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冷藏行动OPERATION COLDSTORE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445289458981357?__tn__=K-R

我第一次听到有关代号“冷藏行动”的大逮捕事件,在我协助于2008年往生的已故陈仁贵编辑收集一本有关被监禁在牢内的政治拘留者撰写的诗歌和散文。

在编辑过程中,我们随意地谈到了收集在书里有关赛.查哈利、何标和詹姆斯.普都查利在“冷藏行动”被捕者。赛.查哈利和何标分别被监禁了17年后18年。詹姆斯.普都查利在被捕后被驱逐到马来西亚继续被监禁。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hVcPYFMZ_4 (见视频网址)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pcWDAwhAa8 (见视频网址)

突然间,仁贵说,“在这场代号‘冷藏行动’中,超过100人被逮捕。这些被捕者都是当时反对党的精英分子。非常肯定,这场大逮捕行动的必然会把反对党连根拔掉。”

我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我并不知道怎么多人被逮捕。我想,仁贵长期以来就一直咋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应该在过去一段时间已经为此达致结论。但是就我个人而言,这简直就是骇人惊闻的事情,这给予了我一个解答的答案:

  1. 为什么在新加坡反对党的力量至今仍然是你们的脆弱。

  2. 为什么李光耀在他的一生中要消灭反对党?

  3. 为什么行动党能够在国会里,不受反对的情况下,毫无阻拦地通过与实施各种各样的非正义的法律法规?

在80年代时期,我对国会通过的是所有法律法规根本就不感兴趣。当我发现除了在981年第一位获选的反对党国会议员惹耶惹南反对国会通过的有关法律法规外,并没有人反对过国会通过的法律法规。

这是行动党执政15年来唯一在国会里反对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事实上,当我还是一个就读法律的学生时期,国会开会时,我偶尔会到国会聆听。我注意到,当时国会开会时,议事大厅的国会议员席位上经常空荡荡的。即便是那些出席会议的国会议员对国会进行中的议事也缺乏任何的兴趣。他们当中一些人甚至是在舒适的空调意议事堂里的皮革沙发椅子上睡觉。

通过仁贵的介绍,我们认识了许多在代号“冷藏行动”这被捕者。在2009年,一本书名为《思想是自由的》新书发布会上,我发现林福寿医生和傅树介医生坐在新书发布会场的前排。新书发布会上在MUSE HOUSE举行的。(这里顺代说明一下,由于国家图书馆最后一分钟拒绝了我们预订租用为新书发布会的地点。非常幸运地,我们找到了MUSE HOUSE作为新书发布会的场所。)

年复一年,我开始结识了越来越多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的政治拘留者。

在2013年,纪念代号“冷藏行动”50周年的集会几乎被取消了。因为,在纪念会召开前11小时,原本承诺出租给我们举行纪念会的中华总商会决定毁约,通知我们不出租集会的场所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mpnSWpKwyI (见视频网址)

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当我们决定把纪念会的场所改在芳林公园举行时,数百名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出席参与了这个盛会。我们在纪念会上出版了一本中英文版书籍,书名为《1963年二二大逮捕事件始末》(英文书名为“We Remember”)。 这本书包括一张那个时代令人愉快的歌曲光碟。

代号“冷藏行动”的逮捕时间是名副其实的。那些当年被捕者在不经审讯下不幸被监禁在牢里,他们的被捕事件被冷藏了数十年。

今天,为了怀念着这些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我们在出版一本名为:《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英文版书名为1963 OPERATION COLDSTORE IN SINGAPORE, COMMEMORATING 50 YEARS)里列出了一份尚未完整的被捕者名单。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4GlGNgORZQ&fbclid=IwAR30lImc35dTTqJaDFmiNgznB87D6fFFcVmEtXcA1TfYri_7X4uy2xHxuBE(见视频网站)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GaPLhJI2KA (见视频网站)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普杰里.普都查理医生,您父亲是否是共产党员吗? Can Dr Janil Puthucheary tell us if his father was a communist?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4/24/can-dr-janil-puthucheary-tell-us-if-his-father-was-a-communist/

我可以非常肯定,

普杰里.普都多米尼医生应该晓得,像他的父亲多米尼.普都查理先生和他已故的叔叔詹姆斯,普都查理都是“冷藏行动”下的无辜受害者者!

我不晓得,假设多米尼.普都查理是一个相信暴力(革命)的共产党员,而他于196322日“冷藏行动”中被捕监禁是合法的。

据我所知,

那些在“冷藏行动”下被捕者监禁者,包括已故林福寿医生和赛查哈利爷爷,以及目前仍然健在的傅树介医生等人,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这些无辜受害者在监牢里度过十几二十年,比起多米尼.普都查理(及詹姆士.普都查理)监禁的时间还要长的许多。他们兄弟俩在被捕后,很快就被驱逐到马来西亚。他们都说,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他们要把英国殖民主义者赶出马来亚。这也是他们当时协助成立人民行动党的原因。

杰普利.普都查理医生是否可以告诉我们,依据他所说的逻辑,假设他的父亲一个共产党的话,那么,他的父亲在1963年就是一个恐怖分子了?作为新加坡公民,

我们有权知道在“冷藏行动”下被捕的政治家们的事实。他是在分享着自己的父亲的信仰和行动,他将可以协助我们了解我们国家的历史和长期需要使用“内部安全法令”。

普杰里.普都查理医生不应该在《海峡时报》发表的文章里,

漠视在冷藏行动下被监禁的十几二十年的无辜受害者所做出的牺牲。他不应该诋毁他的叔叔詹姆斯.普都查理在“冷藏行动”之前,也就是1951年以及1956年两度被捕监禁三年的事实。我坚信,他的叔叔詹姆斯.普都查理是一个为争取实现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在内)独立的真正爱国者,不是一个共产党员或者是恐怖分子。

假设行动党是有证据证明,在“冷藏行动”下被捕监禁的政治拘留者。他们可以直接起诉政治拘留者。全体政治拘留者要求政府予以一个公平和公开的审讯。他们应该于1963年就公开法庭上受审

行动党与普杰里.普都查理医生必须向新加坡人民解释,为什么他的父亲和叔叔被剥夺了公平审讯的权利。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2018年老友春节聚餐会CELEBRATING LIFE

功能8   Function 8

作者:张素兰

时光似箭流失。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将2018年老友春节聚餐会的照片整理上载,农历新年元宵节已经过了。我们就此表示歉意!

以下是我们在老友们于2018年2月18日在丹绒加东商业大厦千禧楼举办农历新年聚餐会上拍摄的一部分照片。

每年的农历新年初三,那些在活跃于50年代和60年代的左翼成员都会聚集在一起,举办一个温馨的聚餐会和回顾过去年代的历史。

在过去的岁月,他们都是朝气蓬勃的青年人。他们积极参与了学校抗议英国殖民主义者制定的各种不合理的政策活动;他们协助当时的职工会领导人工人为争取合理的薪金和工作条件而展开的罢工斗争。因此他们当中许多人都遭到当局使用各种法律法规对付。他们遭受起诉和迫害。他们当中很多人最终都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拘留监禁。当中许多人被监禁超过10年,他们的宝贵生命时光都被行动党政府剥夺了。

这个聚餐会是由已故林清祥先生在几十年前发起的。刚开始时,仅限于邀请那些经历了艰苦岁月的华文教育活跃分子参加。“老左”们,这是我们对他们亲切的称呼,是一个非常杰出的组织者。即便是没有使用现代化的电子邮件和手机传讯(whatsapps)等工具,他们每年都能够召集自己的老友们把这个餐馆场所填满。他们也以歌声迎接贵宾们的到来出席参与盛会。

老友们的春节初三聚餐会早期是在珍珠坊举办的。但是由于参加聚餐会的老友人数逐年增加。原餐馆已经无法容纳了,他们就转移到丹绒加东的千禧楼。每一年的聚餐总是挤满一堂的。今年也不例外,出席聚餐会的参加人数约近500人左右。

老友们在几年前开始决定邀请功能8 (Function 8)的成员共同出席聚餐会。接着,受英文教育的青年社运分子也被受邀参与了。今年我们定了两桌,我们沉静在合唱团充满沛力的歌声中。他们与嘉宾们有节凑一起合唱。

一本关于南洋大学的历史资料封面投影到舞台的银幕上。这是要提醒这所大学的创办者的伟大正直,但是他遭受到不平的对待。

年轻的社运工作者利用这个机会采访了几位嘉宾。为New Naratif网站撰写文章的克里斯丁.韩莉颖小姐采访了几位老左。她已经把采访文章刊登在如下网址:https://newnaratif.co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

今年农历初三的老友聚餐会出版了一本《南洋大学消亡始末》的书籍。当年华校生遭受非正义的痛苦经历的历史照片都刊载在这本书里。

当南洋大学被强行关闭时,或者政府喜欢称之为“于1980年与新加坡大学合并”,对于南洋大学的同学来说,这是一个极其悲痛的日子。过后,两间大学也都消亡了,取而代之的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