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民主党致函总检察长:调查有关指责李总理滥权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calls upon AGC for investigation on allegations against PM Lee

新加坡民主党致函总检察长:

调查有关指责李总理滥权

日期:201777

新加坡总检察长

总检察署

门派:1 号,霹麒麟街上段

邮区058288

黄鲁胜先生

敬启者:

事项:关于调查总理李显龙被指控事宜

阁下可能已经获悉,有关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已经指控,李显龙先生以新加坡共和国总理的身份滥用职权事宜。

特别是,总理的弟妹通过个别或者联合的形式对总理进行类似如下的指控。

1.总理在国会做了“虚假申明”

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于201774日在脸书hereFACEBOOK)个人网页上,指控说:“李显龙关于李光耀的遗愿做出了令人费解,但最终是虚假的申述。”

他们的这项指控是指李显龙于2017年7月3日在国会的讲话。当时李显龙说,已故总理已经改变了他对38号欧思礼路拆除的立场了。他同意保留这栋建筑物。李伟玲和李显扬提出了有关(李光耀)的邮件支持了自己说法。

2.何晶没有任何法定身份可以代表总理公署

李显扬先生于2017622日在他的脸书(FACEBOOK 个人网页here里说,李显龙的妻子何晶女士到过38号欧思礼路住宅拿走了一些物件,她把这些物件交给了国家遗产文物局。李显扬先生指出,何晶并不是民选官员或者是是受总理公署官方委任的官员。但是,她却署名“总理公署联系代表”的职称。

与此同时,李显扬先生在他的脸书(FACEBOOK)个人网页里同时说,他本人和李伟玲医生是李光耀遗产执行人,何晶并没有事先征得他们的同意却从故居里拿走任何物件。李显扬先生把何晶的这种行为描述为“盗贼和干预家事”行为。

3.李显龙对于赠与展现了不适当的行为

李显扬先生于2017622日在自己的脸书FACEBOOK个人网页里here写到,李显龙说,自己以总理的身份已经取得了赠与契约。但是,他却以个人的身份对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采取了法律行为。

4.关于委任成立部长委员会是值得质疑的

李显扬和李伟玲声称:李显龙在与他們簽署有关李光耀遺產之执行管理的协议后还进一步发布有关秘密的部長委员会的法定公报。部長委員会的設立显然是为了挑战李光耀的遗嘱,而不是如所宣称的目的在于探索欧思礼路的不同选项。政府并没有向他们提供有关这个委员会的信息,直至他们对外提出有关的指责。委員会成立至今尚未清楚说明。

犹有甚者,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也申明here,有关李光耀对欧思礼路故居的立场。李显龙于20154月份在国会向部长委员会发表自己的法定宣誓声明时说,“李光耀的立场上在过去几年未曾改变过,和他充分地体现了其价值观”

上述对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对李显龙的指控是极其显见的,总检察长应该予以重视。尽管李显龙已经在201773日和4日在国会说明了一些问题。他的声明必须是视为是属于其政党的看法,那是因为这不是属于在法院进行交叉盘问下进行的。李显龙已经拒绝了公众要求设立一个调查委员会的呼吁。

为了法治与诚信的利益,在不受任何一方的操纵下,对有关的指控和双方达的互相指控进行调查,是展现我们的国家确实落实司法制度。

为此,我们呼吁总检察署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权利范围内或者指示执法单位召唤所有有关各方证人和收集相关的文件,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总检察署进行调查的结果和行动必须是拥有相关的证据和其他的考量的。

由于最近您的被委任为总检察长的职位和把有关工作分配给副总检察长余文正Yee Woon Chin先生去处理,所引发了一些议论,对于您来说,最重要的是,应该避免本身参与处理这个问题。我们反对委任哈里古玛先生为另一位副总检察长。因为他曾经是人民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与该当有着长期密切的关系。

我们相信,在把维护国家最高利益下,您将会把这件事视为最紧急与首要的大事处理。我们期待您的回覆,

您的忠实的

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徐顺全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calls upon AGC for investigation on allegations against PM Lee

7 July 2017

Mr Lucien Wong
Attorney-General
Attorney-General’s Chambers
1 Upper Pickering St
Singapore 058288
Email: agc@agc.gov.sg.

Dear sir,

INVESTIGATION INTO ALLEGATIONS MADE AGAINST PM LEE HSIEN LOONG

As you may know, Dr Lee Wei Ling (“LWL”) and Mr Lee Hsien Yang (“LHY”) have accused Mr Lee Hsien Loong (“LHL”) of abuse of power in his capacity as Prime Minister of Singapore.

Specifically, PM Lee’s siblings, individually or jointly, noted that:

  1. PM Lee Hsien Loong had made “false claims” in Parliament

In their Facebook post on 4 July 2017 here, LWL and LHY made a grave charge that “LHL has made convoluted, but ultimately false claims about Lee Kuan Yew’s (“LKY”) wishes.” They were referring to LHL’s Parliamentary speech on 3 July 2017 where LHL stated that the late Lee Kuan Yew had changed his position from demolishing his house, 38 Oxley Road, to preserving it. LWL and LHY have produced emails to substantiate their claim.

  1. Ho Ching had no business acting on behalf of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PMO)

LHY posted on his Facebook on 22 June here that Ms Ho Ching (“HC”), LHL’s wife, had gone to 38 Oxley Road to remove items in the residence and handed them over to the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LHY pointed out that Ms Ho was not an elected official nor was she an appointed officer of the PMO and yet she was listed as the “contact representative for the PMO”.

In addition, LHY stated in his post that HC did not seek permission from him and LWL as executors of LKY’s Estate to remove items from the house. This, he said, constituted “theft and intermeddling”.

  1. LHL acted inappropriately on the Deed of Gift

LHY stated in his Facebook post on 22 June 2017 here that LHL had obtained the Deed of Gift in his capacity as Prime Minister but used it in his personal capacity to take legal action against LWL and LHY.

  1. The appointment of the Ministerial Committee was questionable

LHY and LWL have stated that LHL, after signing a settlement agreement with them as executors of LKY’s estate, went on to make a statutory declaration to a secret Ministerial Committee which appeared to have been established to challenge Mr LKY’s will instead of its professed objective of exploring options for the Oxley house. The details of this committee were not provided to them until they went public with their accusations and the origins of the committee have not been clarified to date.

Furthermore, LWL and LHY have claimed here that, with regard to LKY’s position on the Oxley House, LHL’s statutory declaration to the Ministerial Committee contradicts his own statement to Parliament in April 2015 where LHL said LKY’s position was “unwavering over the years and fully consistent with his lifelong values.”

The above are allegations made against LHL that, prima facie, warrant looking into by the Attorney-General’s Chambers (AGC). Even though LHL has addressed some of these matters in Parliament on 3 and 4 July 2017, his statements must necessarily be viewed as partisan as they were not subject to critical cross-examination. He has also refused to convene a Commission of Inquiry despite widespread calls from the public to do so.

In the interest of the rule of law and accountability, it is imperative that our legal system demonstrates impartiality by investigating the allegations and counter-allegations by the parties involved without fear of favour.

As such, we call on the AGC to do whatever is within its powers or to direct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to interview all relevant witnesses and subpoena necessary documents to get to the bottom of the matter. The outcome of the investigation and action(s) led by the AGC should be guided by the evidence and no other consideration.

As there have been questions raised regarding your recent appointment as Attorney-General, it is crucial that you recuse yourself from dealing with this matter and assign the job to Deputy AG Lionel Yee Woon Chin. We also advise against appointing your other Deputy AG, Mr Hri Kumar, to look into the matter given his long association with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as a member of parliament.

We trust that you will give this matter your urgent and utmost attention as the standing of our nation is at stake. We look forward to your response.

Sincerely yours,

Chee Soon Juan

Secretary-General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留下评论

睹输?还是不睹输?TO SUE OR NOT TO SUE……

本文导读:

一、.李显扬就姐弟76日的联合声明明确阐明了以下三个原则:

  1. 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新加坡!不会、也没有任何意图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祖国的意图!

  2. 与李显龙之间的争论纠纷定位为“家事”!——可以停止继续上载有关暴露李显龙的虚伪面目的新证据!但是,李显龙必须立即停止继续混淆黑白、颠倒是非!

  3. 行动党诈骗团伙必须停止胡搅蛮缠!——立即解散行动党的“政府秘密委员会”!绝对不允许行动党继续插手这件事!

二、李显扬姐弟在76日的联合声明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这场38号故居纠纷中,尽管面对着李显龙滥用国家机器,包括通过行动党政府控制的国会企图把他们围困在包围圈内,同时又把他们排除在国家机器之外,对他们进行肆无忌惮的扭曲和攻击!

但是,李显扬姐弟采取了“连消带打”的策略!他们既咬住主要目标——李显龙!同时又把行动党诈骗团伙排除在这场纠纷之外!

××××××××

这个题目读了很别扭吧?不会。

对赌博有兴趣的人来说,一点也不别扭或者陌生!这是他们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十赌九输、少输为赢”,就是这个意思!

这句话送给谁最适合:就是李显龙。

行动党一手编制与上演的73日和4日国会辩论有关李显龙滥用职权处理李光耀38号故居事件是不是落下帷幕?还是告一段落,请听下回分解?

不知道。

还是哪句老话:戏子是疯子、观众所傻子!只要行动党的爷们和娘们愿意继续落力演下去,咱们老百姓绝对继续捧场、绝对不让它冷场!

李显龙在74日为73日和4日国会辩论有关李显龙滥用职权处理李光耀38号故居事件,做了如下的“总结辩论陈词”:

“不论是针对议员的提问或弟弟李显龙与妹妹李伟玲的系列指控,他与部长已完整地交代和反驳;考虑到没有议员在辩论中拿出可支持他弟妹指控的新证据,……相信有关他与政府如何处理欧思礼路38号房子去留问题的疑虑应已消除。”

李显龙的这 “总结陈词”是不是他“劫后余生”的“慷慨”的“肺腑之言”?

我看,应该是。

614日到73日和4日,李显扬姐弟的“上屋丢瓦”和“围城打援”策略,与行动党的“围魏救赵”的肉搏战,经历了19天。行动党人在这场艰苦奋战中确实展现了“同仇敌忾”、“枪口一致对外”的“顽强斗志”,“成功”地“护送”李显龙走进庄严的新加坡共和国国会殿堂! (看来,这和当年发生在中国的“西安事变”一样。张学良将军和杨虎城将军活抓蒋介石的历史一样的精彩。)

 但是,可以肯定是:这是自614日李显扬姐弟发表联合声明后,李显龙在无法降伏李显扬姐弟的“信心讲话”吧了!

咱都已经看到了。在这短短的19天里(当然,对于李显龙个人而言。这是一个煎熬与漫长日子!),面对着李显扬姐弟适时地抛出适当的证据,迫使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狗腿子,包括李显龙本人不断通过改变说词来“还击”李显扬姐弟!

大家可以回顾一下:

李显龙从616日发表“九点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版本(也就是第7版)的合法性、正常性”,到73日和4日,到国会表演期间再也只字不提此事!而是改为指责李显扬姐弟对他的指责是无稽与凭空捏造的谎言;

为了“护驾”,行动党安排了王瑞杰、张志贤、英拉妮、黄循财、李智陞、李美花、孙雪玲和吴作栋(鹅头佬,确实在抱歉。以您佬目前的“声望”,只能排在最后,无法列在前三名)等逐一出场为他“护驾”!其中“护驾”最为卖力为:

1.丹绒巴葛集选区(也就是李光耀身前所属的国会议员选区)国会议员英拉妮。她穷追不舍地“论证”李显龙的“九点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合法性、正常性”,转变提出所谓处理38号故居“四个选项”;到73日,他跟随吴作栋提出来对李显扬姐弟坚持要执行李光耀的遗嘱“动机”产生质疑!——吴作栋说,

“金钱和房子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纠纷只是掩盖他们家庭深刻裂痕的遮羞布……从李显扬和他的太太随意告诉他人的话来看,很明显的,他们的目标就是把李总理拉下台……”

2.张志贤从一开始就把自己装扮成置身事外的“和事佬”、到了国会辩论之日,他自称是“李光耀带大的儿子”,要李显扬姐弟接受政府的提议:把欧思礼路38故居列为国家重点保护建筑物!即便是李显扬要执意拆除故居,发展成为商业住宅,最低限度也要留故居底层原貌,作为保护建筑物的一部分;

3.李智陞在国会辩论前企图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的法律要掐死李显扬姐弟:

“一座历史建筑物不留与否,政府必须遵循建国元勋知道的政党罚款出现来做决定……”

事实上,李光耀与他们姐弟都知道,最终行动党将会引用相关的法令抢夺38号故居!

4.黄循财:

“当时与副总理张志贤讨论,并对省略第二段感到关注……”

他既然感到关注,为什么还接受和签署收据?显然就是知道,在当时,行动党必须也只有依靠李光耀的光环才可以稳定老百姓的信心,不得已而为之!

反正,为了李显龙“摆脱”李显扬姐弟的纠缠,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狗腿子们,已经尽人事了!该上演、该“护驾”、该骂娘、该胡搅蛮缠的话也都已经说完了。

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如李显龙把本人所说的:

“我相信有关他与政府如何处理欧思礼路38号放在去留问题的疑虑应已消除。”?

这个问题,我就不可以说“不知道。去问李显龙本人了”!我知道。

在回答工人党提问,为了维护政府的诚信之前,李显龙在国会发表的声明说了以下的话这段话:

“一般情况下,如果碰到滥权的指责,他肯定会提出起诉,因为滥权的指责无论多么的毫无根据,都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不只是针对他,而是整个政府的诚信……到法庭起诉弟妹,只会进一步伤害他们父母的名声……到头来我们是兄弟姐妹,都是我们父亲的孩子,这个过程也会持续很多年,给新加坡人带来更大的困扰,因此到法庭不是我倾向的选择……”

但是在隔天,也就是74日,他回答刘程强的提问时却说,

“如果事件继续演变,他不能完全排除最终出现同弟妹对簿公堂的可能性”!

对于李显龙73日在国会发表的声明做出了回应,李显扬姐弟做了如下回应并体粗和新的证据支持自己的说法(附件):

1.“总理针对父亲遗愿所发表的言论迂回复杂,而且根本不实”;

2.“丛010年起,李显龙不当地让父亲以为在宪报上公布欧思礼路故居列为文化遗产税无可避免的,或屋子已被列为文化遗产”;

3.“李光耀其实对装修计划持有怀疑态度,因为这同总理坚持房子将受到保留的说法有所出入”;

4.“是的。但显龙以总理身份已表明他将把房子列为文化遗产,如此一来,任何改建计划将中止”;

5.“李光耀写给柯金梨的电邮清楚表示,有关装修房子的讨论计划是因为李总理对房子的陈述所引起,并非李光耀先生‘接受了’保留房子的决定”;

7.“事实上,李显龙总理于2015421日坚定表示,他第二天将在国会上‘对于拆除欧思礼路房子爸爸已经改变主意’,李显龙当时很生气并威胁他们,要他们对父亲的最终遗愿保持沉默,他们拒绝了;

8.李显扬表示,他们呢之寻求遵守父亲的遗愿,出来信守父亲的遗愿,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获益的。

这就是说,问题的继续演变并不依照李显龙的个人意愿而转移!

李显扬姐弟提出的新证据,而且越来越多地把矛头指向李显龙的个人“诚信”问题了!这是李显龙姐弟回应李显龙的所谓“到法庭起诉弟妹,只会进一步伤害他们父母的名声……到头来我们是兄弟姐妹,都是我们父亲的孩子”的具体明确回应!情况的发展现在已经进一步迫使李显龙必须还手!——到法院解决问题!

这就是说:

李显龙在73日国会打出的“悲情牌”,对李显扬姐弟来说已经起不了作用了!他希望通过打出“骨肉亲情”的悲情牌来为自己争取舆论的同情也就泡汤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显龙在74日回答刘逞强时不得不表明:

“如果时间继续演变,他不能完全排除最终同地面对博公堂的可能性”!

为此,李显龙只能在国会总结陈词时自圆其说了。然而,李显扬姐弟76发表的联合声明及说明的附件,又再一次让李显龙陷入不可自拔的深渊!

李显龙在74日发表国会辩论总结讲话后,75日李显扬姐弟发表联合声明。

这就是说,问题的继续演变并不依照李显龙的个人意愿而转移!

李显扬姐弟提出的新证据,而且越来越多地把矛头指向李显龙的个人“诚信”问题了!这是李显龙姐弟回应李显龙的所谓“到法庭起诉弟妹,只会进一步伤害他们父母的名声……到头来我们是兄弟姐妹,都是我们父亲的孩子”的具体明确回应!情况的发展现在已经进一步迫使李显龙必须还手!——到法院解决问题!

这就是说:

李显龙在73日国会打出的“悲情牌”,对李显扬姐弟来说已经起不了作用了!他希望通过打出“骨肉亲情”的悲情牌来为自己争取舆论的同情也就泡汤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显龙在74日回答刘逞强时不得不表明:

“如果时间继续演变,他不能完全排除最终同地面对博公堂的可能性”!

为此,李显龙只能在国会总结陈词时自圆其说了。然而,李显扬姐弟76发表的联合声明及说明的附件,又再一次让李显龙陷入不可自拔的深渊!

李显扬就姐弟76日的联合声明明确阐明了以下三个原则:

  1. 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新加坡!不会、也没有任何意图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祖国的意图!

  2. 与李显龙之间的争论纠纷定位为“家事”!——可以停止继续上载有关暴露李显龙的虚伪面目的新证据!但是,李显龙必须立即停止继续混淆黑白、颠倒是非!

  3. 行动党诈骗团伙必须停止胡搅蛮缠!——立即解散行动党的“政府秘密委员会”!绝对不允许行动党继续插手这件事!

李显扬姐弟在76日的联合声明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尽管面对着李显龙滥用国家机器,包括通过行动党政府控制的国会企图把他们围困在包围圈内,同时又把他们排除在国家机器之外,对他们进行肆无忌惮的扭曲和攻击!

但是,李显扬姐弟采取了“连消带打”的策略!他们既咬住主要目标——李显龙!同时又把行动党诈骗团伙排除在这场纠纷之外!

简单地说,现在摆在李显龙和行动党诈骗团伙面前的就是:有没有勇气与李显扬姐弟赌一把?

赌什么?

1.李显龙姐弟已经拿出新的证据给老百姓看了!李显龙是否敢履行他在7月4日回答刘程强的诺言!——“如果事件继续演变,他不能完全排除最终出现同弟妹对簿公堂的可能性”!

2.吴作栋与英拉妮已经把这起“家事”纠纷提升到“叛国阴谋”的高度!——他们敢不敢正式向行动党政府提出设立调查庭或者成立“政府秘密委员会”正式启动调查李显扬夫妇!

3.行动党政府敢不敢撤销“政府秘密委员会”和承诺不再胡搅蛮缠搅浑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的“家事”!

可以明确地说,甭管李显龙或者行动党政府选择上述三盘赌注中的任何一盘,或者三盘赌注全下赌,其结果是全盘皆输!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李显龙和行动党诈诈骗团伙下注们肯定是:十赌九输,少输就是赢!

李显扬姐弟提出的赌场就是法院!

就是如英语所说的:SUE OR NOT TO SUE?

咱们可以把它译音为:睹输?还是不睹输?

反正他们赌或者不赌的结果都是输!

现在,只剩下三个问题让李显龙和行动党诈骗团伙考虑的是:

  1. 什么时候下赌注?

  2. 要三盘皆下注?还是选择其中一盘?

  3. 睹输的结果的结局是如何?

经过19天的较量,已经说明:

不论李显龙或者行动党诈骗团伙如何筹划密谋,不可能达到一开始时所预设的目标,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势力!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自己必须“成立一个秘密委员会”专门研究一个问题:

李显龙是否还可能带领行动党迈向未来50年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

那么,也就是李显龙将成为行动党迈向未来50年的绊脚石了!

摆在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面前的问题必须做出的选择就是:

什么时候让李显龙“体面”的“退休”和进行“接班”的问题了;!

在李显龙离开新加坡前往欧洲出席G20国家首脑会议的隔天,行动党的前国会议员伍碧虹和英吉星分别提出了对这场“家事”纠纷的建议:

伍碧虹说:

拆掉房子,结束38号故房门,让我们继续前进进!

英吉星说:

李伟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拆掉故居!

这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的事!

这两位都是行动党李光耀时代的老臣子。他们不会吃饱撑着!这绝对不是个人的意见?

这就是说:

一股让李显龙提早下台的暗流是不是已经提上议事成立?还是已经开始在行动党内部形成?或者是老鹅头所说的:“李显扬夫妇阴谋把李显龙拉下台”?

当然,我是不知道的!我不是预言家!我更不是行动党肚子里的蛔虫!

我仅此建议:

大家不妨去上网浏览当年中国国民党的“校长”蒋介石,在与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较量时,面对无法协调党内的各派势力,“辞去”国民党“校长”职位,回到中国浙江奉化老家的历史!

就我个人而言,不论是李显龙或者行动党诈骗团伙,我的建议是:

他们赌一把!当然睹输是肯定的。只是要在什么时候睹输?要下多大的赌注吧了!

相关链接:

  1. 刘程强在国会发言视频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workersparty/

  2. 林瑞莲在国会发言视频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workersparty/

  3. 毕丹星在国会发言视频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workersparty/

  4. 工人党贝利恩在国会发言视频:https://www.facebook.com/workersparty/

  5. 陈硕茂发言:http://www.theindependent.sg/chen-show-mao-im-not-lee-kuan-yews-son/

  6. 李显龙在国会发言视频网址:http://www.xuexila.com/news/redian/3523112.html

  7. 管委议员郭晓韵在国会发言视频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w03ztREi4I&feature=share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民主党: 国会听证会引发更多有关李显龙领导国家的能力问题 SDP: Parliamentary hearing raises more questions about LHL’s ability to lead country

新加坡民主党:

国会听证会引发更多有关李显龙领导国家的能力问题

201775

新加坡民主党已经就国会于73日后4日举行有关李显龙总理以及张志贤副总理发表的部长声明进行了辩论发表声明。

鉴于李显龙总理在国会回答国会议员的提问时,拒绝把有关(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有关李光耀38故居引发的问题)问题到法院进行诉讼或者设立调查委员会,已经引发了李显龙领导国家的能力问题了。

我党认为,他在没有对主动提出对自己就有关所有被指责的问题到法院进行澄清或者设立调查庭的情况下,自言其说地宣称自己已经撇清所有有关的指责。这已经说明,被指责滥用职权李显龙总理是不再胜任其职了。他本身已经无法通过检视自己的情况下,却提出有人质疑政府的诚信将被起诉。这足于说明,作为新加坡国家政府,不论在政策方面和司法行为上,并没有一视同仁和连贯性的对待全体国民。

总理在(73/4日)国会辩论后自我宣称,没有证据显示他个人滥用权力,取得了胜利。这足于在进一步说明,他对国家法治的藐视。这说明了,这是问责实践中的一个明显的障碍。

国会的这场辩论是在李显龙总理于619日就他的弟妹,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的指责他滥用自己的总理职权,为自身的利益后,发表道歉声明时提出的。他要求国会议员向他提出任何涉及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同时,他也让行动党国会议员在解除党鞭制衡的情况下参与这场辩论。

无论如何,在这场辩论会结束后,李显龙总理在发表辩论会的总结声明里宣称,尽管行动党国会议员、工人党国会议员以及管委议员在辩论会期间提出了许多问题后,但是,整个事件已经达到结尾了。

以下是我党声明全文:

正如事先所预见的,国会有关欧思路(Oxley Road 38号住宅事件的辩论的结束是:李显龙利用这个场合为洗清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和宣布“有关事件结案。”

实际上,无论如何,核心的问题仍然是未获得任何的答案,那是因为没有人比事实更聪明。这只是有关问题的一面之词。

在自己没有提出把有关事件提交到法院或者设立调查庭的情况下,自我宣布已经洗清(弟妹)指控他滥用职权的一切指责嫌疑,是不配成为一个领导人的。

2015年大选时,李显龙先生在谈到要管理新加坡时,以他的先父李光耀为例,说,“任何人要管理新加坡,都与李光耀分不开。”

他一直拒绝广泛要求设立调查庭。他和弟妹可以在调查庭里彻底地说明清楚有关问题的底细,从中将可以显示总理目前所具有的威信。

李总理在昨天(74日)国会的辩论会上说,“为什么我们需要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或者调查庭?……这将是这个问题继续拖延几个月……?特别委员会去调查每一个毫无根据的指控和每一个无稽的谣言?”

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提出的指控是“毫无根据”和“无稽的谣言”。以73日星期一李显龙在国会的讲话为例,李显扬先生指责李显龙总理在国会发表的讲话是编造具体的谎言。

以上这个最新的例子和过去两个星期以来,一系列严重的指控所听到各种的说法,是不是需要进行调查。

看来,李先生自身是拒绝接受有人质疑政府诚信的指控进行起诉的挑战。李先生的前任,吴作栋先生在1999年说了如下一段话:“假设一名部长被人诽谤,他不敢采取起诉行动对付诽谤者,那么,这名部长必须离开内阁……假设他不敢到法院接受对方律师的盘问的话,那么,其中必然有一些指控是事实的。假设那些指控是没有证据的,那好,为什么(这名部长)不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对方呢?”

现在行动党领导人拒绝设立调查庭的态度是反映了,作为新加坡国家政府,不论在政策方面和司法行为上,并没有一视同仁和连贯性的对待全体国民。

总理昨天国会辩论有关问题和,单方面地宣布自己被指控滥用职权的嫌疑已经得到洗清。他宣布,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他藐视法律滥用职权。这是问责实践中极其显著的践踏。

确切地说,与其说是厘清问题,倒不如说,国会的辩论和总理拒绝到法院进行诉讼或者设立正式调查庭接受调查,已经引申出他来到这个国家的能力。

在我们国家目前正在面对着不可预测的未来和严峻挑战的时刻,这个问题更显得其重要性。

 

SDP:

Parliamentary hearing raises more questions

about LHL’s ability to lead country

2017/7/5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SDP) has released a statement on the Parliamentary debate that was held on 3 and 4 July over the Ministerial Statement by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 Teo Chee Hean, questioned PM Lee’s ability to lead the country for refusing to go to court or call for a formal inquiry over the allegations against him.

The party states that by declaring himself clear of all the allegations without subjecting himself to questioning in court or in an independent panel, PM Lee is unworthy of a leader who has been accused of abusing his power. And that he fails his own test that anyone who impugns the integrity of the government will be sued,  reflecting on the state of governance in Singapore where policies and legal actions are not applied uniformly and consistently to all citizens.

It further remarked that the PM’s unilateral claim of victory in the Parliamentary session, pronouncing that there is no evidence of abuse of power on his part is a show of utter contempt for the rule of law.  Stating that it is a clear breakdown in the practice of accountability

The debate was brought about by PM Lee himself after apologising to the country on 19 June over the allegations by his two siblings, Dr Lee Weiling and Mr Lee Hsien Yang for abusing his authority as the Prime Minister of Singapore for his personal agenda. He had asked Members of Parliament to question him on the matter and had the party whip removed, however, by the end of the parliament session, PM Lee declared in his closing statement that the matter has come to a close despite having many of the questions raised by People’s Action Party MPs, Workers’ Party MPs and Nominated Members of Parliament unanswered.

Below is the party’s statement in full

The Parliamentary debate on 38 Oxley Road ended exactly as expected: PM Lee Hsien Loong used the occasion to absolve himself of wrongdoing and announced ‘case closed’.

In reality, however, important questions remain unanswered. This is because when issues are addressed only by one side, no one is the wiser as to the truth.

Declaring himself clear of all the allegations without subjecting himself to questioning in court or in an independent panel is unworthy of a leader who has been accused of abusing his power.

In the 2015 general elections, Mr Lee Hsien Loong channeled his late father by echoing that “whoever governs Singapore must have that iron in him”.

That he has resisted widespread calls for him to convene a Commission of Inquiry where he and his siblings can be questioned at length in order to get to the bottom of the matter shows just how little iron the current PM possesses.

Mr Lee said in yesterday’s Parliamentary session: “Why do we need a Select Committee or COI, and drag this out for months?…Select Committees to investigate every unsubstantiated allegation, every wild rumour?”

The allegations made by Dr Lee Wei Ling and Mr Lee Hsien Yang are hardly “unsubstantiated” and “wild rumour[s]”. To cite but one, Mr Lee Hsien Yang has accused PM Lee of making a specific falsehood in his speech on Monday, 3 July.

This, and other issues raised in the last two weeks or so, are serious charges that merit a thorough hearing and, if necessary, investigations.

As it is, Mr Lee fails his own test that anyone who impugns the integrity of the government will be sued. His predecessor, Mr Goh Chok Tong, made the same claim in 1999: “…if a minister is defamed and he does not sue, he must leave cabinet…if he does not dare go before the court to be interrogated by the counsel for the other side, there must be some truth in it. If there is no evidence, well, why are you not suing?”

That the PAP leader now demurs from such a move reflects abjectly the state of governance in Singapore where policies and legal actions are not applied uniformly and consistently to all citizens.

The PM’s unilateral claim of victory in yesterday’s Parliamentary session, pronouncing that there is no evidence of abuse of power on his part is a show of utter contempt for the rule of law. It is a clear breakdown in the practice of accountability.

Ironically, instead of clearing things up, the Parliamentary hearing and the PM’s refusal to go to court or call for a formal inquiry has further questioned his ability to lead the country.

This is troubling especially in times of such uncertainty and grave challenges for our nation.

 


留下评论

老鹅头,吴作栋的幻觉太妙了!——把“家事”提升到“叛国事”!

201773日在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事殿堂上演把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就38号老宅的“家事”演变成 “国事”,对新加坡人民或者世界各国民选政府史上来说,绝对前无古国、后无新国的伟大创举!

众所周知,新加坡的老百姓,特别是建国一代,对于行动党把李显扬姐弟之间就38号老宅的“家事”闹剧搬上新加坡共和国议事殿堂,老百姓本来就不同意!

就我个人而言,甭管我对李光耀个人在新加坡人民争取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斗争历史过程中存有多大不同的政治立场观点,我确实也不希望看到一个家庭成员之间出现这样难于收拾的局面!

李显扬姐弟之间的38号老宅事件,从“家事”发展到“国事”,对新加坡人民而言,这经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正如行动党派到中华总商会担任会长的头儿所说,他希望这件事能够尽快解决。他理由是:

目前中华总商会的会员到国外经商,外国商人不是先谈生意,而是把话题扯到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的38号老宅事件,让他的会员无所适从!

当然,这与我或者身无万贯的平头百姓来说,我们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中华总商会本来就是行动党产长期一手圈养在华社的龙头老大。行动党是他们的主子。主子有难,作为奴才本来就有义务与责任在国外维护主子的声誉!

老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

实事求是的说,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的38号老宅事件,并不是由外人挑起的!外人也没有这个能耐去挑起其这件事!

挑起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到底是李显龙?还是李显扬姐弟?

从我们已经在网上获得他们之间往来的邮件和声明,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李显龙是始作俑者!?

因为,

  1. 事件发展到今天已经证明了,李显扬姐弟在614日发表的联合声明里明确的提出:他们在39号老宅的问题所坚持的立场上没有任何政治动机的!他们仅仅就是要履行和落实自己作为李光耀遗嘱执行人应尽的法定责任 与义务!

  2. 李显龙在616日回应李显扬姐弟的法定的“九点质疑”声明,一开始就不同意李显扬姐弟说38号老宅即是“家事”,也是“国事”!李显龙认为,这是“家事”!

他在618日之前,仅仅是质疑李光耀临走前所签署的最后一版(也就是第7版)遗嘱的可靠性和有效性。但是,随着李显扬姐弟的回应和反驳了李显龙的“九点质疑”声明,李显龙就一直采取缄默的态度。

但是,李显龙圈养在行动党的哪些党棍、走狗和钩狗腿子护主心切,为表忠心纷纷跳出来与李显扬姐弟单挑!

73日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辩论有关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就38号老宅事件之前,也就是李显龙在616日发表“九点声明”后,英拉妮跳出来挑战李显扬姐弟。为此,李显扬姐弟进一步把部分李光耀与李显龙和他们姐弟俩往来的邮件在网上发布。

行动党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在73日新加坡共和国国会开会前,让英拉妮把这潭浑水进一步搅浑,将不以利于73日国会开会前的气氛!为此,张志贤以副总理、“部长委员会”头儿的身份发表了声明,说“李显扬误会了政府质疑要拆除38号老宅的看法!”

李显扬姐弟也及时反驳和拆穿了张志贤的谎言。这里不再重覆。

张志贤发表声明的目的就只有一个:

73日新加坡共和国国会开会前,可以缩小事件争论的范围,就尽量缩小它的范围、可以不要进一步刺激李显扬姐弟,就尽量不要刺激李显扬姐弟!这样,73日新加坡共和国国会开会前,老百姓,或者说全世界就不会知道更多有关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往来邮件的信息!(当然,包括张志贤在内的全部行动党党棍、走狗和狗腿子也和咱们一样,不会知道李显扬姐弟手中掌握了哪些机密或者绝密资料!特别是李光耀在后期与李显扬姐弟之间往来的邮件!)

就行动党而言,取消党鞭在国会辩论期间约束行动党国会议员的发言,就是为73 在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事殿堂的演出工作做了基本安排和控制了!

大家也不会忘记李显龙在618日发表的有关要在新加坡共和国国会举行这场辩论会的“预设目标”吧!他仅仅就是要让自己在国会豁免法令下,可以让行动党国会议员对李显扬姐弟进行全面的攻击!为自己陷入“声誉”和“诚信”危机寻找解脱的场所。

但是,事实证明了!

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狗腿子在会议期间的表现,并没有按照李显龙的“预设的目标”演出!当然,更不用说达到李显龙要达到的最终目的了(这里不谈,将在另一篇文章叙述。)

现在咱们暂时不谈73日的“剧情”!

咱们要谈的是74日,也就是辩论会的第二天,吴作栋直接指责李显扬夫妇在上演“项庄舞剑、旨在沛公”的阴谋!——“要把总理拉下台”!

吴作栋对李显扬夫妇的这新个指责已经改变了行动党一心策划,要上演一场李显龙是“忠孝不能两全”的这场闹剧!

他说,

“金钱和房子都不是真正的问题……从李显扬和他的妻子随意告诉别人的话来看,很明显的,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把李总理拉下台……当事人通过面簿和媒体发出毫无根据的指控……”

这就是说,

吴作栋,身为新加坡共和国政府的国务资政,他已经把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有关38号老宅的问题提升到“阴谋叛国”的高度了!而且矛头直接对准李显扬夫妇!

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指控!

吴作栋是否必须为此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吴作栋是否拥有确凿证据的法律依据支持他对李显扬夫妇的指控?

不知道。

那么,他的指控是要达到什么目的?

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向李显扬姐弟发出这样极其严重的恐吓?

不知道。

吴作栋如果没有确凿的法律证据,那么,他是否在可以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豁免权条款下,不受任何人的质问以及在法律上的挑战?

答案还是一样,不知道?

因为行动党会罩住他!

甭管吴作栋的指控是否能够提出任何确凿的法律证据,他改变的这个事件的性质已经成为事实了!

吴作栋的指控已经让处在这场漩涡中心的李显龙更加深入漩涡中心了!

李显龙必须寻求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确定李显扬夫妇是否蓄意要把新加坡共和国总理拉下台?!

为什么?

李显扬夫妇是不是了李光耀的儿子、林雪芬女士是不是李光耀的媳妇、李光耀签署的最后一版遗嘱是否是在正常与合法的情况下签署的、李显扬姐弟是否仍然会坚持要完整的履行李光耀的遗嘱,现在已经不再是整个问题的焦点了!

有人说,吴作栋可以在国会豁免权条款下受到保护,那问题不大!

但是作为被指控的一方,李显扬夫妇完全可以新加坡共和国公民的身份,正式要求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就此做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说明!

为什么?

因为吴作栋说,“金钱和房子都不是真正的问题”!他的指控是针对两个新加坡共和国公民具有政治意图的蓄谋的指控!

“把总理拉下台”!这意味着什么?就是把新加坡共和国政府拉下台!

50年前(也就是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前后),参与和关心新加坡人民争取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同胞都知道,当年,李光耀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在196322日”冷藏行动“以及后来一系列大规模逮捕左翼组织领导人的行动下,所提出的“理由”就是在“左翼组织蓄意通过武装暴力推翻新加坡政府的合法执政”!

30年前,也就是1987年,时任总理的吴作栋就是在“光谱行动”下“粉碎欧洲马克思主义集团,阴谋推翻新加坡政府的合法统治”的借口下,逮捕了22名天主教会志愿工作者!

今天,吴作栋在庄严的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事殿堂里对李显扬夫妇的这项指控,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他是在帮忙李显龙解套?不知道?

他是在给李显龙下紧咒?不知道?

这是吴作栋与李显龙之间的事!这是行动党内部的事。咱们不管、也管不着、也不想管!

引用吴作栋74日的话说,

“事件现在已经演变成一场冷嘲游戏了……”

是的,我和老百姓一样,都把这起事件视为这是一场行动党自导自演戏!我们确实也在“冷嘲热讽”这场行动党自导自演的戏!这一点不需要、也没有必要隐瞒!

反正,老祖宗说的,戏子是疯子、观众是傻子!

行动党的党棍、狗腿子和走狗们,可以继续按照行动党中央编制的剧本继续演下去吧!

老百姓会继续给予行动党热烈的捧场!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民主党重申:设立调查庭或者李显龙必须采取法律行动 SDP repeats call for COI or Lee must proceed with legal action

新加坡民主党重申:

李显龙设立调查庭或者必须采取法律行动

鉴于今天的国会开会让总理李显龙重覆他和部长们已经公开陈述的问题,这对于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所做的严重指控未能起的多大的作用。

他们(李伟玲医生和李显扬先生)的严重指控,对于我们的国家是至关重要的。新加坡目前正在面对着前所未有在经济上和国家安全的安排时刻,政府能够理解其在法制管制扮演的角色是至关重要性的。

滥用权利破坏法制和不鼓励对善政的信心。这就是为什么总理必须重视有关滥用权力的问题。

为此,我们因此提出要求设立调查庭here的建议。设立调查庭的目的是让李显龙总理和他的弟妹被召唤到调查庭。这是极其重要的那是因为总理已经决定不对其弟妹采取法律诉讼了。在法定宣誓下,他们双方能够在独立调查团的盘问下进行举证说明。新加坡人民要求总理予以更多的澄清。昨天(73日)总理无法进一步提供有关事件的答案,人民更有权要知道更多的详情。

对于总理而言,他的另一个选择就是把弟妹控上法院。

在这个前提下,总理说:“在一般情况下,如果碰到滥权指责,他肯定会马上起诉,因为滥权的只会无论多么毫无根据,都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不止是针对他,而是整个政府的诚信。可是……上法庭其为弟妹智慧进一步伤害我的父母的名声……到头来,我们是兄弟姐妹,都是我们父亲的孩子”

总理这样的说辞是虚伪的。总理既然已经知道,他的弟妹对他的指控是一项涉及“整个政府”,而却说,在正常的情况下,他将立即采取起诉

事实是,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例外选择,是因为这事件涉及他的家庭是不可接受的。当他接受委任为总理职位进行宣誓时,他誓言将在“不惧怕任何威胁、个人利益受到影响或者敌意情况下”完成自己的任务。

总理完全有责任维护他的神圣承诺。他必须为全体新加坡人民和新加坡共和国宪法承担责任。总理选择不对自己弟妹采取法律诉讼的决定,是令人极其不安的。因为这是他维护新加坡政府的诚信,是建立在个人与家庭的基础上。这不是一个具有高标准道德的领导人所具备的条件。

假设李总理不设立调查庭,或者对其弟妹采取法律诉讼行动。那只能说明,他领导的政府必须受到严重的质疑。

SDP

repeats call for COI or Lee must proceed with legal action

Given that today’s Parliament session was a forum for PM Lee Hsien Loong to repeat what he and his ministers have already stated publicly, it served little purpose to clarify the grave allegations that Dr Lee Wei Ling and Mr Lee Hsien Yang have made.

This is of overriding importance to the nation. As Singapore faces unprecedented challenges to our economic and security arrangements, it is crucial that the government understands and practices the rule of law.

Abuse of power undermines the rule of law and does not inspire confidence in good governance. This is why allegations regarding abuses of power by the PM must be looked into.

To do this, as we have stated here, a Commission of Inquiry (COI) where PM Lee and his siblings are called to testify under oath, and where they can be cross-examined before an independent panel. This is especially important since the PM has decided not to take a civil suit against his siblings.

Singaporeans demand more clarity from the PM and they deserve better than yesterday’s non-answers given by Mr Lee in Parliament.

The alternative is for him to take his siblings to court.

 

On this front, PM Lee said: “In normal circumstances, in fact, in any other imaginable circumstance but this, I would have sued immediately. Because the accusation of the abuse of power is a very grave one, however baseless it may be. And it is in fact an attack not just on me, but on the integrity of the whole Government. But suing my own brother and sister in court would further besmirch our parents’ names. At the end of the day, we are brother and sister, and we are all our parents’ children.

 

This statement is hypocritical. The PM acknowledges that his siblings’ attack is an attack on the “integrity of the whole Government” and that in normal circumstances he would have sued immediately.

The fact that he is making an exception because the matter involves his family is unacceptable. When he took office as PM, Mr Lee swore the Oath of Office to carry out his duties “without fear or favour, affection or ill-will”.

It is his duty to uphold this sacred promise that he has undertaken to the people and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It is highly disturbing that he has chosen not to take legal action to protect the Government’s integrity based on personal-familial reasons. This is not the hallmark of a morally strong leader.

If Mr Lee chooses not to convene a COI or take proper legal action, then his leadership of this Government must be seriously questioned.

 


留下评论

李显扬1/7/2017声明中文版全文

本文转载自如下网址: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908210799419020&id=1875092342730866

Lee Hsien Yang

Why I am speaking up – in Chinese. This translation was volunteered by some friends. Errors or inaccuracies are of course entirely mine.

自从关于我父母的欧思礼路家居事件曝光之后,我姐姐玮玲与我在没有其他途径的情况下,被迫利用社交媒体向新加坡人民说出真相。

我是前总理李光耀的小儿子,我哥哥是现任总理李显龙,姐姐是李玮玲医生。我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从来没有这个愿望。在这事件之前,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在Facebook张贴的人,是个初学者。我既没有工作人员队伍,也没有团队支持我。 希望大家体谅,我只不过是一个执行先父遗愿的人而已。

《为什么》

许多人问我跟玮玲为什会被迫把这事对全国的新加坡人公布?为什么公开成了国家的争议 ? 原因是我们被哥哥设立的一个秘密内阁委员会所逼迫。

在李光耀先生的家庭里长大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验。父亲影响力非凡,母亲是一个非常有原则,隐私的女性。从小,父母教导我们要廉洁,正义,是非分明。

父亲去世的时候,执行双亲对欧思礼路家居遗愿的问题就浮现。根据父亲的遗愿要执行欧思礼路家居的拆除。父亲深信新加坡需要注重前途,不是什么纪念碑。身为先父遗嘱执行人的我和姐姐玮玲抱着先父的期望和信任来完成他的遗愿。但是,我们的哥哥与大嫂强烈反对拆除父亲的故居。

我跟玮玲在执行父亲的遗嘱的过程,每一步都受到巨大的阻碍。哥哥不希望我们达成父亲的遗愿,甚至企图改写历史说先父要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哥哥显龙私下利用权力来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为了私人目的,违背了先父的遗愿。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告诉自己:“这事件太庞大了,我不善于政治。不如顺其自然,这事不值得。何必惹来公众哗然,角色暗杀,甚至流亡的下场 ? ” 但要做正确的事情,又谈何容易。

我只是一个凡人。但我会尽我所能,全力以赴来执行双亲对我的期望 – 正直和守诚信的来完成先父委托于我的遗愿。父亲跟母亲要拆除欧思礼路家居的心愿是坚定不移的。为了达到双亲的心愿,身为儿女的我和玮玲别无选择,把这事件公开于所有新加坡人民。

《我的目的》

这事件公开之后,许多人与我联系。有人骂我,也有人给我鼓励与支持。但是他们都问我为什要这么做?

我只是一个一心一意要执行先父遗愿的儿子。

我的父亲的遗愿是:在他去世之后,在姐姐玮玲不再住在这家居的时候,就要把这家居拆除。姐姐玮玲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欧思礼路家居是她从小唯一的家居。在父亲晚年玮玲一直照顾着他,父亲望他过世后希玮玲能够继续住在那里,直到她自愿搬离。

有人不正确的说我以150%市价买下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要重建公寓以赚取利润。我丝毫无这样的想法或意念。

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就是违背了父亲的价值观。我买下欧思礼路家居纯粹只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执行他的遗愿。

玮玲可能会继续住在欧思礼路家居很多年。我唯一希望就是当她不住在那里的时候,我可以依照父亲的遗愿执行拆除欧思礼路家居。到现在为止,我跟玮玲都不能明确的知道政府会不会批准我们拆除欧思礼路家居。我们建议拆除后可以建立一个纪念公园,但是显龙坚决不接受。

我们的父亲,跟我们都了解政府有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因为法律至上。但使我们感到很痛心的是哥哥显龙公开场合表现孝道,私下却利用他的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私人目的。

 


留下评论

“软风”吹不进38号老宅、也消不了“煞气”!

本文导读: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庄严的国会议事殿堂的表演又要达到什么效果?

  1. 要澄清李显龙没有滥用职权和国家公器?

  2. 要回答李显扬姐弟对他的所有指责?

他们的目的能够达到全国人民和全世界舆论的谅解和接受吗?

依为看,别说行动党诈骗团伙想通过“软风”改变38号老宅的“煞气”,就是要把“软风”吹进38号老宅都成问题!

行动党诈骗团伙最终只能与李显扬姐弟刀刃相见!——就是直接引用国家征用和保留古迹文物的相关法律,把38号老宅占为己有!

×××××××××××

在炎夏的日子里,文人雅士们总是这样形容:“在炎热的日子,远处吹来一阵暖风,让人们感到一阵的凉意……”。但是,今年新加坡的炎夏,尽管一个星期总有一两天出现骤风暴雨,但是,骤风暴雨之后人们仍然是感到热气未消!不知道,咱们的文人雅士要如何形容这样鬼天气?反正我不是吟诗弄月的那块料,让咱们的文人雅士去想吧!

我要说的是,由38号老宅引起的骤风暴雨至今尚未有缓和的迹象!不信?那您就看看这几天(直到2/7/2017止)有关38号老宅的气象报告“(不是气象预告)吧!

在李显龙618日发表声明,定于73日在新加坡共和国国会殿堂议事大厅谈论由38号老宅引起经久不息的“风暴”!

众所周知,在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的纠纷中,首先主动站出来并且是站在最前线为李显龙辩护的是谁?就是李光耀身前所在的丹绒巴葛集选区的“干女儿”英拉妮!

她是第一个支持李显龙在614日发表质疑李光耀签署最后一版“九点声明”,也就是第7版遗嘱存在合法性、可靠性的人!

英拉妮在624日说,“李光耀最终遗嘱显示知道拆屋给唯一的选项”!

为了配合英拉妮的说词,黄循财也在6月24日同时提出了:“总理以公职身份接收李光耀遗物赠与契约。”

紧接着,李智陞在626日说:“一座历史建筑物保留与否,政府必须遵循建国元勋制定的正当法律程序来做决定。”

从上述行动党的“三头马车”在改变处理李光耀遗嘱38号老宅的谈话,咱们应该已经嗅出行动党诈骗团伙已经开始转换对质疑李光耀签署的最后一版遗嘱这个涉及核心的问题了!

他们转换问题的核心是建立在以律师出身的英拉妮最新提出的有关国家文物保留的相关法律!他们以为这是破解和肢解李显扬姐弟的“杀手锏”!鉴于此,

他们已经不再含糊其辞、遮遮掩掩的谈论有关李光耀的38号老宅遗嘱最后一版的是否是在精神状况不正常情况下签署的!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他们已经做好两手准备!

那就是:

李显扬姐弟如果继续顽抗、不愿做出任何形式的让步,他们将不惜引用国家保护文物的相关条例,把38号老宅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对此,李显扬在627日立即予以反击!他说,“没有马上拆屋,等姐搬离才执行”。

面对着李显扬的反击,英拉妮在626日又改口说,“欧思礼路故居可有四个处理方式”。

在李显扬的反击下,迫使张志贤在627日不得不走到台前来说,“政府不是执意防止拆除李光耀故居”!

到此,我们可以理顺从614日到618日,行动党为把李光耀38号老宅占为己耗尽的“心计”和“心机”!

614日:李显龙说:这是“家事”,不是“国事”;

616日:李显龙说:他质疑李光耀签署最后一版,也就是第7版遗嘱的正常性和可靠性;

618日:李显龙说:这已经涉及国家的信誉问题了,必须于73日在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进行辩论。同时,不惜解除对行动党国会议员的党鞭约束;

在李显扬姐弟反驳了李显龙的指责和决定于73日在国会进行辩论后,

624日:英兰妮说,李光耀最终遗嘱显示知道拆屋给唯一的选项;

624日,黄循财说,总理以公职身份接收李光耀遗物赠与契约;

626日,李智陞说,一座历史建筑物保留与否,政府必须遵循建国元勋制定的正当法律程序来做决定;

626日:英兰妮说,欧思礼路故居可有四个处理方式;

大家已经看到行动党诈骗团伙已经被迫“静悄悄”地把有关对李光耀最后签署的遗嘱的正常性和可靠性的问题,转换为“如何定性和处置38号老宅”的问题了!简单地说,就是要从行动党自己制定的法律圈圈里作为最终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

对于行动党诈骗团伙的“静悄悄”转变,或者说,转换争论的核心问题,李显扬姐弟的回应仍然是是这一致的!

李伟玲在627日的回应是:部长级委员会是幌子!

李显扬在628日的回应是:“委员会没有谈论过选项方案;(政府的)新建重覆对李光耀遗嘱的攻击;与副总理的讨论是在委员会成立之前;副总理是以个人身份谈论有关问题的”

明天就是73日了。行动党诈骗团伙要在庄严的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事厅堂谈论李氏家族的“家事”。

您们期盼结果是什么?

行动党诈骗团伙在与李显扬姐弟进行周旋期间,不断的采用了“暴风骤雨”和“软风吹袭”似的两手手段对付李显扬姐弟,是否可以把李光耀38号老宅的“煞气”驱走?

不知道。我仍然是以一个观众的心情观看行动党诈骗团伙专横利用国家公器解决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有关李光耀遗留下来的38号老宅的“家事”!

身出这场漩涡中心的当事人之一的李显扬在629日已经表明:“没有信心来临国会会对故居事件有‘公平、透明和完整谈论’”!

同时李显扬在71日也指责:“总理利用国会掩饰所为”;

为了防止行动党诈骗团伙企图转移有关38号老宅争论的核心问题,李显扬在7月1日也明确表明:

有人隐射他以市价的150%价格买下欧思礼路38号后,打算将那里发展成公寓。他说:“除了完全不确定时机和能否拆除房子,还须要市区重建局改变土地规划条例和邻居的合作。我没有意图征求以上任何的许可。……我为房子付的价钱仅是为确保父亲的遗愿能达成的代价。”

李显扬在贴文中也说,李光耀本人和他们都意识到政府有权将房子列为受保留建筑,毕竟没有任何人凌驾于法律之上。“我们只是非常难过李显龙会利用职权和公器来保留房子,以达到个人目的。”

李显扬姐弟已经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行动党诈骗团伙又说73日的国会不论将不会进行任何表决之类的。那么,行动党诈骗团伙在庄严的国会议事殿堂的表演又要达到什么效果?

  1. 要澄清李显龙没有滥用职权和国家公器?

  2. 要回答李显扬姐弟对他的所有指责?

他们的目的能够达到让全国人民和全世界舆论接受他们的解释而给予谅解和接受吗?

不知道。依为看,

别说行动党诈骗团伙想通过“软风”改变38号老宅屋内的“煞气”,就是要把“软风”吹进38号老宅都成问题!

行动党诈骗团伙最终只能与李显扬姐弟刀刃相见!——就是直接引用国家征用和保留古迹文物的相关法律,把38号老宅占为己有!