945年的反殖,要求国家独立的运动在继承前人努力的成果的基础上,再掀起热潮。即便是面对贪婪凶恶的殖民地主所施加的各种无情的镇压与迫害,反殖的队伍还是壮大起来了。足见根植于民间的反殖情绪之深之广。接下来五十年代的学生运动与工人运动,以及接踵而至的政治运动,其来势之猛烈,声势之浩大,撼动了整个社会的根基。此时,反殖的浪潮已经势不可挡,因而在形势比人强的情况下,殖民地主不得不向人民做出让步,于1957年让马来亚联合邦独立。再于1959年,让新加坡自治。

英国人进行外部统治最善于利用的伎俩是“分而治之”。新马本是一家。现在,却给殖民统治者搞出两个政治个体,各走各路。

新马两地政治上的变迁牵动了各自范围的政治力量角力的格局。原有的政治斗争被拖入前所未有的复杂氛围中。在新加坡,即便是行动党内部也发生左右路线的激烈争论,并导致该党中的左翼人士被挤出党外。接着他们在党外另起炉灶,成立一个社会主义阵线党,把广大的工运、学运积极分子都团结在其旗下。并在50年代时搞得红红火火的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多位领导人的加入后,让这个热切期待实现平等、公平与民主的社会而努力拼搏的人民运动诸如了一支强心剂!本书中,许庚猷对这个时期的前前后后给予了比较详尽的叙述。

在马来亚半岛,诗句也在迅速变化中。1961年11月16日,时任首相的东姑阿都拉曼提出创立“马来西亚”的设想,这个原本是在二战即将结束英国人孵化出来的“大计划”,其目的不外是为了要长期保护英国在这快土地的经济、政治与军事利益。而其所以又获得马来亚和新加坡右翼政府的青睐是他们认为通过它,左翼运动的力量便可以一举消灭,使那支火把难于复燃。

可是,上演马来西亚这部戏到头来并不完全如当初预想中的精彩。此计划一出,便受到印尼与菲律宾的极力反对,汶莱在最后关头决定不愿加入。而其最大的短板应该是新马的合了又分的决定,竟在不及两年的时间内就在世人的面前演绎出来。造成两地人民感情上多大的磨损,以及看的人之间的无可计量的猜疑与信任赤字。人们都知道,环绕这个合了又分的局面所导致的那么多缺憾与矛盾,完全可以追溯向相关政治人物的短视与偏执,以及他们那自我膨胀的自我及难于满足的个人野心。

这本书的面世,希望能够让读者通过不算长的文字篇幅与较多的珍贵画面,更多地了解左翼运动反殖与争取国家独立、自主、社会公平的一段重要路程。对于那些曾经于那个不平凡的时代亲自参与活动的读者,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文字与画面,能够勾起一点美丽又不失荣光的记忆与回味。毕竟,一个人的短暂生命中,为了追求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而做出无私奉献是有其不可低估的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